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六章 為了大小姐的心意

第九十六章 為了大小姐的心意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840

城門前喧嘩,人群搖晃,如同被風吹過的稻田。

李明琪抬著袖子半遮臉,越過東到西歪的稻穀,一眼就看到站在人群中的白衣少年。

項南也正看著這邊,與李明琪的視線相遇,視線里有困惑。

他困惑的是李明樓並沒有想像中的毀容,而不是怎麼是你的驚訝。

他不記得她了,李明琪垂下視線,將兜帽拉起來遮住頭。

站在稻田裡李奉景沒有隨著人群起伏搖晃,他的臉色由紅光轉為蒼白,然後又變紅。

就知道別人家的女兒,都是禍害。

李四老爺乾淨利索的眼一翻向後暈倒過去。

因為李奉景的突然暈倒,李大小姐雖然走到項老太爺面前,以晚輩身份見禮只能匆匆。

項家人喊著:「李四老爺長途跋涉累病了。」

陪同長途跋涉的項九鼎一拳狠狠打在自己胸口發齣劇烈的咳嗽:「都是因為我,讓李四老爺感染了風寒。」

一陣混亂,李明琪被送上馬車,在項家人的擁簇下送去劍南道早已經購置好的大宅。

李奉景上了車就醒來,謝絕了項家的大夫,讓劍南道隨行的大夫診治,項九鼎主動留下陪同,李奉景沒有反對,項家的人自然也不會反對依言離開了。

李家大宅這邊安靜,城中的熱鬧更甚。

「雖然看不得不太清楚,但果然像神仙啊。」

「看不清怎麼像神仙?」

「神仙不就是看不清嗎?」

街頭巷尾議論嘈雜,在街頭巷尾議論的都是被攔在遠處的路人,基本上是什麼都看不到。

而看得到的人們已經進了各自的高門大宅,他們大多數看清了這位李大小姐的相貌,不過對於他們來說並不關注相貌。

「這根本沒有毀容啊。」

「所謂李氏和項氏婚姻不成是無稽之談。」

外界對李大小姐的相貌有什麼議論,李奉景並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展現的這張臉。

位於太原府的劍南道大宅里只有李家的人,一旁的項九鼎是知情人忽略不計。

憤怒讓李奉景面色發紅身子顫抖:「你知不知道你是誰?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又假扮誰?人人都知道明樓遮面不見人,這才有你能來假扮她,你現在卻把你的臉露出來。」

想到適才那一幕,李奉景想真的昏厥。

如果來的是他的女兒,哪裡會這樣害他。

「明琪,別告訴我你不是故意的。」他咬著牙,看透眼前的小姑娘把戲。

一路上裝的老實原來是為了最後不老實。

李明琪沒有驚恐沒有哭著辯解,乖巧的點頭:「四叔,我是故意的啊。」

項九鼎嘆口氣,想起一路上這個女孩子乖巧聽話,所以說女人不管大的小的老的少的,都是披著一層皮。

「四叔,九爺,你們不要急啊,我這樣是為了大小姐。」

為了避免李奉景氣暈過去,李明琪忙接著解釋。

「大家都傳言大小姐面容被毀,本來門當戶對的姻緣就變了味道。」

「當然這樣做能這體現了項家仁義。」

這小丫頭片子!項九鼎眉頭一挑,一旁李奉景哼了聲。

不待項九鼎質疑她挑撥,小姑娘語快聲脆:「不過更多的是說項家貪權戀貴,說我們李家仗勢欺人,九爺,項家本來就是權貴,那還用貪戀,四叔,我們更沒有仗勢欺人啊,明樓和項公子是兩廂情願,我們江陵府都知道的呀,那麼太原府也應該都知道。」

聽起來也似乎有道理,李奉景和項九鼎沒有說話。

李明琪嬌俏的--

身板挺直:「我不想明樓被人這樣議論著嫁過來,我不想她蒙著臉遮著身子頂著那些不好的猜測走進太原府和項家,她應該風光榮耀的出現在太原府,在劍南道在江陵府在太原府,她都是神仙一般的李家大小姐。」

小姑娘說這些話很感人,只不過在李奉景聽來還是小姑娘話,他冷冷一笑:「但現在在太原府風光的是你的臉。」

她們不是雙胞胎,將來李明樓來了怎麼解釋?

「四叔,度過難處,難處就是故事了,故事就可以講給人聽,因為結果總是歡喜的,傷病也是這樣。」李明琪認真道,「到時候我是代替大小姐自然可以告訴大家,這是我們李家姐妹情深,也是項家寬弘仁厚,更是他們夫妻情深,項李兩家姻緣的磨難與天成。」

李奉景皺眉。

「要是明樓小姐傷病治不好呢?」項九鼎在一旁問。

這才是關鍵,李奉景沒有質問項九鼎詛咒明樓,大家又不是小孩子,傷就算治好也不可能恢復如初。

李明琪抬手撫自己的臉:「那我就讓我的臉在眾目睽睽之下受傷,然後再也不見天日。」

這樣就跟李明樓一樣,李明樓再出現人前時也無須煩惱。

小姑娘們總是不知道自己說的話意味著什麼,李奉景看著李明琪嬌嫩的臉,冷冷道:「你如果做不到,我會幫你的。」

屋門砰的關上,李奉景和項九鼎離開,站在一旁瑟瑟的念兒這才腿腳發軟的挪過來喊了聲小姐。

李明琪對她嘻嘻一笑:「不要怕,沒事的。」

沒事嗎?看起來李四老爺想生吞了她,項九爺的眼神也變得很嚇人,念兒忐忑不安,她們在太原府孤苦伶仃太可憐了。

李明琪沒有再安撫害怕的丫頭,這沒什麼好怕的,既然已經讓她假扮李明樓,項家和李家還能把她殺了不成?

尤其是現在她的臉已經展露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了。

就算將來李明樓來了,也要給她一個說法,難道還真能看著她孤老終生?多可憐啊,親姐妹呢,不能這麼無情吧。

李明琪將手拂過髮絲揚聲:「我要喝茶。」

門外廊下立刻有僕婦進來,身後丫頭們捧著茶點果品魚貫而入:「這是劍南道的茶和果子,都是新鮮剛送到的。」

李明琪坐在椅子上,感受著軟軟的暖暖的墊子,伸手,茶遞到了手裡,再伸手,一顆恍若剛從樹上摘下的果子放進來。

屋子裡暖意濃濃安逸。

走到大廳里的李奉景臉如鍋底黑,停下來回頭:「你想說什麼?」

項九鼎一路沒說話,此時被問也只哦了聲:「沒什麼啊,你們怎麼做都行。」

他現在沒話跟李家的人說。

李奉景現在也沒心情不滿項九鼎的態度,深吸一口氣:「項南還不知道這件事?」

項九鼎哦了聲:「項家人多嘴雜,六叔吩咐這件事只告訴了老太爺和幾個老爺們。」

李奉景冷冷道:「這件事不能瞞著項公子,我親自去告訴他。」

李奉景的到來解開了項南的疑惑,在城門看到李明樓露出面容很是不解,還以為是裝毀容,正猜測這又是玩什麼把戲,原來是李代桃僵。

「明樓是為了治好傷,以最好的面貌與公子相見啊。」李奉景誠懇解釋。

項南嘴角彎彎一笑,對李奉景施禮:「多謝叔父,我知道明樓小姐的心意了。」

她的心意可不是為了與他相見,女為悅己者容,是為了羞辱他,讓他難堪。

真是可笑,他怎麼會因為這個而難堪呢。

「既然是明樓小姐的心意,那現在來到太原府的就是明樓小姐。」項南抬起頭,「我會與明樓小姐拜堂成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