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七章 等待的到來

第九十七章 等待的到來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2803

項南和李明樓的婚禮如期舉行。

李奉安沒有讓女兒守孝,女兒終身有定過得幸福才是對他最大的孝。

這是對李奉安的告慰也是對天下宣揚太原府項氏的機會,劍南道盡心,項家竭力,在年節到來之前舉辦了一場太原府從未有過的婚禮。

雖然沒有親眼所見,只看紙上的描述也讓金桔不時發出驚嘆。

「小姐的婚禮真好看。」她絲毫沒有因為參加婚禮的是另外一個人而憤憤悲傷不平等等情緒,臉上有激動,眼中有淚花,「老爺在天上看到一定很開心。」

李明樓沒有看這些信,在書案前翻看什麼,聽到這句話停下來想了想,那一世這時候她沒有舉辦婚禮,但進太原府時的場面也不亞於現在這場婚禮。

不過父親在天上看的不會開心。

而十年後她舉辦的婚禮比現在這場還要盛大,還要熱鬧,有鑼鼓有彩旗還有刀劍和血花。

元吉走進來打斷了李明樓並不美好的回憶。

「這是剛收到的信件。」元吉拿著厚厚一疊信,有劍南道有京城也有按照李明樓要求搜集的各地的信報。

太原府的信報也是他送來的,不過和李明樓一樣他也不感興趣。

金桔忙將那些在太原隨從寫的僕婦寫的不同角度描述的信從桌上摟在懷裡,拉著坐在一旁喝茶的婦人:「夫人,我來給你講新故事,神仙結婚的場面你聽過嗎?」

婦人含笑跟著她坐到外間廳內,這邊的元吉和李明樓說話。

「大都督已經按照小姐的吩咐在拜訪黔州山南西道時帶了兵馬,並將兵馬以進京清道的理由留在了兩地境內。」

「要過年了,中厚在京城提到全海詢問大都督什麼時候進京了。」

元吉最先說的就是劍南道和李明玉的事。

李明樓手指在桌上幾張之上敲了敲:「臨近年關是合適去京城,正好送年禮,京城有什麼新消息?」

這些日子李明樓對京城的消息很在意,元吉翻開一張:「沒有什麼新消息,還是前幾天那些。」

「吳章呢?」李明樓問,「進京了嗎?」

元吉又拿出一張:「沒有,吳刺史前幾天給岳母過壽大擺宴席唱了三天大戲,戲台上撒錢引發爭搶,不少民眾受傷。」

他也是剛拿到這些,看到盯著吳章那邊的人寫的事不由搖頭。

「吳章這個人真是荒唐。」

李明樓並不在意吳章是不是荒唐:「他怎麼還不進京?」

元吉不詢問他為什麼要進京,只回答:「京城也沒有要他進京的消息。」

李明樓靠在椅子上,元吉看到她小眉頭皺起。

雖然還用裹布遮擋臉,出門帽子黑傘,但仔細看跟以前還是不一樣了,臉上的裹布少了幾根鬆動了很多,偶爾能看出女孩子的小表情動作。

比如蹙起的眉,翕動的鼻翼,微撇的嘴角,有憂有困惑有不屑,雖然開心的時候很少,但也是有了其他的情緒,不像先前那般麻木。

元吉確信她說自己傷好多了是真的。

「為什麼還沒鬧起來呢?」

「全海和崔征不應該啊,算著時間該鬧起來了。」

「怎麼京城裡比以前反而還風平浪靜?」

元吉安靜的聽著這女孩子低聲喃喃的古怪的話不發一言。

李明樓自言自語一刻,又抬起頭問:「宣武那邊也沒有什麼事嗎?最近除了山賊作亂有沒有官兵動向?」

元吉道:「官兵動向是剿匪,動靜最大的是我們的人。」

劫持劍南道的嫁妝是特意在河南--

府境內選好的地方,那裡正好有山賊,殺掉山賊換上嫁妝軍們的衣衫來營造現場。

除了帶走一部嫁妝軍到竇縣來,剩下的嫁妝軍都以劍南道的名義剿匪追財物留在當地,鬧的動靜很大。

李明樓再次蹙眉,奇怪啊,按照時間現在應該開始鬧兵餉了,只靠山賊作亂可不叫亂,安德忠怎麼回事?

想來想去想不明白,這一世有很多細節跟那一世不一樣了,但大走向是不會變的,兵亂越晚發生越好。

李明樓坐直身子:「讓明玉啟程去京城,但是只是啟程去。」

這是什麼意思?元吉不解,等候李明樓的解釋。

「他年紀小體弱,天冷雪大路不好,帶著兵馬慢慢走,行程時間先按」李明樓想,手指點點算了算,「三個月吧。」

三個月京城怎麼也該鬧起來,全海崔徵兵馬相向,武鴉兒殺奸臣血洗宮牆,安康山造反,她當然不會讓明玉這個時候真的去京城。

只要做出去京城謝恩的姿態就可以了,順便有借口帶著兵馬出界,待京城亂起來後,走到哪裡就停在哪裡吧。

大夏驟然大亂,地方官民都惶惶,很需要也很歡迎有更多的兵馬在身邊,劍南道也很願意保護更多的民眾免遭叛軍荼毒。

聽她這樣說,元吉就明白了,雖然理由不同,但跟讓明玉帶兵去拜訪附近節度使,以及讓嫁妝軍在當地找嫁妝剿匪是一個意思。

元吉看向一旁的輿圖,就目前李明玉李明樓和嫁妝軍所在的三個位置,隱隱的能將大半的南方腹地圍攏。

當然那只是隱隱而已,如果有機會的話。

有機會嗎?元吉沉穩的心跳了幾跳,想著小姐的喃喃自語以及不斷讓盯著的幾方消息,雖然沒有什麼新消息,但從日常瑣碎中漸漸的能感受到變化,緊張,似乎山雨欲來,真如小姐說過的,安康山要反了,天下要大亂了。

如果有機會也不夠,還要有實力。

元吉將跳動的心重重的按下去,應聲是:「我這就給嚴茂安排。」

李明樓道:「還要安排一件事,項雲不用跟隨。」

項雲?李明玉進京的話,作為長輩以及隴右節度使的官身,劍南道肯定會讓他陪同,不過最近的確很少有對項雲的安排,不僅僅是因為養傷。

「讓他留在劍南道嗎?」元吉問。

那當然不行,李明樓看了眼輿圖,想了想,隨便指了指:「讓他去夷人那邊,那邊亂事才平,餘孽尚存,也算是安穩後方了。」

其實夷人那邊已經沒什麼事了,李奉安死後震怒的劍南道兵馬不會讓餘孽倖存的。

元吉應聲是。

「不用帶太多兵馬。」李明樓又淡淡道,「帶的多了,免得夷民不安。」

元吉再次應聲是。

說完這些遠方事,李明樓精神些許放鬆:「軍營怎麼樣?」

元吉精神振奮:「軍營已經大不一樣了,不止軍營,竇縣都不一樣了。」

錢糧到位,如同東風,萬事順暢,又如柴高風大,火勢洶洶。

李明樓也來了興緻:「我看看去。」

李明樓很少出門,不是因為她不喜歡出門,那一世她在太原府住在自己的宅子里,春踏青夏賞荷秋狩獵冬玩雪,戰亂也沒有讓她深居簡出,李明樓的神仙車常常在太原府街上走過,身邊隨從陪同玩樂的夫人小姐,以及年輕的男子們無數。

李明樓一聲要去看,半個縣衙熱鬧起來。

而此時一條大路上的幾個風塵僕僕皮袍帽子裹住頭臉的男人,停下腳步看著前方。

武鴉兒抬起厚重的帽子,露出蒼白的臉發紅的眼以及乾裂的嘴唇,聲音啞澀:「這就是竇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