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七十二章 一晌貪歡

第七十二章 一晌貪歡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2:17更新  字數:2608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òм?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竇縣鑼鼓喧天,以往不得逗留停步的縣衙大門前擠滿了人,彩旗招展,還有一塊塊掛著紅綢的匾額被人扛著傳到前方。

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做的,竇縣裡有眼光的生意人便都跟著學,為縣老爺道賀錦上添花這種事以前想做還沒機會呢。

王知走出來,也不知道是誰一聲號令,青天大老爺的喊聲如浪濤滾滾撲來,王知差點被扑打回去,還好身後有文士官吏將官擁簇。

王知站穩身子安撫民眾,以官方的口吻傳達了山賊作亂和已經被剿滅的經過。

「這是駐守在我們竇縣的折威軍十八團,杜威杜團練。」王知將身後的功臣介紹,「就是由他剿滅了山賊。」

「杜大人威武。」人群中有人高喊。

於是歡聲滾滾。

杜威將手一揮:「山賊的屍首已經運來。」

伴著他的號令,官兵們拉著一車車堆積的山賊屍首走來,堆積在縣衙前的空地上示眾。

這簡直堪比看殺頭。

竇縣小地方一年到頭也看不到一次。

幾乎全縣的人都涌到這裡,城外聽聞消息更多人的拖家帶口奔來,這其間還夾雜著一些明顯的鄉下人,他們沒有好奇歡喜,個個流淚眼通紅。

「感謝青天大老爺啊。」他們喊道,「救了我家的妻女。」

原來是那些獲救女子的家人聽聞消息找來了,站在堆積的山賊屍首前,他們憤怒的講述山賊怎麼殺人放火,事到如今圈禁那些村民女子也沒有用了,王知讓他們都出來了,獲救的女子們與家人團聚抱頭痛哭,那些死難的女子們也被抬出來,家人們悲痛大哭。

有人證有物證,竇縣是真的出了很兇惡的山賊了,竇縣民眾再無疑慮,再看這堆積如山的山賊屍首,悲痛的村人,死去的受難者,又心有餘悸,那些湊熱鬧錦上添花的商戶們的感激也變得誠懇。

行商的人更怕山賊禍害啊。

民眾再次掀起了一浪接一浪拜謝青天大老爺的喊聲。

王知和杜威沒有貪功,將元吉請了出來,介紹是剿匪的最大功臣。

元吉按照李明樓的吩咐,簡單表明自己是振武軍,接家眷團聚路過此地,實屬巧合。

這已經足夠解了民眾的疑惑,原來縣老爺相迎的貴人是幫忙剿匪的。

「他們也是被山賊搶劫了。」張小千主動解釋。

又有那晚的村人老者來補充,怎麼雨夜像仙人一樣飄然而來,天亮的時候留下銀兩撫慰受難的村民,然後雄赳赳去剿匪,包括那位主母也親自去。

「那位主母傷病在身呢。」老者幽幽嘆息。

有驚有悲還有傳奇,民眾聽的更入神。

過年都沒有這麼熱鬧過,這一幕必將記錄在縣誌上。

站在人群里的中五將帽子往下拉了拉,這件事沸沸揚揚人盡皆知了,被救的女子和參與救人的村民的安全有了保障,他示意身邊的同伴轉身向外,隨著他的走動,如海的人群中有不起眼的水滴般的人從各個地方滲出彙集而去。

白天的喧鬧結束,縣裡的商戶們為了慶賀要放煙火,晚上又將掀起熱鬧。

王知邀請李明樓去觀賞:「在城門上很是清靜,夫人和少夫人不會被打擾。」

一個瘋傻一個容貌有損不敢白天出來見人,他很體貼的安排讓她們不用面對民眾。

李明樓沒有拒絕,帶著盲眼婦人去了。

「盲眼怎麼看?」金桔小聲問方二。

方二道:「用心看。」

金桔撇撇嘴,一個木頭一般的車夫還說起禪語了,然後待城外煙花齊放的時候,看到李明樓挽著婦人,低聲的描述給她聽,什麼顏色什麼樣子,這是金紫色的蓮花,那是碎裂的白珍珠。

金桔失笑,小姐描述的東西比煙花可是貴很多,也不知道那婦人能不能聽懂。

婦人沒有說自己聽不懂,臉上帶著笑微微仰頭看著夜空,就好像真的看到了。

「這竇縣的商戶還挺有錢的。」金桔在一旁笑道。

看起來是一個不起眼的偏避小城,放的煙花跟在江陵府看到的也不遜色,在江陵府也只有逢年過節才能看到煙花。

李明樓抬頭看著夜空,煙花她倒是常看,在太原府明樓小姐經常放煙花,這是太原府民眾的盛事,會攜家帶口前來觀看,更有富家男女帶美酒席地而坐為樂。

「夫人們盡情觀賞吧,煙花真是迷人。」王知含笑說道。

王知突然覺得自己很大方,這種送行的方式前所未有的文雅。

李明樓轉頭看他一眼:「是,大人也請盡情觀賞。」

「少夫人客氣了。」王知哈哈笑。

「不客氣。」李明樓還禮。

歡慶和煙花結束,第二日李明樓提出了啟程,這一次王知沒有強留。

「大夫診治過,我也心安了。」他和氣的說道,「夫人們的行程也不能再耽擱,免得梁老都督擔心,但請少夫人不要拒絕,請讓我們派人護送去京城,畢竟是在本官轄內出事,略表心意。」

李明樓沒有拒絕,帶著婦人坐上車,在一隊官兵的護送下離開了竇縣,王知親自送到城門口,得到消息的百姓們也來送行,看這隊人馬看不出哪裡像神仙,或許說的是車裡坐著的女眷吧,只可惜車簾重厚穩穩,越來越寒涼的風都不能掀動半點,看不到內里人的模樣。

為了趕行程,他們走的很快,暮色時也捨不得就近找住的地方,而是繼續前行,直到夜深才停在路邊一座破廟簡單落腳。

四周荒無人煙,夜深風高,里外都點燃火的破廟恍若一盞將盡的油燈,吸引著夜色里的飛蛾蠢蠢欲動。

車馬人說笑的熱鬧已經在風裡聽不到了。

趴在溝壑里的杜威活動了下酸麻的肩頭。

「大人。」旁邊有人滑過來。

他們現在穿的都是普通衣衫,沒有發出鎧甲碰撞聲,但杜威還是嚇了一跳,罵道:「小聲點。」

副將嘿嘿笑:「大人真是太謹慎了。」

「她們的護衛是鴉軍。」杜威為自己的謹慎驕傲。

副將並不在意:「就算是鴉軍,我們的人在裡面已經點了迷香,他們就是有翅膀也飛不了。」又側耳聽風裡那邊的聲響,「已經沒什麼動靜了。」

有腳步聲從遠處傳來,然後被人帶過來,黑暗的夜色里可以看到他穿著兵服。

「大人,都安排好了。」他低聲說道,「我是借著撒尿換班出來的。」

杜威還是很謹慎要再等一等。

「再等天就亮了。」副將小聲催促。

杜威這才將嘴裡叼著的枯草吐出來,一聲令下,大地上跳出近百人從四面向那座破廟衝去。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無廣告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