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二章 小姐沒錢了

第九十二章 小姐沒錢了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4:11更新  字數:2571

羅漢床在院子里晾曬,男人們進了屋子,將包袱里的被褥墊子拿出來。

厚軟大被褥鋪設在床上,小墊子放在椅子上,有人坐上去嘿嘿笑,用大手撫摸錦繡緞面。

「你刀子粗的手別摸壞了。」有人立刻呵斥。

屋子裡嘻嘻哈哈笑,又有人將一個陶罐放在桌上大聲喊:「烏鴉,這個是花瓶,可以插花,大娘和你媳婦一定喜歡花。」

「冬天哪有什麼花。」其他人哈哈笑。

武鴉兒看著陶罐笑了笑,冬天也可以有花的,只不過不是隨便哪裡都能開。

「等過了年天暖和了就有花了。」他笑道。

「沒錯,我知道鐵欄壩子那裡有一大片野花,春天開的很好看,有一次圍了起來,張都督的小妾來採花。」有男人說道。

便有人大笑:「大牛你是偷看張都督的小妾了吧。」

被喚作大牛的男人倒也不避諱:「又不是我一個人看。」

屋子裡響起笑聲。

「說道張都督,前幾天他讓人來警告我們了。」一個男人收起笑,「讓我們從姜家堡退回來,否則以軍法論之。」

武鴉兒道:「不用理他。」

他隨手在桌子上畫了幾道線點了幾點,桌上擦的乾乾淨淨並沒有留下印記,但其他人已經圍過來看的很認真。

「接下來去這兩個地方。」武鴉兒說道。

一個男人沉吟:「這裡是唐三陽的地盤,理由呢?」

武鴉兒渾不在意:「去年他跟我比獵狼輸了,就說我來取他輸給我的一百隻羊。」

屋子裡的男人們哈哈笑起。

「好,我們幫著抓羊,順便把羊殺了。」

「還要把骨頭拆了肉切好。」

「羊皮也要晾乾。」

「我們在他那裡收羊殺羊總不能算違背軍法吧?」

他們七嘴八舌的說著,武鴉兒並沒有在意這些瑣事,認真的端詳屋子裡的擺設查漏補缺。

「烏鴉,大娘和弟妹走到哪裡了?」有男人問,「快到了吧?」

武鴉兒笑:「還早呢,按照上一次收到消息來算……」

有人這時候掀起厚厚的門帘走進來:「真是稀罕事,我剛才聽都督府的驛兵說淮南那邊鬧匪亂,把一個縣的官兵都殺了,這內地的官兵連山賊都不如了嗎?」

屋子裡的男人們再次笑起來。

「哪裡?」武鴉兒問,他的聲音沒有笑意。

他的臉上也沒有笑意,不笑的武鴉兒顯得很清冷,屋子裡的笑聲便都停下。

來人神情也不由嚴肅起來,想了想確認沒有錯:「淮南和宣武交界。」

武鴉兒沒有說話。

「烏鴉,怎麼?」有男人肅聲問。

武鴉兒道:「我娘她們應該正經過那裡。」

男人們都站起來。

「小齊帶著幾個人接大娘了?」

「小齊只帶了五個人。」

「有多久沒有消息了?」

大家問著說著都沖了出去打探消息,屋子裡只剩下武鴉兒一人,室內恢復了平靜。

有很久沒有消息了…

武鴉兒面色清冷沉默而立,然後走到床邊,將床褥再一次認真的整理,伸手按了按很是滿意:「這可是花了三兩銀子做的好被褥,娘來了一定很開心。」--

……

……

「夫人,你來。」

金桔牽著婦人的手小碎步快走。

婦人眼盲但腳步沒有因此而亂,嘴角含著淺笑任憑金桔牽行。

金桔將婦人攙扶按著坐在床上:「夫人,是不是軟了很多?」

婦人伸手在床上按了按,淺笑點頭:「是。」

金桔笑嘻嘻:「前幾天夫人說睡的不踏實,小姐就讓換了新被褥來,找了最好的。」貼在婦人的耳邊,「是貢品呢,宮裡的貴妃娘娘就睡這種。」

婦人含笑點頭道聲好。

金桔曬笑,瘋傻的婦人哪裡明白貴妃貢品,自己說小姐她都不知道是誰,她的眼裡心裡只有兒子和媳婦雀兒。

不過儘管如此,小姐還是給婦人換上了最好的被褥。

金桔在婦人旁邊坐下來感受被褥的柔軟,坐在天上的雲里也不過這種感覺吧。

「這一一床被褥夠一家三口吃一年呢吧。」她算著錢。

外邊廳內傳來元吉說話的聲音:「小姐,我們的錢快要用完了。」

金桔頓時豎起耳朵,沒錢了?!

「……現在可用的只有不到十萬兩銀子了。」元吉接著道。

李明樓嗯了聲:「那是沒錢了。」

有錢人口中的沒錢跟大家認為的沒錢不一樣,金桔將耳朵塌下來,倚著婦人的胳膊:「夫人,你摸摸這繡花,是金線呢。」

婦人依言伸手撫摸:「是呢,真好。」

是吧,作為丫頭還是說這個話題更合適,金桔笑眯眯。

「那些山賊倒像是配合我們的宣傳,這些日子鬧的更凶。」元吉說道,「再加上又下了一場雪,來竇縣的人更多了,現在軍營外已經如同一個小鎮了。」

李明樓道:「讓縣衙出面順勢建鎮。」

建鎮就不止是吃一口飯的事了,要建房要鋪路要壘牆要人工要木頭石料等等,錢需要的更多。

「消息放出去了,有更多的糧商在趕來。」元吉又道,「用官倉的名義,這些人都很信任,交易也很痛快。」

這就是為什麼要借用官倉,以及各種事都要官府出面,他們以民壯的身份的話可沒有這麼便利。

「官倉已經裝了一半多了。」元吉翻看手裡的冊子,微微有些皺眉。

還要繼續買糧嗎?

「買。」李明樓沒有絲毫遲疑,「不止是買糧,什麼貨物我們都要。」

現在看起來到處都是的貨物,進入亂世後價格貴而且不一定買的到。

雖然剛說了錢要用完了,元吉也還是沒有絲毫遲疑應聲是:「我讓林芢儘快送大數目的錢過來,只是數額大的話,要掩藏行跡可能要慢一些。」

有時候人的蹤跡查不到,賬目上能顯示出來,他們在竇縣的事李明樓要求保密,竇縣沒有李明樓,只有一個帶著婆母和護衛的少婦雀兒。

李明樓點點頭,走到輿圖前看,看現在身處的四周,看遠處的劍南道,看…她想到什麼轉過身:「不用等著劍南道的錢,現在近處就有。」

元吉些許不解。

李明樓道:「嫁妝軍走到哪裡了?」

李明樓的嫁妝護送隊伍是劍南道專門一軍負責,所以稱呼為嫁妝軍。

元吉看著輿圖算著前幾天收到的消息,伸手點了一個地方:「到這裡了。」

李明樓道:「劫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