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五章 是誰非誰

第八十五章 是誰非誰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746

那日林氏將李明華帶回去,還沒來及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威逼利誘,就傳來李老夫人喚了王氏,敲定讓李明琪去太原府的消息了。

林氏捶胸頓足:「家裡有這麼多女兒,好事可不會人人都有,都是要搶的。」

李明華莫名其妙:「這怎麼叫好事?明明是壞事。」

「這是幫明樓的忙,當然是好事。」林氏咬牙切齒。

李明華笑了:「娘,明樓都不想去做的事,我們替她做,怎麼叫幫忙?」

好像是啊,林氏語塞。

「這不是幫明樓的忙,這是幫家裡的忙。」李明華道,「你想太多了。」

林氏呸了聲回過神:「就算是幫家裡的忙難道不應該?幫了這個忙家裡還能虧待你。」

「我不想虧待我自己。」李明華道,「這不是別的事,這是成親。」

「假的,代替一下。」林氏糾正。

李明華毫不鬆口:「成親只有一次,我不想將來有遺憾。」

林氏就想不明白了,一向聰慧明曉事理落落大方的女兒,怎麼就揪住這個小事不放了,恨恨的戳她額頭:「李明琪都不怕你怕什麼!你難道不如她?」

因為李明琪沒有想將來,李明華默然,想到面對自己的質問,李明琪一如既往。

「家裡有事啊,總不能不管吧,你不想去,明冉還小,只有我去了。」她說道,又笑嘻嘻,「不過你們不要擔心,我也是自己想去的,當然你們要感激我,對我感到愧疚,我也沒意見。」

李明華沒有讓她轉開話題:「將來你怎麼辦?明樓傷好了回來,或者她一直不回來。」

李明琪捏著身前垂著的珠鏈:「將來啊,她回來了,我就自己過一輩子,她要是不回來,我也自己過一輩子。」抬手颳了下李明冉的鼻頭,「別擔心,我做了這麼大的事,大小姐高興了不會虧待我,就算大小姐虧待我,家裡也也不會,我一輩子不愁的。」

一輩子不愁好像真的不錯,原本擔憂的李明冉高興起來,開始說笑話:「明琪,以後我去太原府見你就要叫你明樓。」

李明琪順著她的話:「當然。」

李明華沒有說話也沒有再勸,李明琪說話永遠是半真半假不說真心話,但有些話不說,也能看出來。

李明琪沒有想要將來,她的將來就是現在,以李明樓的身份嫁去太原府,然後或者用李明樓的身份到永遠,或者在太原府到永遠。

是因為想要變成不一樣的李明樓,還是因為項家那位公子?

李明華打斷了林氏的喋喋不休:「總之,李明琪想去,我不想去,這件事就是她的了,我搶也搶不來。」

現在說什麼也晚了,林氏只能強顏歡笑來送行。

事關保密,離別也不能太久,當暮色漸濃合適掩人耳目,李明琪就坐上了馬車在大家的目送中而去,消失在夜色里。

李明冉直到這時才明白什麼叫離別,原本一直笑嘻嘻的她哇的哭起來,丫頭匍匐們上前捂住嘴安撫。

李明華不是小孩子沒有哇哇哭,夜色掩蓋了她悵然的神情。

離別來的太快了,她真的沒想到。

這件事來的太快,李明琪也沒有想到。

這幾天想了很多,但又不知道想的什麼,乾脆什麼都不想了,李明琪坐在搖晃的馬車裡,將雙手在身前握緊,她的臉上還有淚,眼裡並沒有離別的悲傷。

這對她來說不是離別,是夢想成真的啟程。

去太原府,以後,她就是李明樓了。

馬車輕快將夜色里的江陵府甩在身後。

小城竇縣燈火明亮,因為山賊禍亂為了安撫民心,不止大街--

夜晚亮著燈火,縣衙也日夜開門。

兩個今晚當值的文吏裹著冬袍握著耳朵小跑進了值夜的房間。

掀起帘子暖意撲面,二人吐口氣,縮起的身子舒展開來。

「你們來晚了。」室內有兩個小吏正在對弈,旁邊擺著的爐子上溫著茶壺。

兩個剛進來的嗤了聲:「是你們來早了。」解下冬袍,在這室內穿著單衣也不冷。

他們拎著茶壺倒茶,濃烈的香氣溢滿室內。

「這是換了新茶?」

「好香。」

「廚下還備著飯,今晚有煮爛的肘子。」

室內響起說話聲,伴著啪啪的落子,氣氛輕鬆愉悅。

如今的縣衙跟往日不同,以往白天都沒人願意當值,現在晚上都搶著來,當值一晚上還捨不得走,縣衙里比家還舒服,炭火給的足足,還有上好的茶飯。

這要花多少錢啊,私下算了算,讓一向覺得別人得錢都是他們的錢的官吏們心疼不已。

「咱們這裡才花幾個,你們去看看軍營那邊,簡直是把錢當水潑。」

「我聽說了,天天有肉吃,去當壯丁的人越來越多,我看都是沖著吃肉去的。」

冬天寒苦,尤其是窮困百姓的日子更不好過,竟然有白吃飯的地方,當然不能放過。

官吏們搖頭又驚嘆,振武軍原來這麼有錢!

但再有錢也不能這麼花啊。

關於錢的事,從來不屬於李明樓思考的範圍,王知的書房現在已經完全看不出原來的模樣,窗檯桌案上鮮花怒放,改造過的凈房內熱氣騰騰將她整個人籠罩。

凈房裡挖了一個小水池,水池下有炭火燃燒,讓它變成了溫泉水一般。

李明樓站在水池邊解開衣衫,想著剛收到的信。

李奉景和項九鼎要隱瞞劍南道以及找個人替代李明樓去太原府成親的事,她已經早就知道了,這是留在李奉景身邊的人送來的消息,雖然李奉景和項九鼎都用自己的人送信,但想要拆封信看看內容對於劍南道的隨從來說不是什麼難事。

今天接到的是劍南道送來的消息,提到李家最終確定的人選是李明琪。

李明琪要代替自己去太原府跟項南成親了。

李明樓覺得很有意思,李明琪成了李明樓,那她又是誰?

最後一絲衣衫褪去有涼意襲來,李明樓深吸一口氣,不是為了抵禦涼意,而是為了抵禦入水的疼痛。

她已經竭力的減少洗漱,因為這身好似死人腐屍的皮肉入水如受刑。

李明樓一口氣憋住跨入水池中,人被熱水熱氣淹沒,身體也僵住了,不是因為疼,而是因為不疼。

是錯覺嗎?

李明樓低下頭,熱氣籠罩她的臉,也模糊了她的視線,她舉起手臂貼到眼前,白瑩瑩的水汽白瑩瑩的肌膚,那些刺目的爛斑不知什麼時候變淺變淡。

身上的其他地方也是這樣。

李明樓抬起頭,這件事發生的太快,一口氣還憋在胸口,念頭還盤旋在先前,李明琪成了李明樓,那她是誰?

「我是誰?」她張口吐出這口氣,「我是…..」

門外傳來說話聲。

「夫人,少夫人在洗澡呢。」金桔聲音清脆,「婢子伺候你也洗漱吧。」

婦人的聲音輕柔:「等雀兒洗好了吧。」

李明樓從水池裡站起來,帶起水聲嘩啦響。

「我是雀兒。」她說道。

她,不是李明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