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一章 小兵的奮鬥

第一章 小兵的奮鬥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605

李明樓坐車從城門穿過,城門外人群泱泱但路途通暢,不需要護衛官差開路,沒有人阻擋李明樓的馬車。

民眾們招手表達感謝,並不在意車裡的女子能不能看到,貨商們擠在中間揮舞著自己的名帖。

「少夫人,我這裡有從海外仙山得到的衣料。」

「少夫人,請收下我帶來仙山的熏香吧。」

武少夫人的馬車沒有因此而停留,路人們很好奇想仙人的衣料和熏香是什麼樣。

現在留在這裡的貨商都是沖武少夫人來的,售賣的是奇珍異寶,而那些能夠提供米糧酒水石料等等的貨商已經去追逐武少夫人的護衛了。

護衛會帶領他們見到武少夫人的管事,武少夫人發了話要如何,管事就會辦好,不需要去痴纏武少夫人。

「你們這些貨商賣不出去的。」

「你們沒有被打走就很幸運了。」

「武少夫人受了傷,根本就不會喜歡這些東西。」

路人圍著貨商們笑鬧。

「武少夫人怎麼受了傷?」有人插話問。

路人轉頭看身邊不知什麼時候擠過來的幾個男人,也並沒有嘲笑他們孤陋寡聞,竇縣每天都有新來的人。

「那些山賊不長眼劫搶劫武少夫人,武少夫人就把他們剿滅了,只是不幸的受了傷。」

搶劫是對上了,武鴉兒心想,有男人在後戳他胳膊,神情激動但不得不壓抑聲音,也不能提各自的名字:「哎,哎,那什麼,她這麼厲害?」

雀兒嗎?武鴉兒不知道,從信里的描述就是個鄉下丫頭,更何況怎麼剿滅?小齊他們都死了

「武少夫人這麼厲害?」也有新來的人發出驚問。

武少夫人的消息沒有傳開,但竇縣山賊殺了縣官官兵的消息人盡皆知。

這麼可怕的山賊,武少夫人只是一個小女子。

路人哈哈笑:「武少夫人當然不是一個人,她有振武軍的護衛,振武軍是很厲害的。」

這句話說出來立刻得到了應和。

「是!振武軍很厲害!」有男人粗重的嗓門喊。

大家的視線都被吸引過來。

武鴉兒看了男人一眼,男人漲紅臉瞪圓的眼珠轉了轉:「我聽人說的,在北邊人人都知道。」

四周的人笑起來:「現在我們這裡也人人都知道啦。」

氣氛變得更加熱鬧。

「所以你這個貨商還是去別的地方吧,武少夫人不會買這些的,她是仁善的菩薩,普渡眾生。」

「菩薩也是需要金裝的。」

路人和貨商的話題回到了先前,武鴉兒對男人們使個眼色退了出去。

「鴉兒,這個武少夫人」男人們再次忍不住低聲問。

武鴉兒道:「這個武少夫人有問題。」

護送娘的人都死了,就算不死也只有幾人,哪能厲害到剿滅山賊。

武鴉兒回頭再看竇縣的城門:「這個竇縣也有問題。」

為什麼整個竇縣的官府對這個武少夫人言聽計從?母親是個瘋傻人人都害怕,雀兒是個鄉下丫頭怎可能一呼百應。

其他人也都想到了,神情疑惑不安。

武鴉兒看向前方,竇縣的官吏們擁簇著武少夫人的馬車滾滾而去,他將帽子壓低:「我們去軍營看看。」

軍營卻不像城門這邊容易靠近,雖然拿著身份牌子,武鴉兒一行人在軍營附近被攔下來,再次詢問了他們的來歷身份,也有人在一旁記錄--

/

旅帥看過來並沒有不滿,按照將官訓練的要求,他們要擅於聽下屬的意見:「周石,你有什麼要說的?」

周石道:「我們隊有新來的五個人很不錯,極有可能入選。」

新來的?十天之內就內練好?

「是不是當兵的出身?」旅帥面色凝重。

竇縣幾乎沒有官兵,府道的官兵還沒到來,如果有官兵來民壯營,不管是逃兵還是其他目的他們都必須警惕,這也是上官一開始就交代的。

旅帥當即帶著眾人來查看,遠遠的就看到蒙蒙青光中有一個身影站在營帳前。

光影中看不清他的形容,只看到他的動作,坐起,立定,左轉右轉,前進後退。

這是新丁訓練的最基礎的內容。

這時候還未到晨練的時候,走的近了可以看到他只穿著薄衫,頭上有熱氣蒸蒸,不知道練了多久,他全神貫注,並沒有注意到這邊有人在觀看。

「這就是我說的五人中的一個。」周石道。

一個隊長忙補充:「是我這一隊的。」

旅帥臉上的凝重散去,有笑意淺淺:「現在大家為了穿兵服訓練都很努力,能進步神速都是勤奮和汗水換來的。」

他沒有再上前也沒有再提詢問的事,讓大家各自散去,旅帥和兩個隊長離開了,這邊的甲長站在一旁看了一刻,待那專心的民壯做完揮槍收槍才上前。

「大黑。」他喚道。

武鴉兒轉過身,微亮晨光照在他的臉上,進了民壯營要求外表儀態,用來掩飾的鬍鬚只能修剪了一些,露出蒼白的有些單薄的面容。

他站直了身子,將長棍貼在身邊:「甲長。」

甲長點點頭:「訓練是要刻苦,但也要注意身子,休息不好影響了身體,練的再好也是沒有用的。」

武鴉兒應聲是。

「去洗漱一下,吃早飯吧。」甲長年紀也不大,一副關愛年輕人的姿態。

武鴉兒沒有笑,應聲是將地上的棉袍拎起回了營房。

十天一次的優秀者選拔準時開始,這是先從民壯營里選出優秀者,然後等待去軍營演武。

天不亮民壯營的演武場上就站了幾隊人,武鴉兒走過來時,另一個隊列的老韓對他打招呼。

「不錯啊,我們五個都能參加。」武鴉兒對他笑道。

原本剛入營的民壯是沒資格參加選拔的,但對於特別優秀者例外。

老韓得意叉腰哈哈笑:「我們當然是優秀者。」

如果連一群小丁做的事都做不到,傳回振武軍中大家豈不是笑掉大牙。

「能選上的才是優秀者,你只是有資格參選而已。」站在老韓一旁的民壯看不上這囂張,「什麼都不懂的新丁。」

老韓瞪眼,你知不知道,老子不做新丁已經很多年了。

「不得喧嘩!」有負責秩序的民壯呵斥。

老韓對那人揮了揮拳頭,鼓聲響起,這是選拔要開始了,老韓看著混雜在其他隊列中的同伴們,一個個神情嚴肅脊背挺直,他不由也挺直了脊背,真是令人期待,有些激動,還有些

呸,老胡啐了口讓自己醒過來,還真當新丁爭先好強了。

他們當新丁的時候,也沒這麼認真勤奮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