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二章 合適的不如願意的

第八十二章 合適的不如願意的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3008

李老夫人大發雷霆。

「這是任性的時候嗎?」

「這是我們李家生死攸關的時候。」

林氏擦淚道歉,李奉常沒有說話,不是他的兒女,他不便管教。

李明華不哭也不鬧:「李明樓都不在意,我為什麼要在意?」

李老夫人氣的一口氣沒喘上來,李奉常忙上前拍撫,丫頭僕婦們聽到召喚也忙湧進來,端茶倒水喂葯混亂。

林氏將李明華揪了出去:「母親,我會教訓這個丫頭的,不用理會她,好吃好喝的把她養大這麼大,哪裡有被她氣死的道理。」

不敢再停留押著李明華走了。

李老夫人緩過氣在床上流淚:「我這是造了什麼孽?」

李明樓她就不提了,先前剛誇了自己養大的孫女懂事。

李老夫人抬手打了自己一耳光。

丫頭僕婦們嚇得哭著勸,李奉常半跪在床邊拉著李老夫人的手:「這是兒無能,娘要打打我。」

說到兒,李老夫人又哭李奉安:「你要是活著哪有今日。」

李奉常好一通勸才安撫。

「娘,也別怪明華。」他道,「她也只比明樓大兩歲,長這麼大還沒離開過家,驟然要她去太原府,也是受了驚嚇。」

有丫頭小心翼翼的端了一碗銀耳粥過來,李奉常接過要親自喂。

李老夫人被他逗笑:「我還沒老到讓你這樣伺候。」

李奉常忙扶著她坐起來,看李老夫人自己慢慢的吃:「四弟妹會勸她的,跟她慢慢說。」

「我們現在哪有時間慢慢等啊。」李老夫人嘆氣,吃了幾口銀耳粥。

銀耳粥入口清甜軟糯,讓氣過哭過的咽喉舒服了很多。

李老夫人一向是個仁慈寬厚的,隨時隨地時刻都會誇讚身邊的人。

她看面前站著的丫頭點頭:「做的不錯,賞」

丫頭歡喜道謝,站起身又怯怯:「老夫人,這是琪小姐做的,托婢子送進來。」

李明琪?

李老夫人看著手裡的粥,沒去計較李明琪收買她丫頭,家裡這些媳婦孫女孫媳什麼的小動作她都看在眼裡,尤其是李明琪,最是鬼頭鬼腦,小聰明無傷大雅,也都是為了討好恭維她。

「讓她進來吧。」她說道。

丫頭歡歡喜喜的去傳話,李明琪沒有直接進來,先伸出兩根手指掀著門帘,露出小臉向內看。

李老夫人瞪她一眼:「做什麼怪。」

李明琪:「祖母還在生氣嗎?」

李老夫人沒理她,李明琪走進來對李奉常施禮,李奉常點點頭:「你祖母不開心,你陪她說說話。」

李老夫人道:「她們少跟我說話,我就謝天謝地,還能多活幾年。」

李明琪笑嘻嘻坐在床邊:「祖母,你不要生氣,有什麼事,明華不做,我來做就是了。」

李老夫人和李奉常一時沒反應過來,看著她微怔。

「祖母,我已經知道了,大小姐出了些意外。」李明琪道。

這裡發生的事瞞不住各房,尤其是現在這三房都有了錢,老二得了劍南道送的錢,老三就守在劍南道,老四在車隊作威作福,媳婦孩子都跟著變得闊氣,在家裡伸手伸腳的,李老夫人冷眼看著。

「現在需要姐妹們幫忙。」李明琪並不在意李老夫人的臉色,伸手指著自己,「我也是姐妹呀。」

李老夫人將銀耳粥放下:「你沒輕沒重的,不合適。」

被心愛的祖母如此評價,李明琪沒有羞紅臉哭鼻子,點點頭:「我是不如明華穩重,這件事講道理是明華最合適,但是,我是願意的。」

願意?

李老夫人和李奉常看她,這一次神情認真了。

「祖母,我覺得這種事合適的不如願意的。」李明琪也認真道,「如果不願意,再合適也會露破綻,畢竟人有七情六慾。」

李--

老夫人坐直身子,眼神古怪的看著李明琪。

李奉常沒有想別的,聞言撫掌:「明琪說得對。」再看李老夫人,「所以母親你看,你教出來的孩子還是懂事的,知道為家裡分憂。」

李老夫人沒有說話,手裡的勺子攪著銀耳粥。

李奉常有些想不透女人們,難題已經有了新的解法,怎麼反而不說話?

「娘,強扭的瓜不甜,我們也沒有時間勸服明華。」李奉常委婉的勸道,「明琪跟明樓同歲,原本擔心她小,現在看來,我李氏的骨血都是有膽氣的。」

李明琪點頭:「是的,伯父,我不怕的。」又嬌滴滴的喊了聲祖母,「祖母,你不要擔心著急了。」

為祖母皆優解難的乖孫女啊,李老夫人並沒有像往常那樣一把攬住她喊聲我的乖兒,看著她一刻:「你要知道,這是去做假的,暫時替代,可不是讓你真的嫁過去。」

這是當然啊,李奉常不解。

李明琪認真點頭:「我知道啊祖母。」

李老夫人又不說話了,垂下視線攪著銀耳粥。

女人真是….這都什麼時候了,能解決問題就解決了問題,又想什麼呢?李奉常忍不住再次喊了聲娘。

「我沒老到又聾又瞎。」李老夫人瞪了李奉常一眼,又意味深長的看了眼李明琪。

李明琪乖巧的看著她。

「好吧,既然你願意,那就你去吧。」李老夫人說道。

李明琪站起來歡喜的道聲是。

李奉常也鬆口氣:「那我來安排,對家裡人就說是明樓想家,所以讓姐妹去陪陪她。」

這些對外的話,再荒唐也有信的,再周全也有不信的,無所謂了有個說法就是了,李老夫人不在意嗯了聲。

李奉常道:「我去給三弟寫信,讓人請三弟妹過來。」

李老夫人嗯了聲,李奉常便起身走了出去。

「你也下去吧,我會給你母親說的。」李老夫人道,「這是大人商定的事。」

這是幫她掩下了自己主動請願,李明琪應聲是,轉身要走,又猛地轉過身來,撲過去抱住了李老夫人,貼在老夫人不光滑的臉上,在她耳邊低聲:「祖母,謝謝你。」

說罷不再多言也不聽李老夫人說什麼,轉身疾步走了。

先前因為各種猜想擰的硬邦邦的心口,就這麼一撞軟下來,溫香如玉,乖巧聰慧,七竅玲瓏的小姑娘,誰能抵得住?

李老夫人身子軟下來,輕嘆一口氣,看著放下的銀耳粥,伸手端起來。

「其實願意去才不合適呢。」知心的僕婦走過來也跟著嘆口氣,「老夫人不再教教琪小姐?」

李老夫人道:「小姑娘們認定的事,誰能教回來?」

她的聲音停頓下,小勺子攪動碰著瓷碗發出輕輕的聲響。

李老夫人緩緩吸入一口氣,再緩緩的吐出來。

「將來,在那邊,多個姐妹作伴也不是什麼壞事。」

李明樓可沒有李明琪跟她親近。

江陵府近,劍南道遠。

信到了江陵府,信再從江陵府往劍南道,劍南道的項雲就同時收到了兩封信,一封來自項九鼎的,一封來自李奉常。

項雲默默的看完,臉上沒有驚愕,只有一絲苦笑,預料中的一隻鞋子終於落地了。

旁邊的隨從端來火盆,項雲拿起兩封信卻沒有投進去,而是站起來向外走去。

隨從不解喊了聲老爺。

項雲道:「我去見嚴茂。」

項雲過來時,嚴茂在大都督府處理公務,李明玉還小在學習,韓旭還未到,他全權負責劍南道諸多事務。

見到項雲過來,嚴茂起身相迎。

項雲開門見山:「大小姐那邊出事了。」

嚴茂神情驚訝,心裡卻是笑了笑,元吉也不知道怎麼想的,這件事不告訴項雲也罷,還要他看項雲會不會告訴他。

項雲當然會告訴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