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七十三章 哀民之多難

第七十三章 哀民之多難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57更新  字數:2825

密密麻麻的人從黑暗裡圍聚向明亮的破廟。

腳步聲再輕,地面也發出了震動,但他們卻暢通無阻,沒有任何明哨暗崗阻擋直奔到破廟前。

破廟門前只有燃燒的火堆,空無一人,一片靜謐。

嘈雜的腳步聲停下來,情況不對啊,杜威握緊手裡的腰刀,就算是火堆里扔了迷香都暈倒了,也不至於人都沒了,還有,自己的那些官兵呢?

副將一腳踹開破門,破廟裡的景象展露與眼前。

這裡面倒是很多人,圍著燃燒的篝火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穿的都是兵服,身下鮮紅的血不知道蔓延了多久,凝結如同絨毯。

引路的官兵發出驚叫:「我,我離開的時候他們還,還好好的。」

紅紅的火光,紅紅的鮮血映照下,杜威的臉也變成了紅色,如墜冰窟。

「上當了!」他喊道,人向後轉身,「快…..」

走字並沒有說出口,一隻箭尖利的呼嘯穿透了他的咽喉,將他整個人帶著向後跌去。

驚叫聲四起,但被更多的呼嘯聲壓過,黑夜裡一隻只利箭如雨般射來。

人影在火堆中翻騰跌倒,飛蛾如願撲進火中完成了生命中最後的一次起舞。

縣衙的房間里門窗緊閉,油燈也不時的飛舞,這是因為王知不時的起身踱步。

「大人不要擔心,沒有問題的。」文士在一旁穩坐含笑,「他們就那幾個護衛,就算再厲害,好狗也抵不過惡狗多啊。」

「杜威這個主意,還是有些倉促。」王知道,「殺了他們就能將功抵過?」

「至少可以平息小都督的怒火。」文士輕嘆道,「這件事跟我們無關,如果我們單獨把他們被殺的消息送去,安小都督的怒火肯定都針對我們,我們把多管閑事的這群人殺了送去,也算是相抵了。」

王知深吸一口氣,沒有再議論這個,他已經同意了,事情已經開始做了,再思索沒有意義,停下腳看滴漏:「他們不會等到天命才動手吧?」

文士尚未答話,有人輕輕的敲門,深夜裡這突然的聲響讓人嚇一跳。

不過,能這樣悄無聲息到了門前的,是自己人。

「報信的來了。」文士心有成竹,指著門道。

王知坐下來:「進來。」

元吉推門走進來,門沒有關上,夜風爭先恐後撲進來。

王知和文士只覺得頭皮發麻,啊的一聲要站起來。

元吉的刀已經到了面前,橫劈一刀,文士叫了一聲倒地,收回一推,王知握著心口抓住了刀柄,血從胸口和嘴裡湧出。

「你,你….」他有餘音咳咳。

怎麼回事?

沒有人給他解釋,元吉從進來到動手口都沒有張過,抬腳踹在他身上,刀拔了出來。

王知倒地,臉貼在了自己泉涌的血中,雙目透過元吉的腿腳,看到門外還站著一人。

黑夜,黑傘,黑衣袍。

勾魂的鬼差就是這樣的吧。

破鑼聲撕破了晨光,整個竇縣縣城驚醒,因為狂歡疲累沉睡的人們驚魂不定的走出家門,縣衙這邊已經被官兵圍住。

「大人!」

差役張小千拎著刀站在衙門口,已經親手殺過山賊的年輕人看到內里的死屍遍地的場景,依舊渾身發抖。

「我們還是來晚了。」元吉說道,臉上並沒有太多歉意,他的身上沾染著血跡,手裡的刀已經卷刃,「我們被山賊劫殺,原本想回來告訴知縣大人山賊尚有餘孽,沒想到這些山賊同時也來襲殺縣衙。」

張小千看著縣衙里東到西歪的死屍,其中一部分是穿著普通衣衫的,一部分是官兵,並沒有差役們。

剛發生山賊的事,善後還有很多要做,所以縣令留下杜威一眾官兵商議,因為有官兵在,縣令沒有讓差役們夜裡當值。

訓練有素的官兵們都死的這麼慘,他們這些差役們更是不堪一擊。

不,他的意思是,這麼兇惡的山賊啊。

張小千跌跌撞撞的跑向後院,後院縣衙的官吏都已經在場了,一眼就看到被殺死的縣令王知,師爺,還有穿著兵服的杜威。

杜威被射穿脖子倒在廊下,握著刀刺穿了一個山賊的脖子,大家可以想像杜大人死戰的悲壯。

一個官吏含淚伸手將杜威暴瞪得雙眼合上。

「這些山賊,太可恨了。」張小千顫聲喊道,將手中得刀舉起,「主簿大人,快調兵來,快調兵來。」

竇縣主簿是個頭髮花白的老官員,一心等待回家養老,沒想到遇到了從未有過的大難。

竇縣很小,自從上一任縣丞因罪下獄後,一直沒有再安排新的縣丞,縣裡除了王知一個主官,就只有他這個佐官主簿。

王知死了,他就成了縣裡最大的官員,要主持大局,要善後,要安撫民眾,要報告朝廷…..老主簿只覺得頭暈眼花氣短,甚至冒出了為什麼自己沒有在縣衙當值,一死了事的荒唐念頭。

「我們竇縣偏遠,只有杜大人這一隻駐兵,要去府城那裡請兵了。」他強撐著,「來回最快也要十天啊,快不了。」

「這些賊是怎麼進來的?我們的城門形同虛設啊。」有文吏跺腳。

負責守門的典吏頓時急了:「因為才剿滅了山賊,杜大人為了安撫民眾,主動提出要官兵們來守城替換了我們,我們可不知道怎麼回事。」

這時候就不要推卸責任了,張小千獃獃站在原地心裡亂糟糟,衙門內如同修羅場啊,衙門外也喧嘩吵鬧。

官吏們只得急匆匆出來,守門的差役們幾乎已經擋不住涌涌的人群。

雖然縣衙嚴防死守不讓閑雜人等進入,但發生了這麼大的事,衙門裡的嚇得失魂落魄得雜役們還是將消息傳出去了。

縣令和將官都被山賊殺了,這竇縣哪裡還有安全的地方?民眾們驚慌失措,哭聲喊聲淹沒了縣衙的官吏們。

「那位振武軍的夫人回來了。」

人群中爆發出喊聲,這聲音讓喧鬧停下來,所有人向後看去,人群已經自動讓開,兩隊身上染血明顯浴血死戰過的護衛們擁簇著一輛馬車緩緩而來,在他們身後馬匹拖著樹枝編製的網籠,其內是堆積的屍首。

「這都是我們的錯。」車裡傳出女子的聲音,「這些山賊是報復我們,讓你們也跟著遭殃了。」

張小千已經跑過來,聞言大喊:「這怎麼是你們的錯!是山賊猖狂!」

女子的聲音輕嘆:「沒想到山賊猖狂兇惡到如此地步。」

但再猖狂兇惡,這些山賊還是死在了他們的手裡,圍觀百姓們怔怔,不知哪個開口喊了一聲:「請夫人護佑我等草民啊。」

這一句話頓時沸騰了油鍋,民眾涌湧向他們圍攏,伸著手流淚大喊:「請夫人護佑我們啊。」

民眾們離開了縣衙門口,被淹沒的官吏們得以喘口氣。

主簿看著被淹沒的車隊,民眾如水,那些染血強壯的護衛如同堤壩,水涌涌一浪浪只是打在堤壩上,那位夫人的馬車穩穩在內不受侵擾。

這位夫人的護衛都是振武軍,跟這些內陸腹地只會吃喝的衛軍可不一樣,兩次都從山賊手中勝出,且還斬殺了山賊們,真是厲害啊…..

主簿昏花的雙眼亮了起來。

上天佑我!

主簿抬起手,也像浪花一樣撲向堤壩。

「武少夫人,請聽我一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