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七章 看一場練兵

第八十七章 看一場練兵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576

官吏和李明樓的車馬進了軍營,其他民眾們則被官兵攔在外邊。

民眾們也沒有不滿,呼啦啦的圍著這些官兵。

「當家的,你穿上兵服了啊?你怎麼不給家裡說一聲。」

「張狗剩,你厲害的啊。」

「我是關頭巷的,我們鄰家賈四也來當了,他在哪裡呢?」

民眾們七嘴八舌亂喊亂問,但不管他們是誰問什麼,這些民壯神情木然一動不動,當人群靠近擁擠混亂時,他們舉起手裡的兵器厲喝:「後退。」

民眾們嚇了一跳。

「他爹!你幹什麼呢?」有婦人惱怒的喊。

沒有人回答她,面前穿著兵服的男人神情漠然。

這列隊的男人們,他們不是誰人的丈夫,也不是誰人的親朋好友,如果有一聲令下打殺,他們手中的兵器只怕也會毫不留情的揮出。

民眾停下嘈雜,好奇被畏懼不安取代,慢慢的向後退去。

兵營里有一個腿腳不便利的兵丁走出來,相比於這些民壯,他反而和藹可親:「大家請見諒,他們在執行任務,不能閑聊說話,這是軍紀,違反了是要受罰的。」

軍紀啊,民眾們神情緩和,被丈夫當作陌生人對待流淚的婦人也抬起頭:「還真像當兵的啊?」

腿腳不便利的兵丁有些許傲然:「既然此時此刻穿著兵服,就是當兵的。」說完這句他又神情溫和,「能嚴守軍紀的人都是勇士,別小看了這軍紀小事,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到的話,何談殺山賊保護家人?你們看,這樣的他們你們是不是覺得很有氣勢?」

民眾們紛紛點頭,畏懼的神情變成了敬贊。

「是很有氣勢啊。」

「比以前那些真的官兵還嚇人。」

「哎呀張狗剩看起來很厲害了,我以後不敢打他了。」

「這位大嫂你不要哭,現在他穿著兵服不能怎樣他,等他回家脫了兵服你好好收拾他。」

說話聲再次響起,這一次民眾們沒有再涌湧上前,站在人群里的婦人被打趣的擦去了眼淚,笑的有些羞澀還有些驕傲。

腿腳不便利的兵丁待大家氣氛差不多了,再次開口:「還有,不是所有的民壯都能穿上兵服的,能穿上這個都是精挑細選的,除了他們本身是好漢,還有額外的好處。」

好處?民眾們頓時好奇,相比於嚇人的氣勢,對於普通民眾來說,還是好處更吸引人,紛紛詢問。

兵丁卻沒有再說,賣了個頑皮的官司:「好處還是讓他們自己告訴自己的家人最好。」

說罷轉身一瘸一拐的進了兵營,留下好奇的民眾抓耳撓腮,在營門外議論紛紛,但沒有人上前圍著守門的民壯們詢問,問了也不會說,那就等他回家再說,站在人群中被圍著叮囑知道了好處要告訴他們的婦人,不再哭泣羞澀又得意的笑。

進了軍營的官吏們在門前的驚訝震撼反而褪去了。

軍營里沒有到處都是穿兵服的人,依舊是上一次來見到的場景。

穿著各種衣衫的年齡胖瘦不等的男人們,或者站著或者坐著,或者發獃或者聚眾說笑,他們的身邊也沒有正經的兵器,多數是木棍,有的甚至是還沒有修整過的樹枝竹竿。

但只要用心,總能找到誇讚的機會,主簿轉頭對身邊的官吏們讚歎:「安排兩隊這樣的民壯去門外迎接非常好,民眾們看到會很放心。」

br--

/

官吏們點頭應和:「這樣最好,非常好。」

大家轉頭看元吉寬慰:「練一些像樣的就夠了,不可能人人都練成兵。」

元吉笑了笑:「不夠不夠。」

他們說話時,那些散布在軍營里的民壯們都站起來了,官吏們沒興趣看他們,他們不像外邊那些民壯對官吏們木然視若不見,眼神發亮的涌過來。

「是官老爺們。」

「官老爺們來看我們了。」

主簿有些驚慌,這些人要嚷著走怎麼辦?問州府道德官兵什麼時候來怎麼辦?跟他要錢怎麼辦?

他要喊元吉,元吉已經到了李明樓的馬車前低聲說什麼,然後對幾個護衛說了句什麼,護衛們便向營中散開,同時大喊列隊列隊。

隨著列隊的喊聲,原本搶食雞鴨一般湧來的民壯們散開,發出含糊不清的叫喊聲在軍營里亂跑,竇縣的官吏們看到有好幾個人跑動撞在一起忍不住笑出來,又怕讓武少夫人以及她的護衛們難堪忙收住。

元吉並沒有在意他們的笑:「請諸位大人來演武台。」

又要看演武列兵了啊,官吏們對視一眼,再看馬車掀起,丫頭舉著黑傘,那位不能見人的武少夫人攙扶著瞎了眼的武夫人走下來。

是她們要看啊,主簿等人明白了,當然要捧場,忙跟著下馬一同走到簡陋的演武台上,軍營里鼓聲響起,跑動的人更多,看著更加混亂。

瞎眼的夫人看不到,主簿對她連聲稱讚:「很是威武很是威武。」

蒙著臉打著傘的少夫人能看到,主簿對她點評恰到好處:「這麼短時間能練成這樣很是不錯,果然不愧是振武軍。」

李明樓看著台下點頭:「是練的不錯。」

婦道人家看到人多就覺得好,主簿含笑點頭,旁邊有官吏低聲喃喃:「是練的不錯。」

要附和湊趣就大聲點,自言自語算什麼,別的事不用做了,哄這個兩個婦人高興也做不了嗎?主簿不悅的斜眼看那官吏,見那官吏不僅不大聲,視線還獃獃的看著遠處,主簿視線也跟著看過去,神情不由一怔。

人群都在向這邊彙集,或許是居高臨下,先前看起來亂跑的人群變成了一條條線,線沒有打成結,在最前方舉著顏色不等旗幟的線頭帶領下縱橫交錯,構成不同的圖案。

「是軍陣。」旁邊有官吏小聲說。

軍陣啊,主簿瞪大了眼,也顧不得跟武家兩個婦人解說,眼前的這些民壯跟前一次來看到的一樣,沒有統一的兵服,沒有統一的兵器,穿著打扮混亂的有些滑稽,但跟前一次不同,看著滑稽的他們奔走發不出半點笑聲。

不管胖瘦,他們身姿挺拔。

不管腳上穿的什麼,落地咚咚。

不管手中握著的什麼,擺動如一。

鼓聲變幻,交錯的軍陣停下來,鼓聲又一次響起,落鼓急而重,場邊另有旗子揮動:「抬槍!」

演武台前木棍竹竿樹枝一起舉起。

鼓聲再落:「揚刀!」

演武台前聲如雷鳴:「殺!」

寒冬的日光下木棍竹竿樹枝竟然揮出一片刀光,寒意森森,氣勢凌冽。

演武台上鴉雀無聲。

主簿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如果此時光州長史看到,今晚應該就安心的住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