|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二章 太優秀了

第二章 太優秀了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2:17更新  字數:3114

對新丁們的考核很簡單,先進行一組隊列,再進行一組對戰。

隨著鼓聲令旗,一隊隊隊列蹲起前進後退演練三四次,每一次民壯們都會重新排隊。

不知道是太緊張還是換了陌生的隊員,明明很簡單的動作還是有人會出錯,慢一步,撞到同伴身上,分不清左右,一個人出錯,隊列里有人受影響也跟著出錯,場邊不時爆發出笑聲。

老韓的笑聲最大。

「自己一人練的不錯,並不代表進入隊列後依舊會不錯。」武鴉兒沒有笑,在一旁道。

老韓捧腹:「所以是新丁啊。」

武鴉兒專註的看著,點頭:「是,因為是新丁。」

意思與老韓的不同,老韓沒有深究,因為叫到了他的名字了,同伴們開始逐一入場,他們都沒有出錯,順利的完成了隊列考核,鬆口氣又各自好笑。

真把這個當做大事了。

「這就是老丁和新丁的區別。」老韓得意低笑,又故做不好意思,「我們是不是有點欺負人?」

一個男人在後踹他一腳低聲道:「看把你得意的,這輩子都沒這麼得意過吧。」

「我一個老丁裝新丁可不容易。」老韓有的是理由,「我要掩藏自己的優秀又要做出適合的優秀,這當然值得得意。」

男人呸了聲。

「我不算什麼,大黑才厲害。」老韓抬下巴,「你看他多像一個又有天資又刻苦的新丁。」

武鴉兒站在另一個隊列中,身姿挺拔神情嚴肅,但又透出掩藏不住的生澀緊張。

「沒想到要見老娘和媳婦,最先拼的不是命,是當丁。」這個男人喃喃。

事實上當丁也真沒有那麼容易,順利的通過了隊列,但在接下來以為更容易的對戰中他們四人竟然都被刷下來了。

「憑什麼!」得知結果的老韓跳腳,惱火是真的,不是假裝,「我明明一人力戰十人!」

負責評判的小丁面色嚴肅:「你在對戰中沒有聽從號令,沒有及時歸隊。」

對戰的時候也有鼓聲號旗指揮進退,不過對戰嘛,老韓瞪眼:「但我贏了,一個人打贏了對方十人。」

「這就是錯了,不合格。」小丁板著臉道。

他在對戰中竟然不合格,他殺敵這麼多年,能說他不合格的只有匈奴賊,只不過現在還沒有能從他手下活著的匈奴賊

「你懂不懂什麼叫對戰,對戰就是要殺敵,戰場上隨機應變,能戰勝對方就是一切」老韓跳腳要揪住這個小丁。

身邊的同伴們及時的攔住,他們呵斥讓老韓恢復了理智,但還是氣的呼哧呼哧,那小丁並不在意,估計這種事見過了,收了冊子走開了。

「什麼民壯營,什麼練兵,他們根本就不懂。」老韓叉腰喘氣,「我們對戰不合格,天下還有合格的人嗎?」

同伴們你看我我看你,也覺得這件事生氣又好笑,他們一群征戰多年的竟然被判定不合格。

這些傢伙到底是一群民壯新丁,根本就不懂吧。

「烏鴉過了。」一個男人忽道,對場中抬了抬下巴。

場中又有隊伍結束了對戰,負責判定的小丁正在大聲的報出合格的名字,武鴉兒在其中。

看著走過來的武鴉兒,老韓摸摸下巴:「我都不知道該說你厲害還是不厲害。」

武鴉兒回頭,這次的挑選已經結束了,場中民壯們有歡喜慶賀的也有哀怨捶地的:「他們很厲害。」

「他們厲害什麼啊,一群新丁什麼不懂,選出一群廢物當優秀者能有什麼作為。」老韓憤憤,看武鴉兒補充一句,「廢物不包括你啊。」

武鴉兒道:「因為是新丁這樣做才是厲害,這些人都不是兵丁,也不是為了當兵丁而來,短時間內要把他們訓練成軍,就要把他們這麼多人凝結成一個人。」

聚少成多聚沙成塔的道理大家能明白了。

「他們很弱,每個人單獨拎出來不堪一擊,殺敵技巧不是幾個月能訓練出來的。」一個男人摸著下頜道,「那麼想要他們有戰鬥力--

,就要把這數人,百人,千人變成一人,協調一致的進退,放出去就不容小覷了。」

老韓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但還是不服氣:「那也不該打壓我這樣的強者,戰鬥力強的總歸是正道。」

「從長遠來說當然是,但現在這些厲害的人卻容易擾亂他們的整體。」武鴉兒道,「只能先舍了,或者再打磨,直到能融為一體再用。」

雖然這說明他厲害,但老韓打定主意不能讓這件事傳開,否則會被那些兔崽子們當做笑話說一輩子。

「急什麼急,好像他們馬上就要上戰場。」他哼了聲,「連個山賊毛也見不到。」

武鴉兒沒有說話,是啊,這麼急,安排這一切的人又急而不亂穩紮穩打,非常厲害。

武少夫人能不能做到不知道,雀兒肯定做不到。

「這個武少夫人怎麼回事,你明天就能站到她面前。」老韓低聲道,「到時候一看便知。」

哪怕遮住臉,哪怕他不認得雀兒,看言行觀身邊人的反應,也能判斷出這是個人,還是個架子,就能推斷娘的處境,生死。

武鴉兒看著軍營,明天見。

第二日武鴉兒跟隨其他人在老韓等人的期盼中去往軍營,尚未登場就聽到外邊的喧嘩。

「武少夫人來了。」旁邊有人高興的說道。

武鴉兒看他一眼,這是昨日一同被選為優秀者的民壯,年紀與他差不多,身高體健很英俊。

「不許喧嘩。」有穿著兵服的民壯負責秩序呵斥。

談話就此終止,這英俊的年輕人對武鴉兒擠擠眼,然後向前張望滿眼期待,沒過多久他們就被帶了出去,跟在民壯營一樣先是進行了隊列排陣,然後再分隊對戰。

武鴉兒看到台上站著一堆人,其中擠著一個嬌小的女子,距離有些遠,斗篷和黑傘遮蓋讓她若隱若現,他沒有再看全神貫注的演武,要做好又不能太好對他來說也是很不容易的事。

演武結束,結果同時宣告,他們這一隊如願所嘗,武鴉兒與同伴中一起歡呼,還跟適才說過話的年輕人互相拍打了肩頭。

但在一片歡呼中穿過演武場走上高台,將視線終於可以直接落在台上的武鴉兒愣住了。

有人替他喊了出來:「武少夫人呢?」

看台上站著的只剩下一群穿著兵服的男人,先前穿著官服的還有武少夫人都不見了。

「淮南道的兵馬來了,主簿大人和武少夫人去迎接祝校尉了。」主事的將官解釋,「你們是武少夫人選出來的,酒肉已經準備好了,是一樣的。」

有人又替他喊出來:「這怎麼能一樣!」

武鴉兒看著這個的英俊年輕人,聽他再次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我是為了武少夫人才來的。」

主事的將官和四周的人對視一眼,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說法,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

「以後你們就留在軍營了,會有機會見到武少夫人的。」他只能這樣安撫。

那年輕人滿臉不樂意:「那怎麼一樣。」又要求,「到時候要讓我給武少夫人演武一次。」

主事將官應聲是,不再拖延將身份牌兵服取來發放,眾人舉著兵服號牌再次一次接受了歡呼祝賀便由人帶著離開。

「大黑。」主事的將官喊道。

武鴉兒捧著兵服掩蓋下的雙手攥緊,難道還是暴露了嗎?這個軍營人數不少,但只要不讓他們有機會成陣圍攻,逃出去不是問題。

「大人。」他轉過身,神情帶著激動還有一絲緊張。

主事的將官並沒有拔刀相向也沒有上前一步,臉上浮現賞識的笑意:「你不用留在軍營了,你適才的表現非常好,我們決定升你為甲長,到民壯營負責教練新人。」

「剛穿上兵服就升了甲長。」周石看著去而復返的武鴉兒,嚴肅的臉上浮現青澀的笑,「大黑,你果然厲害。」

武鴉兒看著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同伴們,太優秀了也是麻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