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九十章 養一城人

第九十章 養一城人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2:17更新  字數:2526

縣衙內的書房依舊安靜,金桔拉著婦人在廊下逗鳥,不打擾在屋子裡說話的元吉。

「剛剛傳來消息,這幾個地方都有匪亂了。」元吉指著淮南境內的輿圖,「跟竇縣的情況差不多,突然出現作亂,動作迅猛兇殘,而官府不聞不問。」

李明樓看著輿圖,那一世並沒有這樣,這一次自己把竇縣佔了,安德忠便去了別的地方。

她沒有想自己這改變讓別的地方是不是不幸,用不了多久整個大夏都要陷入不幸,這不是她能左右改變的命運。

「藉此時機,去更多的地方宣傳我們抗擊山賊的消息,當民壯有酒有肉吃,不當民壯有粥吃。」李明樓道,「把更多的人引來竇縣。」

元吉心裡算了下:「會不會人太多?」

現在是冬天,想要混飯吃的閑人很多。

李明樓搖頭:「不多。」

當年太原府那麼大又引來無數難民,才艱難的抗住了安康山賊兵的攻城,竇縣這點人太少了,沒有人就沒有兵力,在將來的亂世中不堪一擊。

她現在有比先前更大的決心和信心,命運從淮南開始改變,所以要做最周全的準備。

她的面容依舊裹著,但元吉能感受到她的情緒,自從那日突然要去軍營,看了演武之後就很高興,一直到現在。

李明樓道:「元吉叔,我的傷可能要好了。」

那天晚上她解開了裹布讓臉呈現在夜色里,一夜過去她沒有絲毫的不適,身上的傷沒有增加,當白天來臨她決定出去走走,在軍營青天白日下看了演武,回來之後依舊沒有先前的疼痛,傷口也沒有再出現。

這幾天她還赤裸裸的開始想以及籌劃留在竇縣的種種事,也沒有任何不適。

她已經可以肯定,老天捨棄了她,不再盯著要她死,她可以像個正常人一樣活著了。

也不能算是正常人,應該說是個鬼。

她現在是那個已經死在山上的雀兒。

這個鬼能見天日,但不能見人,所以她還是要裹住頭臉免得被人認出來,戳破了身份,也就戳破了一切。

不過這已經讓她很開心了,死而復生之後真正的開心。

開心在信任的親人面前毫不掩飾。

原來如此,元吉道:「今日有貨商送來了新鮮的大骨,就連做三日骨湯肉粥吧。」

突然說起了這個,這不是轉移了話題,而是聽到傷好了高興激動,所以熬肉粥以賀嗎?

李明樓聲音雀躍:「好啊,那軍營的酒缸也對外放三日吧。」

高興就狠狠高興,元吉哈哈笑了。

站在廊下的金桔嚇了一跳,元吉這種人竟然還會出聲的笑。

主簿一點也笑不出來,聽完元吉的話手在哆嗦,而站在一旁的文吏因為不受控的開始算肉粥酒要花費多少錢而讓自己窒息跌坐在椅子上。

「這不是行善,這是浪費。」主簿深吸一口氣抓住元吉的胳膊,「行善可以安撫民心,浪費沒有意義。」

元吉他們又是讓人吃肉又是給民眾施粥,是為了安撫籠絡人心,這一點主簿明白也不反對,畢竟現在是要抗擊山賊,讓人捨命的事,但肉粥喝酒就過了啊。

沒有肉的粥沒有酒也能吃飽肚子,加了肉喝口酒不過是滿足了口腹之慾。

肉和酒的錢能煮更多更--

久的粥,籠絡安撫更多更久的人心。

花在這三日有什麼意義呢?

元吉笑了笑:「為了高興吧,不是有句話說千金難買高興,一碗肉粥一碗酒能讓大家高興高興,很值了。」

高興有什麼可值的!主簿拉著元吉的胳膊要再理論。

元吉先開口:「有一件事正要跟大人說,縣衙的糧倉…..」

主簿一個機靈放開了元吉:「什麼?官府的糧倉,我們不能動,都是有定數上交…..」

「我是想借糧倉一用。」元吉道,「不是用官糧。」

有區別?在場的官員們警惕。

元吉給他們解釋:「我要買糧,現在民壯越來越多,天冷近年關早些準備好足夠的糧,軍營里放不下,所以想要存放到糧倉里。」

主簿鬆口氣,這樣用啊,好奇問:「打算買多少?」

元吉道:「看看糧倉還能裝多少吧。」

在椅子上剛醒過來的文吏正好聽到這兩句對話,糧,冬糧,價幾何,填滿糧倉,倉,官倉有多大,他眼一黑再次暈過去。

目送元吉離開,官廳里的官吏們呆立久久才回過神,主簿咬牙斷定。

「我不信振武軍這麼有錢。」

「衛軍都是窮鬼,要不然就不會每年因為軍費在朝廷吵成一鍋粥。」

「就算有錢,錢糧也都握在節度使手中。」

「他武鴉兒就算真的是梁振的私生子,也不可能這麼花錢。」

好計數的文吏幽幽醒來:「這是把振武軍的家當都花了。」

一個官吏想到什麼:「或許不是振武軍的錢,是那位少夫人,你們想一想,好多時候都是說少夫人有賞,少夫人有令。」

原本大家以為這是奉少夫人為主的意思,但現在想想主也可以是錢主。

「這位少夫人雖然人不人鬼不鬼,吃穿用度可是奢靡。」一個官吏說道,「別的不說,前幾天雨夾雪,你們看到她丫頭穿的琉璃衫腳上蹬的鞋子了嗎?」

「我連琉璃衫是什麼都不知道。」計數文吏幽幽道,問了這句話他就後悔了,因為有官吏興緻勃勃描述琉璃衫是怎麼用絹油做出來,耗費多少油多少絹多少人力……

越小細節越能見真章,主簿沒有計算這些花費,而是終於解開了以來的疑惑:「怪不得娶了這麼一位少夫人。」

世人娶妻嫁漢,才貌總要佔據一樣。

貌這位少夫人是沒有,原來有財。

只要有錢,再偏避之處的驛站都能住的舒服,嚴密的馬車一直進了驛站的後院才停下,四五個僕婦湧上,丫頭念兒先被扶下來。

「屋子裡都收拾好了,念兒姐姐先去看看?」為首的僕婦恭敬的問。

念兒嗯了聲蹬蹬上了樓推開門,溫暖清香撲面,錦繡羅帳鮮花屏風,將這間原本簡陋的驛站房間變成了神仙洞府。

這麼短時間能將冬天的屋子燒熱,而且還沒有絲毫的煙火氣。

「上次的炭好用,四老爺就備了三車。」僕婦含笑說道。

四老爺而已,又不是他的錢,念兒收起驚訝,神情倨傲又淡然:「請大小姐進來吧。」

院子里的馬車掀起,一個僕婦撐開黑傘,裹著黑斗篷黑紗遮面的李明琪緩緩走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