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七十六章 消息的傳遞

第七十六章 消息的傳遞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592

這是跟李明樓失去聯繫的第十五天。

時間是逐漸拉長的。

最開始是五天,在先前約定的地方有護衛帶著李明樓親手寫的一張便筏等候,說這次沒有找到葯,讓大家去某個地方再等幾天,這次找不到就不找了。

她的語氣很輕鬆,護衛臉色很不好,沒有找到需要的葯,大小姐很難過。

大小姐難過,大家就都不好過,李奉景勸慰慢慢找,是不是人手不夠,然後護衛帶走一些人,李奉景便帶著大家去另一個地點等候。

然後再聯繫的就變成了七天,重複上一次的事情,葯沒找到,葯不夠好等等理由。

然後下一次聯繫就變成了十天。

期間每一次項九鼎都高高興興的啟程,然後發現走了沒多遠就再次停下來,李明樓也不見蹤影,少不了去質問李奉景。

新到一個地方李奉景要安排一大群人的吃喝拉撒睡,這麼多人的吃喝拉撒睡也是一個地方難得的商機,各種貨商聞風而動蜂擁而至,將李四老爺團團圍住。

李奉景忙的暈頭轉向,一天中半天都在應酬,跟把他當祖宗的貨商們一起比跟項九鼎在一起舒服多了。

李奉景敷衍的打發項九鼎,或者躲著不見,項九鼎發脾氣,他的脾氣更大。

「你們等不及就先走,我家明樓治傷比成親要重要的多。」身為李奉安的兄弟,相似的面容讓他一怒氣勢添了幾分威風。

項九鼎氣的幾乎昏倒,但不能一走了之,又不能奈何李奉景,這是李家送嫁的車隊,李奉景現在是長輩主人,李奉景不聽他的,就沒有人聽他的,項九鼎只能悶頭給項雲寫信。

這是項九鼎收到項雲回信的時候,也是他們在這裡停留將近十五天的時候。

項雲的信很簡單,讓他問李明樓在做什麼。

他已經給項雲說了李明樓尋醫問葯,項雲還是這樣問,很顯然項雲不信李明樓是在尋醫問葯。

李明樓在江陵府拒絕了李家人尋來的各地名醫。

李明樓在江陵府自己去找神醫,找到了一個她自己認為的神醫,然後把這個神醫季良送去了劍南道。

這完全不是有心為自己尋醫問葯。

項九鼎終於回過神,又憤怒又委屈,他可是真心實意迎娶接親的,把李四老爺當親人:「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你到底瞞著我什麼?」

李四老爺被問的委屈又生氣:「我什麼都沒有瞞著你,我做什麼你都看著呢。」

項九鼎道:「那你說明樓小姐到底在做什麼?現在在哪裡?」

李明樓在尋醫問葯,至於在哪裡李奉景說不上來,然後直到這時才想起,就算前些時候李明樓與他一直聯繫,但始終沒有提及自己在哪裡,只讓他們去哪裡等候。

「四老爺。」有隨從在外探頭,「朱老闆請您赴宴。」

李奉景還沒說話,項九鼎如今理直氣壯腰桿挺直,怒聲喝罵:「赴什麼宴!都什麼時候,這一趟出門是讓吃喝玩樂的嗎?」

李奉景如今理不直氣不裝腰桿便彎了彎沒有說話,他的腰桿彎了,隨從也立刻彎腰跑了。

「我真不知道她在做什麼。」李奉景誠懇道,「除了尋醫問葯,我們明樓還有什麼事?」

項九鼎斜眼看他,回到自己曾經有過的猜測:「她不想嫁,跑了。」

李奉景猶豫:「如果明樓不想嫁,也用不著跑。」

她如果說一聲不想嫁,難道誰還能逼迫她?

雖然李奉安不在了,這世上也沒有可以逼迫她嫁人的人,如果李明樓說不嫁,別人來逼迫,項雲絕對不會,他一定會維護遵從李明樓的決定。

這也是為什麼項雲讓項南親自來勸服李明樓。

不是這個原因,還能是什麼?項九鼎抓住李奉景逼問:「她都給你寫過什麼?怎麼跟你說的?你們私下來往說了什麼?」

第一次出行的時候,李奉景什麼都跟項九鼎說,但這一次當李奉景做了車隊的主人後,就覺得跟人商量事情是令人很不舒服的事,以前看起來不知所措很大的事,此時再看不值一提。

他要什麼隨從都給他,想不到的隨從會替他想,再繁多的事做起來也輕鬆簡單遊刃有餘。

李奉景給妻子的信里感嘆,日常家裡人都說老四是個不中用的人,人人都誇讚李奉安厲害,其實大概是因為一個人到了那個位置,由很多人協助才顯得厲害。

林氏很贊同他的想法,她的丈夫只是從沒有被委以重任,委以重任的話比誰也不差。

李奉景甩開項九鼎,將李明樓寫過的便筏砸在桌子上:「我們李家人做事光明磊落。」

項九鼎不理會他拿起一張張認真的看,的確什麼都沒有說,就說是尋醫問葯。

「有沒有遇到難處,什麼時候回來,你從來都不問。」項九鼎皺眉,「而且時間過去這麼久,每次都是護衛來,你也從沒見她的面,就一點也不擔心?」

擔心嗎?還真沒有想過,李奉景扭過頭:「有什麼好擔心的,元吉他們都在。」

項九鼎冷笑:「你是巴不得她不回來吧。」

自己做大爺逍遙,哪裡還顧得上擔憂自己侄女在外怎麼樣。

李奉景心虛瞪眼:「項九鼎,你少胡亂攀咬。」

項九鼎沒興趣跟他吵:「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哪裡?」

李奉景被他氣勢壓迫,乖乖的答了,項九鼎一甩袖子疾步而去。

「你去做什麼?」李奉景還沒反應過來,但下意識的已經恢復了先前,脫口詢問項九鼎。

項九鼎頭也不回:「當然是去找人!」

李奉景看著桌上散落的便簽,原先是不去想,現在不得不想,當然也想到事情不對了,一跺腳跟出去:「等等我。」

快馬出了城鎮在原野上賓士。

淮南道光州境內疾馳的快馬從原野上衝進城池。

光州刺史看著送來的竇縣山賊作惡知縣和團練官兵皆亡急報,驚的站起來:「此等兇案,聞所未聞!快快調集兵馬剿匪。」

下有佐官長史上前俯首:「大人,如今兵馬都在道府,要動用需要觀察使之令。」

自從崔宰相奏請皇帝再擴節度使之後,各地的觀察使都蠢蠢欲動,更有一些已經在道府內收握軍政大權,攪動的道府內人心不穩爭權奪利一團亂麻,政令也越來越不通暢,境內的駐兵,他這個刺史調動只怕也不那麼順利。

刺史嘆口氣:「這等大事當然要報去道府。」

他立刻將文書收起,原封不動要人送走。

長史的視線落在文書上:「大人,不如先看看竇縣事情處置的如何,是大是小再做定論。」

過節湊個樂,加一更,老習慣在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