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八章 為了吃肉

第八十八章 為了吃肉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4:05更新  字數:2518

四百多的民壯在鼓聲和旗幟的號令下變陣列隊揮刀刺矛一番,演武便結束了。

隨著鳴金收號穿著各異的民壯列隊站在演武台前,汗流浹背精神奕奕,視線都凝聚到台上。

主簿長長的舒口氣:「練的不錯,練的不錯。」

其他官吏們也回過神紛紛點頭稱讚。

這一次真心實意。

元吉也真心的謙虛:「現在還不算什麼,大家都是普通民眾,只能慢慢來,天又越來越冷,練的越來越苦」

主簿機敏,是要要錢嗎?忙握住元吉的手:「元爺再辛苦幾天,道府的官兵就要到了,等他們來了,大家就輕鬆了。」

元吉看起來並沒有多高興,但也沒有再說什麼點點頭應聲是。

台下有人抱著一把色彩不等的旗幟蹬蹬跑上來,單膝跪地舉起:「請大人們選優勝者。」

這是什麼意思?官吏們不解。

「軍中練兵有獎罰,適才的演武請大人們選最好的一支隊伍,我們會給與獎勵。」元吉解釋,伸手做請,「主簿大人請。」

不錯不錯,很會練兵,主簿高興的上前一步,目光掃過台下,見台下站立的隊列都有不同的旗幟舉在陣前,應對這護衛捧過來的旗幟。

隨著主簿的視線掃過,台下的隊列中民壯們的神情更炙熱。

主簿視線又轉回來對李明樓:「夫人你們來選。」

主要是哄著她們高興嘛,官吏們也紛紛邀請,李明樓沒有推辭,也沒有思索斟酌從護衛手中便撿出一把青色的旗幟舉起來。

台下頓時響起吼聲,青龍旗所在的隊列人人歡騰,其他的隊列的人們則滿臉羨慕遺憾。

想都不想,是看哪個顏色好看的吧,適才看的眼花繚亂他們都沒記得住哪隊是哪隊,不管怎麼樣,大家都高興就好,主簿等官吏跟著點頭表示贊同:「正是這隊最好。」

元吉對李明樓道:「請少夫人賜甲衣。」

護衛從一旁抬了一摞摞鎧甲兵服,又有一架兵器陳列,官吏們這才恍然,原來並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兵服,也不是專門訓練一批可以穿兵服的,能穿兵服的是優選者。

李明樓邀請主簿等官吏:「由大人們親手發放是為榮光。」

主簿等人沒有推辭,只要不出錢的事都好說。

青旗一隊二十人走上台,接過官吏們賜予的兵服兵器,然後轉過身高舉激動的歡呼,台下雖然羨慕但也發出祝賀的歡呼。

演武台前再一次掀起喧鬧。

主簿想像不出一個兵服兵器竟然可以讓他們這麼高興,以前那些官兵們沒這樣啊,然後聽到元吉在一旁道:「可以去領號牌了。」

這二十個民壯發出更激動的喊聲抱著兵服兵器奔下台。

「號牌是什麼?」有官吏問。

真正的官兵們倒是有身份碟牌。

「就是那種。」元吉道,「當然,他們不是真正的官兵,這個號牌只在我們這個軍營里作數,得到號牌的民壯可以每日吃肉。」

主簿愕然,旋即恍然,又失笑,原來是為了吃肉。

縣衙和民眾都知道軍營里管飯,稀飯管飽,三天一頓葷菜,對於普通民眾來說這是很不錯的伙食,給人做工也吃不了這麼好。

&--

nbsp;演武結束就到了開飯的時候,軍營的伙食營帳排起了兩隊,最長的一隊是普通民壯,今天他們吃的是稀粥餅子一碗素菜,另一邊是一百人左右穿著兵服的民壯隊伍,剛拿到兵服的那二十人也在其中,神情興奮的向前張望。

「這邊除了稀粥餅子素菜還有炖羊骨。」元吉對主簿等人介紹,「每天都有。」

雖然肉沒有多少,骨頭啃起來也能讓人幸福的冒泡,而且每天都有,更何況還是別人沒有你自己有,官吏們看著這兩隊人,很明顯看到一隊的得意自傲,一隊的羨慕和不服。

人有時候比的不是吃喝,是不一樣,雖然只是一碗羊骨頭。

「不止是一碗羊骨頭。」元吉說道,「穿了兵服的民壯在回家的時候可以領取三斤肉。」

主簿神情驚訝:「每次?」

為了保護家人主動前來當民壯,並沒有讓他們丟下家人,民壯們輪流七天一歸家。

元吉點頭:「每次。」

當初縣衙門前一招呼很多人來軍營,但最後真正留在軍營的大多數都是平民百姓,窮苦人家居多,聽到軍營管飯來混飯的。

三斤肉對於很多人家來說可不少,這豈不是一人吃肉全家吃肉…..

民眾們來軍營是為了剿匪保護家人,現在還沒有為親人浴血奮戰,就已經讓親人們得到了好處,怪不得他們擔憂的民壯們會跑並沒有發生,反而來的人更多。

為了吃肉,為了吃更多的肉,為了讓家人也跟著吃肉,這麼短的時間就將一群民壯練的如此像模像樣,主簿等官吏看著元吉,小手段好手段巧手段啊,振武軍名不虛傳。

主簿心思轉了幾轉,一咬牙:「這花費不小,但為了竇縣萬民,縣衙的庫中想辦法也要支援。」

在他身後的官吏們頓時如同雞崽縮起來。

四百多人呢,四百多人身後還有一大家子不知多少張嘴,有精熟物價的文吏心裡開始飛快的計算,如今一頭豬也不過凈肉七八十斤,一頭羊更少,這一軍營的人一天要吃掉多少,一個月…..文吏窒息。

元吉對主簿道謝:「暫時還不用。」

文吏一口氣活過來,又神情驚訝,暫時還不用?這暫時其實已經暫了很久了…..

「元吉。」李明樓忽道,「有肉不能沒有酒。」

主簿等官吏驚愕,進了軍營後這武家的兩個婦人一個瞎眼安靜一個蒙臉不語幾乎都沒有說話。

「凡得兵服的人,再加一碗酒。」元吉立刻領命。

也許不是這個意思吧,主簿等人心裡喊,慎重再問一句吧!

李明樓微微一笑,想到了那一世自己做過的趣事:「天氣越來越冷,在軍營外立了大缸,每日練完,每個人都可以飲酒一碗,回家的時候再接了帶走。」

大缸,每個人,每天,可帶走。

原本已經停下計算的文吏,腦子瞬時自己轉起來,數額滾滾累計,他的眼不由一黑。

「傳令!少夫人賞酒!」

「傳令!營外立酒缸!」

天下人都愛吃肉,天下男人都愛酒,軍營里歡呼聲如雷滾滾。

今天出門,只能一更,我再慢慢的嘗試二更了,會越來越規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