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五章 知情而知禮

第九十五章 知情而知禮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57更新  字數:2634

這次的信不是父親寫來的。

「我知道你現在不想回家,你祖父和父親的信並沒有說動你,你不喜歡這門親事,這讓你想到了小北。」

項南的嘴角抿了抿站起來讓送來家信的兵丁坐下來,指給他們一旁滾著的幾隻泥團麻雀,兩人守著火盆燒麻雀說笑為樂,項南拿著信走到一邊繼續看。

「你認為小北是因為家裡給他定親事才病故的,不可否認,如果不是定了親事,小北那天不會去況家,不會染病,小北現在還會活著,但你要明白,讓小北過世的是病,不是事。」

「你要想想自己是不喜歡這門親事,還是不喜歡父母之命的方式,不過你父親說你是不孝子我不同意,小南,我是看著你長大的,自從小北不在後,你擔起了你們兄弟兩人的責任,你讀書習武,對父母更是孝順。」

「這門親事不是你父母選的,是我選的,李都督選我是為明樓小姐終身有靠,我選你是想你們能琴瑟和鳴,如果僅僅是為了聯姻,家中子侄並非只有你。」

「明樓小姐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如果你接觸後的確不喜歡,解除婚約對她來說不是問題。」

這一點真是誘人,項南挑眉笑了,只可惜六叔不知道,他已經做過這個嘗試了,明樓小姐也的確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就算是不想要的東西,她也要抓在手裡。

「如果你不喜歡,我也不會讓你一輩子就此毀掉,人生太短了,你活的也不僅僅是你一個人的人生。」

項南默然垂目,項雲是個很好的長輩,對待子侄晚輩和藹可親,很少擺長輩架子,有一年還讓人給項北在墳前燒了一架好弓。

對已經死了對家族沒用的子侄還這樣關切,就連父母也做不到。

項南抬眼繼續看信。

「你與明樓的親事也關係到如今的局勢,劍南道被無數人盯著伺機瓜分,我作為李都督的人,劍南道如果被瓜分,隴右也必將不存。」

「現在李都督尚有餘威,我們兩家合力穩住劍南道方能共生,此時此刻不能再生事端,一點微亂異動就能讓其他人有可乘之機。」

「最近世道不太平,有山賊敢與官兵對戰,就在不久前,山賊劫了明樓的嫁妝,報出的劍南道和隴右名號絲毫沒有震懾他們。」

項南轉頭問同伴們:「最近又有山賊鬧亂了?」

送信來的兵丁將撕開的雀肉放進嘴裡:「是吧,好像是河南境內一個大人物被搶了,鬧的挺大。」

「那是誰鬧的大?」另一個兵丁縮著肩頭笑,「是山賊鬧得大還是大人物?」

有時候,大人物帶來的麻煩和山賊不相上下,都會讓當地官府頭疼。

不管是大人物還是官府的狼狽都能讓兩個兵丁興緻高漲的說笑,項南不再追問,現在他知道的詳情比兩個兵丁要清楚的多。

劍南道的隊伍竟然被搶劫,如今的局勢的確是越來越亂了,朝廷里的大人們忙著傾軋,地方的官府只想粉飾太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劍南道和隴右在中原腹地連山賊都敢欺負,可能是山賊沒有見識,但還是讓劍南道和隴右面上無光,尤其是現在劍南道還有個娃娃節度使,六叔又該忙的焦頭爛額了。

那個明樓小姐到了太原府再鬧事的話

項雲一輩子屈居李奉安之下,好容易能獨當一面,再被李明玉這個小兒連累實在是讓人扼腕。

不就是迎接她進門嗎?就讓她看清楚,她這樣強硬的嫁過來對自己沒有任何影響。

項南不再看餘下的內容將信收了起來,喊來自己的親隨收拾東西。

--

親隨聽命又叮囑:「公子你這次不要扔下我一個人走了。」

項南不理他,走向門口又問:「家裡最近還有別的信來嗎?」

親隨想了想搖頭。

項九鼎會把很多亂七八糟的瑣事告訴他,有一段沒有收到項九鼎的信了,看來是伺候那個女人的行程心力交瘁了。

項南不再問轉身走了出去。

「項南你要告假回家過年嗎?」兩個兵丁喊。

「是啊。」項南的聲音從外喊回來,「這次回去一趟,很久就不用再回去了。」

營帳掀起又落下,寒風凌冽,兩個兵丁往火盆前更湊了湊。

「回去就回去吧,最近也沒什麼事。」

「對啊,先前說要調咱們的兵馬去京城,現在也沒有動靜了。」

「新節度使人選定不下來嘛。」

「也該定了吧,聽說徐州刺史吳章先前都準備進京了呢。」

「不管咱們的事,大冬天不用奔波我們能過個舒服的年。」

年節總是最重要的事,尤其是遠離山賊所在的地方,冬天的寒苦也被過節的氣氛沖淡,大路變的寬闊,城鎮變得密集。

太原府外恍若過年。

來往的行人摩肩接踵,但這並沒有影響車隊的行程。

寬闊的大路只有他們一行車隊行駛,不管是富貴還是寒酸的路人都被擋在兩邊,項家的人在三十里外相迎,太原府的官員們城中權貴攜帶女眷在城門前等候,彩旗招展,凈土鋪路,李明琪恍若神仙下凡一般進了太原府。

縱然這麼多人迎接,沒有一個人要她下車來相見,項家的人由李奉景來應酬,太原府的人則有項家的人應酬。

念兒坐在車內心提到嗓子眼。

「那是知府大人嗎?」

「啊,那位夫人是項家的大夫人呢。」

她再也不敢看,將門窗按緊,這麼多大官和長輩來,李明琪真的不用下車拜見嗎?

「不用擔心,不會的。」李明琪說道,車廂密閉隔絕了外界的喧嘩,「大小姐如今這樣,項家的人怎麼會失禮。」

而且沒有人會怪罪大小姐的失禮。

念兒鬆口氣,一路上覺得已經適應了,但見到這場面還是嚇的忘了自己現在是大小姐的丫頭,便像大小姐的丫頭那樣淡然的看外邊,咿了聲:「好像是項老太爺也來了呢!邀請四老爺去接風宴。」

項家老太爺嗎?這是親自來接晚輩了。

李明琪將手爐放下:「項家的人不會失禮,大小姐也不能失禮。」

停在城門前的一輛馬車突然跳下來一個丫頭,這讓喧鬧的四周一靜。

所有的視線似乎都沒有看這輛馬車,但其實所有的視線都關注著這輛馬車。

正和項老太爺說話的李奉景是最後看到的,看到的時候馬車裡的女子已經裹著斗篷走下來。

城門前安靜,冬日的風便變的喧鬧,呼啦啦的撲過來,撞在下車女子的身上,李明琪哎呀一聲抬手擋臉轉頭,風捲起袖子打在臉上,將兜帽打了下來

冬日陰霾,萬眾矚目之下,青春年少的女孩子嬌艷的面容如同春花盛開。

安靜頓消,人群騷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