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六章 其意不解

第八十六章 其意不解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476

金桔陪著婦人說話,耳朵一直豎著,聽到凈房傳來的聲響。

「小姐。」她如同貓一般跳起來,「怎麼了?」

在婦人面前,金桔對李明樓的稱呼沒有變,婦人好像只自己把李明樓當作雀兒,其他人怎麼稱呼李明樓她都不在意。

金桔跳到了凈房門前,做出衝進去的姿勢。

李明樓洗漱從來不讓人伺候,金桔明白她不想讓人看到身上的傷。

在金桔已經堅持不住要衝進去的時候,李明樓的聲音傳來:「沒事。」

金桔稍微鬆口氣站好在門邊,耳朵機敏的豎著,沒有李明樓摔倒的聲音,也沒有走動或者穿衣服的聲音,似乎變得無聲無息不存在了。

沒有昏迷吧,聲音很正常的呀。

「雀兒怎麼了?」婦人問道。

金桔要答話,李明樓的聲音再次從內傳來:「我洗好了,這就出來。」

這次說完內里有水聲有腳步走動有衣衫沙沙。

李明樓走了出來,換上了新的素色裡衣,寬寬大大罩住全身,臉也重新包裹,一如以往。

金桔仔細確認沒有問題不用攙扶,這才走開去端熱茶。

李明樓走到婦人面前,婦人坐在椅子上轉過頭看,微微一笑伸手:「雀兒你沒事吧?」

李明樓看著婦人,握住她的手:「我沒事。」

金桔端了熱茶:「你們要不要吃些點心?昨天小姐喜歡吃的那道點心,元爺把人請來縣衙當廚娘,隨時都能吃。」

李明樓柔聲問婦人餓不餓。

婦人溫婉又含蓄說吃一點,金桔便高高興興的去了,李明樓坐下來拿起桌上扔著的書卷:「講到哪裡了?我來繼續講吧。」

婦人笑道:「講到蘇三娘打翻了妝匣。」

李明樓便翻找到那一張開始接著讀,讀了幾句微微停頓,雀兒認字嗎?她看眼婦人,婦人坐在椅子上聽的認真,並沒有什麼質疑。

對於這個瘋傻的婦人來說,她只記得身邊有雀兒這麼一個人,至於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並不知道也不在意。

李明樓低下頭繼續讀故事,金桔拎著食盒進來將精細味美的點心一一擺開,三人吃吃喝喝說說笑笑。

夜色沉沉,婦人和金桔都已經睡去,李明樓站在窗邊,她有避光亮的習慣這邊的燈火都熄滅了,但因為縣衙以及城中亮著的燈火入目並非一片漆黑。

李明樓將臉上的裹布一條條的揭開,額頭鼻子下巴整張臉慢慢的展露在夜色里。

留在竇縣後她的身體真的沒有疼痛過,為了避免被天意察覺,她始終都沒有敢說過留在竇縣,只能委婉的說要竇縣。

這就像在江陵府她說暫時不去太原府那樣,只能緩解疼痛,讓傷口好一些則是她啟程去太原府。

現在她並沒有往太原府去,傷口竟然好了,真是因為她現在不是李明樓嗎?

李明樓應該去太原府否則就是違背天意,天不容。

現在有個李明樓去太原府了,而她則變成了雀兒。

她不是李明樓了,所以天就不管她了。

也不對啊,雀兒已經死了,那她假作雀兒活著,在老天的眼裡就是一個鬼啊。

鬼,不是更不應該存活與世?

李明樓抬起頭向夜色伸出手。

一夜過去了,沒有天雷滾滾大雨傾盆,沒有山崩地裂房屋倒塌,冬日的晨光鋪照在院子里。b--

r/

元吉踏著晨光走進來,他每日晚上歸來給李明樓傳達外邊一天的事以及新得到的各方消息,早上去軍營之前來見李明樓看她有什麼吩咐。

他剛走到院落中,屋門就打開了,不是小金桔,而是李明樓。

李明樓如以往的打扮走出來,金桔在後急急忙忙的撐開黑傘遮擋晨光。

小姐要出門?

自從留在竇縣,小姐幾乎連書房都沒出去過,雖然她說話精神都很好,元吉還是猜測她身上不舒服,或者擔心身上不舒服。

雖然尋找大夫神醫是假的,但通過方二知道,小姐身上有病有傷是真的,非常奇怪的沒有辦法解決的傷病。

李明樓站在台階前喊了聲元吉,聲音就像青雀鳴叫,元吉臉上不由浮現笑容。

「我去軍營看看。」李明樓說。

軍營現在不是竇縣的軍營,而是他們的壯丁營,小姐去看看成果也好。

元吉喚來方二準備了車馬,李明樓帶著金桔和婦人一起前往,縣衙里的官吏們得知忙也要陪同,李明樓並不拒絕。

一行人熱熱鬧鬧的穿行在大街上,引來民眾圍觀,現在因為山賊禍亂大家心裡不安,也無心做事,待聽到是武家夫人們去軍營,便有不少人跟著去。

軍營那邊接到消息,待李明樓一行人到來,一聲號令營門大開,兩隊官兵持械列隊而出,乍一看到這兩隊官兵,竇縣的諸人嚇了一跳。

杜威的兵馬在那一夜基本都死光了,軍營里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殘,除了割草喂馬洒掃也幹不了別的,現在這突然出現的兩隊五十人的官兵是哪裡來的?

他們兵服整潔,甲衣盔帽齊全,身姿如同兵器一般凌冽,神情如同冬日一般冷漠,齊刷刷的跑動,讓走在最前方的竇縣官吏們下意識的勒馬停下,在縣衙養尊處優的馬匹也發出一聲嘶鳴,搗馬蹄向後。

光州府說淮南道已經派了兵馬過來,這是已經到了?

「啊,那是我家男人!」

「咿,那個是我三表兄啊!」

「張狗剩!張狗剩!」

跟在官吏後邊的人群中忽的響起喊聲,如潮水般涌涌,好多手舉起向站穩在兩邊的官兵指點揮舞。

官吏們反應過來了,這些不是官兵,是民壯,民壯中有他們也熟悉的面孔站出來。

差役張小千手握跨刀鎧甲嘩啦響:「請大人們入營。」

官吏們打量這些民壯麵色由驚訝變成了不可置信,民眾涌涌靠近了,但不管是高頭大馬上官員們的視線,還是親朋好友民眾嘈雜的招呼,這些民壯如同木樁敲定在地上,一動不動目不斜視。

杜威那些官兵當初也沒有如此氣勢呢,官吏們對視一眼,光州長史來的時候也沒有這樣。

他們還記得上次來這裡見到的場景,堪比廟會上的雜耍,指望這些民壯來剿匪守護竇縣完全是說夢話,嚇得長史腳不沾地的連夜跑了。

這才過去沒多久,兵還真練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