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八十一章 姊妹相代

第八十一章 姊妹相代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2822

李奉景的隨從快馬加鞭進了江陵府李宅大門,李明華立刻就知道了。

自從感覺不安後,她一直盯著呢。

李明華一路向林氏的院子里去,先經過李老夫人和李奉常的院落,並沒有看到以往那般熱鬧的搬送東西,她沒有停留來到林氏這裡。

這裡也沒有丫頭們歡喜熱鬧,比以往還要安靜,林氏坐在窗下看信,神情古怪。

「娘,爹出什麼事了?」李明華問。

林氏被打斷抬起頭:「沒,你爹沒事。」

李明華聽出其他的意思,坐下來:「誰出事了?」

林氏回過神:「啊沒有,沒有人出事。」

李明華看著她不說話,林氏眼神閃躲,兒子還小,這個女兒聰慧,日常有事也常和她商量,林氏嘆口氣屏退丫頭僕婦們,將手裡的信遞給李明華。

「是李明樓出事了。」她同時說道。

果然,送行的隊伍中能翻雲覆雨的只有李明樓,沒有無緣無故的提攜,一定有所圖。

「什麼呀,是她又跑了,不是圖謀你爹什麼。」林氏反駁女兒,「你爹好好的呢。」

李明華快速的看信,頭也不抬:「如果沒有爹,她能跑的這麼輕鬆,直到現在才被發現?」

林氏語塞。

雖然李奉景沒有明說,但信上字裡行間的描述已經看出來了,李奉景與其說忽略了李明樓的異樣,不如說他協助了李明樓的離開。

「金錢和地位讓爹沉迷其中,從而不察她的異樣,甚至主動自己解釋她的異樣。」李明華看著信,「最關鍵的是作為長輩,他還阻止了項九爺的疑問和探查,這次李明樓跑了,爹是最大的助力,娘,祖母二伯以及劍南道都不會放過爹的。」

李明華放下信看著林氏。

雖然面前是女兒,林氏被這一句話說的還是眼發紅心發慌就要掉淚:「都是李明樓害你爹。」

李明華搖頭糾正:「娘,不是李明樓害爹,是她換的。」

她已經給與了足夠的金錢來換取爹這次當盾牌,如果爹察覺事情的異常如果拒絕,去詢問,去和項九鼎商量,去一定堅持要見到李明樓等等,但爹沒有,他接受了。

林氏急惱:「你就別說這個了,自己親人的事,哪來那麼應該不應該,只要是自己家人有難,那就都是不應該,不講道理。」

所以我們也沒有把李明樓當家人,爹對她的行為行蹤根本就不關心,那她對我們的不應該也沒什麼可指責的,李明華笑了笑,大小姐就是大小姐啊。

「反正都怪李明樓,真不明白,她想幹什麼。」林氏氣惱道,「不想嫁人就說啊,跑來跑去的。」

「我覺得不僅僅是不想嫁人的緣故。」李明華說道。

要是真不想嫁人,李明樓根本不用這麼麻煩,雖然她現在也想不出還有什麼緣故。

林氏才懶得理會李明樓想幹什麼,她只關心自己的丈夫:「現在怎麼辦?」

李明華看手裡的信:「爹說瞞著劍南道。」

林氏愁眉不減:「你祖母和二伯會同意嗎?」

李老夫人的院落里丫頭僕婦也都被趕了出來,屋子裡只有母子二人。

「這個蠢貨。」李老夫人對李奉景下了定論。

李奉常認可這個定論沒有反駁,賠罪:「我應該親自去的。」

李老夫人看他一眼:「劍南道你也該親自去,你一個人去的過來嗎?」

李奉常低頭應聲是。

「不要說這些了,這個明樓!」李老夫人提起這個名字牙咬的咯吱,「她自己作怪,還要累害我的明玉!」

李奉常聽懂--

了:「母親,你覺得奉景說的瞞住劍南道可行?」

李老夫人重重的吐口氣:「不可行也要可行,這個蠢貨總算還知道一點,我們明玉會因此被累害,絕不能讓我們明玉再惶惶的回來,到處去找她。」痛心疾首按住心口,「我們明玉還那麼小啊。」

李奉常也贊同不能讓李明玉離開劍南道,要瞞住李明玉就必須瞞住劍南道,劍南道不好瞞啊。

「還好這次元吉帶著大部分人跟著明樓一起失蹤了,奉景已經說服了餘下的隨從,他們也都同意暫時不告訴劍南道,免得大局不穩。」李奉常道,「項九鼎說會跟項雲說一說,請他幫忙。」

李老夫人點頭:「對,劍南道有項大人呢,你也給他寫信,他是能做事的,也是親家,是明玉的長輩,不能由著明玉亂來。」

這是當然得,總不能跟劍南道那群下人們商量,李奉常應聲是,李老夫人提到親家二字,就要保證這個親事要成。

「和項家的親事要如常舉辦,奉景說明樓之所以這樣瞞著大家離開,還是願意這門親事的。」他說道,「如不然在家直接說不成親就好了。」

李老夫人哼了聲:「在家她就陰陽怪氣的。」

李奉常不去詆毀小輩,笑了笑:「她應該還是因為傷,想要治好了再去太原府。」

李老夫人道:「她現在不去怎麼成親?」

李奉常道:「奉景的意思是,讓家裡的姐妹替她成親。」

李老夫人啊呀一聲:「成親還能替?這是胡鬧啊!」

「母親,弟代兄成親的也常有。」李奉常柔聲勸,「也就是為了成親的儀式,如今都知道我們明樓要嫁人,太原府那邊也準備了,到時候不成親,天下人猜測傳言紛紛,明玉也會知道情況有變。」

李老夫人沒有說話,神情變幻。

李奉常跪下聲音哽咽:「娘,先安安穩穩過了這個年吧,劍南道還有我們李家經不起再折騰了。」

李老夫人頓時垂淚又哭大兒:「這是造了什麼孽。」

母子二人抱頭痛哭一番,這件事就算定了,只是讓誰去呢?家裡三個女兒,明冉太小,明華和明琪適齡。

「我覺得讓明華去最合適。」李奉常道,「她的年紀大一些,一向聰慧懂事。」

李老夫人對於李明華的這個評價很贊同,哼了聲:「倒是比她爹這個蠢貨強。」

李奉常恭維:「明華是跟著母親你長大的。」

李老夫人很滿意這句話:「別的不敢說,姑娘們在我跟前長大,至少都懂事。」

不像那個李明樓沒有跟著她長大,被教壞的不像樣子。

「大哥也是明白這一點,所以把明樓和明玉送回來了。」李奉常再次恭維,女人就是要哄,男人都懂這個道理,「可惜沒想到他出了事,也沒有時間讓娘再教導這兩個孩子了。」

李老夫人拭淚:「不要再說這個了,世事就是這麼無奈,把明華叫來吧,這是她爹惹下的禍,她也該去分擔一些。」

李奉常道:「就算跟奉景無關,明樓是她的妹妹,這是李家的大事,明華也會去做的。」

但沒想到把李明華叫來說了之後,她斷然拒絕了。

「這跟我沒關係。」她說道,「我不是李明樓,這也不是我爹欠的債。」

李老夫人和李奉常愕然,林氏更是氣急,揚手一巴掌打過去:「你這不孝子。」

李老夫人的屋子裡些許混亂,院門外站立的丫頭僕婦們回頭看去,神情不安。

被她們攔在院門外的李明琪眨著眼擔憂:「祖母是不是生氣了?你們要不要進去看看?」

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