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三章 人比嫁妝重要

第九十三章 人比嫁妝重要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3614

再好的馬車也擋不住臘月的寒風,車馬再好坐久了也不如在家中,李明琪在車裡打個噴嚏。

「來人啊。」念兒立刻對外喊。

馬車邊的隨從僕婦立刻上前詢問,李奉景聽到消息也規規矩矩的過來問候。

大丫頭就要對小姐知冷知熱,念兒主動做決定:「天太冷了,已經連續趕路三天了,今天早點落腳歇息。」。

對於大小姐的要求,整個車隊不會有任何意見。

但到底不是真的大小姐,李奉景有些忍不住:「天太冷還是快些趕路,趕在下雪前到太原府,不然就要耽擱很久。」

念兒也不高興:「可是太累了。」

她長這麼大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李明琪外祖家。

路途的新鮮以及對未來的興奮現在都已經退去,唯有疲憊滿身。

李明琪掀起車簾:「下了雪被困在路上就更冷了,四叔說的對。」

項九鼎過來打圓場:「明天能到鎮寶河,那邊是渡口,有大驛站。」

於是車馬繼續前行,念兒坐回車內,抱著暖暖的手爐憤憤不平:「他一個庶出,還真擺老爺架子,更何況小姐你來是為他解難了,他把大小姐丟了,老夫人和二老爺會扒了他的皮。」

李明琪裹著斗篷捧著小盅慢慢喝茶,不急不惱:「四老爺是為了行路方便嘛,你不要多想。」

「才不是呢。」念兒反駁,「要是真的大小姐,四老爺肯定半句話不敢說。」

「所以呀,你抱怨什麼啊?」李明琪問。

念兒語塞,又恭維:「小姐,你真是寵辱不驚。」

李明琪對她翻個白眼:「我又不是傻,真真假假的分寸怎會不知道,我假扮大小姐是給別人看的,又不是哄自己的,倒茶。」

李明琪將小盅往前一伸。

念兒訕訕笑著接過,才要從一旁小暖爐上拎起茶壺,外邊傳來嘈雜。

「帶著人快回去。」

「多帶些人。」

「調頭調頭。」

雜亂不清中有幾句話傳來,念兒才縮起的惱火頓時又冒出來,一把扯開帘子:「怎麼啦?急著趕路怎麼還要調頭往回走?」

掀起車簾嘈雜更撲面,車隊中有不少人馬正調頭向後彙集。

大小姐的車馬前始終有人隨侍,聽到詢問忙答:「不是都回去,是後邊出點事,四老爺和項九爺要去看看。」

「出什麼事?」念兒不解。

侍從似乎很難以啟齒,低頭低聲:「後邊嫁妝軍,被搶劫了。」

「誰敢搶劫我們的東西?」李明琪驚訝的也移坐過來問。

這也是李奉景和項九鼎的疑問,他們一路過來並沒有掩藏行跡,掛著劍南道都督府的旗子,拿著隴右節度使的名帖,所到之處州府縣道都會相迎宴請安排食宿,當地的權貴也會遞名帖。

他們可不是無名無姓平民白身行路的人。

雖然嫁妝車隊誇張了引人注目,但護送嫁妝的是官軍,有鎧甲有披掛有刀槍弓弩。

「是山賊。」護衛回稟。

山賊倒是不陌生,最近這一段總是傳來山賊作亂的消息,李奉景和項九鼎對視一眼,原本都在淮南宣武那邊,竟然也鬧到這邊了?

項九鼎將刀抽出來:「只是我們可不是竇縣那些官兵。」

李奉景考慮的更細緻一些,攔住項九鼎:「對啊那是劍南道的兵馬,山賊怎麼能奈何他們?」

先不要輕舉妄動,如果連劍南道的兵馬都奈何不了山賊,他們去豈不是送死?

身上沾滿血似乎從屍山血海爬出來的護送嫁妝的兵丁掙扎著喊四老爺:「我們在一個山谷里中了埋伏,那群山賊用了迷煙又放了毒蟲的,大家猝不及防根本沒有對戰。」

說著伏地嗚咽大哭。

項九鼎憤怒:「論用迷煙毒蟲你們劍南道兵馬最拿手才是。」

劍南道南疆之地,瘴氣蛇毒橫行,尤其是與夷人作戰更是常見。

伏地的兵丁頭更低聲音悶悶羞慚:「誰想到中原腹地也用這種手段。」又繼續嗚咽請求,「山賊們還跑不遠,四老爺和項九爺快幫忙追擊。」

項九鼎一催馬向前,項家的人馬立刻跟上。

李奉景還站在原地哎哎喊兩聲,看項九鼎帶人越走越遠,才不得不跟上:「我們這邊也不能離開人。」

車隊如念兒所願停了下來歇息,但她並沒有歡喜,只有忐忑不安,一層層人馬擺出軍陣將大小姐的車馬圍在最中間,念兒踮著腳看不到外邊,也不敢往外走,只能不停的催問消息。

第二天天亮的時候李奉景和項九鼎回來了,忘--

記了去假大小姐跟前彙報情況,直接進了營帳商議,李明琪只得自己前來詢問。

「這些事我還是知道清楚些好,畢竟我要去太原府。」她解釋自己的來意。

這個小姑娘乖巧又知道分寸,項九鼎對她印象還不錯,最主要是沒有李明樓高高在上的壓力。

「你說的對。」他和藹的說道,請李明琪坐,「現在咱們三人要一起商議。」

李奉景沒好氣:「有什麼可商議的,那些山賊也抓不住。」

項九鼎將給過程講給李明琪,自從上一次會和後,嫁妝車隊距離他們並不太遠,他們帶著人馬疾馳,詢問到附近的鄉人,確定這裡的確有山賊,然後趕到了山賊行兇的山谷,看到了山谷里東倒西歪躺了一片穿著兵服的人馬,引路的倖存的十幾個兵丁跟嬌滴滴的女人一般跪到在地上哭的死去活來。

「因為嫁妝輜重山賊走的慢,我帶著人馬發現了他們的行蹤追上去。」項九鼎說道。

李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