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七十章 我要竇縣

第七十章 我要竇縣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3060

李明樓一行人被安排在後衙的院落,四周是高高厚厚的圍牆如同囚籠,圍牆外有官兵駐守,保證囚籠里一隻蒼蠅都飛不出去。

元吉邁進囚籠,臉上的醉意也盡消,徑直來到李明樓的房間。

李明樓在看輿圖,見他進來金桔退出去守著。

元吉道:「小姐,我們要做什麼?這些人不打算讓我們離開。」

李明樓輕嘆一口氣:「這樣啊,真是太好了。」

元吉以為自己聽錯了,為什麼被困還是好事?

李明樓知道元吉的疑惑,她的意思是她本也不想走,但這個意思不能說出來,想也不能想。

就像她必須借著尋醫問葯來到淮南,但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在說,他們是要去太原府的。

李明樓沒有讓元吉疑惑太久,她轉過身看著元吉給出了答案。

「我要竇縣。」她說道。

元吉疑惑未解,更添驚訝,不知道小姐的意思是不是自己想的那種。

竇縣不是一個人一個物件,而是一個城池。

城池往遠了說是屬於皇帝,近了就是屬於知縣。

小姐要竇縣,怎麼要?當知縣嗎?

雖然小公子要到了節度使,看似很荒唐的事也成真,但小姐是個女子,難道能要來七品知縣的官身?

小姐的念頭越來越難以捉摸了。

當知縣當然是不可能,就算能她也不會當,李明樓解釋:「我的意思是我們要掌控竇縣,你現在也應該看得出,山上那些假山賊是跟竇縣官府是勾結的。」

元吉點頭,雖然他人地界的事他不在意,但官兵為賊禍亂地方,地方官府竟然明知不問,還想將他們滅口,這其中必然有大陰謀。

「這件事的確是大陰謀。」已經親眼看到兵亂的前兆伏跡,有些事李明樓不打算再隱瞞元吉,「安康山要謀反。」

元吉震驚,安康山飛揚跋扈權勢熏天人人皆知,但謀反這種事還是很駭人。

大夏國富民安兵強馬壯,邊境諸國也都被心服口服俯首稱臣,安康山怎麼敢?

這個李明樓就不能再回答,那一世安康山謀反時,很多人也都是這樣想,還認為安康山父子是瘋了自取滅亡,結果事實上他們父子所向披靡,如果不是遇到了同樣瘋狂的武鴉兒就會成功了。

饒是如此,大夏陷入了十年混戰,元氣大傷。

現在的大夏已經不是大家心中的那個大夏了,皇帝荒廢朝堂十幾年,羅氏貴妃一族窮奢極欲賣官賣爵,宰相崔征宦官全海各自為政貪權奪利,官員們隨波逐流,看似巍峨金碧輝煌的宮殿內里已經腐朽不堪,外邊一把刀砍來就塌了。

「你知道皇帝派了使者去范陽吧?」李明樓道,「就是因為有人舉告安康山有謀反之心,所以皇帝讓宰相崔征去查問。」

小姐怎麼知道的?大人告訴她的?如果是大人說的那自然是不需要疑慮的。

不對,這件事發生的時候,大人已經過世了。

元吉腦子裡各種念頭閃過,但沒有發問更不質疑,聽李明樓繼續說話。

「這次查問不會有任何結果,安康山已經收買了使者,而這期間,安康山還在擴兵吞勢力,北邊那些不聽從他的節度使都被他軟禁,兵馬已經全部被他霸佔。」

「竇縣屬於淮南,淮南附近的浙西…..」

元吉明白了:「安德忠。」

所以安康山在北邊擴兵搶地,他的兒子安德忠在東南。

接下來的話就不用李明樓說了。

元吉道:「這些兵馬是安德忠安排的,他要在淮南作亂,然後趁機出兵佔據淮南。」

李明樓點點頭:「所以在山上我不能表明身份,明玉才接到旌節,如果被安康山盯上就糟了。」

元吉明白,安康山為人狠辣心機多端,又深受皇帝和貴妃寵愛,如今李奉安不在了,雖然安康山不能輕易的殺了李明玉,但奪走旌節輕而易舉。

「幸好有梁振。」李明樓道。

讓他出來吸引安康山一眾人再好不過。

大都督在時,梁振被大都督欺壓,大都督不在了,大小姐也能隨手欺壓梁振,元吉忍不住笑了,又想到那個瘋盲眼婦人。

在山上的時候他也發現了青煙報警,帶著人趕過來,山下的場面已經很兇險了,就在他要報出身份的時候,李明樓先一步開口說出了讓他沒想到的身份。

「她真是武鴉兒的母親?」元吉問。

李明樓搖頭:「不能確定,畢竟那個婦人的神智不清。」

婦人的身份其實大部分來自她的直覺猜測。

而且是與不是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當時解除了險境。

「他們不是要求證嗎?」李明樓對元吉眨眨眼,「查證的時間夠我們做事。」

這是這麼久以來元吉第一次看到李明樓俏皮的動作,裹在黑布下只露出口鼻眼讓人害怕的面容變得幾分生動,元吉卻莫名的鼻頭一酸,臉上忙浮現笑:「是的,京城裡梁振的家門有誰比我們更熟?」

李明樓笑著點頭。

「所以我們要掌控竇縣,阻止安德忠作亂。」元吉回到方才的話題。

阻止安德忠作亂這種大勢恐怕不行,她只求能在小範圍里做一些改變,比如先前想的將韓旭救出來,比如現在想的改變竇縣被屠城的命運。

那些本該死去的人如果都活著,不是一個兩個,是成千上百上萬的人都活下來,老天爺難道還會在意她這一個嗎?

李明樓道:「我們先摸清這裡的底細,看看有多少人知情。」

這些事他會來做,元吉點頭,小姐只需要說要什麼就好。

李明樓看著他不說話。

元吉忙問:「小姐還有什麼吩咐?」

李明樓聲音帶著好奇:「元吉叔,我說的這些,你都信?你不認為我是在胡鬧?」

元吉一怔,旋即笑了:「你是大小姐,是李明樓。」

就算你是在胡鬧,就陪著你去胡鬧便是。

李明樓的心口悶了悶,這種感覺那一世沒有過,那一世她無憂無慮,不需要被人關心信任,也沒有感動之類的情緒,因為不需要。

或者,那些真正關心信任她的人都被害死了吧。

「元吉叔,你最近身體怎麼樣?有沒有什麼不適?」李明樓問。

距離他上一世死亡的時間越來越近了,雖然距離他死亡的地點越來越遠,但有了項雲救李明玉和項南拒婚,讓她知道天意命運如此狡猾,不敢掉以輕心。

元吉認真道:「我很好,小姐請放心,如果有什麼不適,我不會強撐瞞著小姐。」

李明樓點頭要說什麼,門外金桔的聲音傳來:「夫人,您有什麼吩咐。」

這是提醒,那婦人來了。

元吉打開屋門,李明樓走出來,看到婦人站在廊下,被金桔攔住並沒有吵鬧,不聲不響也沒有再邁步。

「夫人。」李明樓道。

婦人聽到她的聲音伸手:「雀兒。」

金桔將她扶住送過來,李明樓接住婦人的手:「我在這裡。」

「你在就好。」婦人緊張的神情散去,緊緊握住李明樓的手。

李明樓伸手撫婦人的臉,輕聲道:「我跟官府的人說事情,你不要擔心。」

元吉俯身道:「夫人好好歇息,我先告退了。」

婦人溫婉的點點頭,並不多言。

元吉離開,李明樓拉著婦人進室內。

「你不要跟別人多說話。」婦人進了屋子才對李明樓低聲道,「只說梁老都督就可以了。」

李明樓想這正合我意,安撫婦人又順勢問:「為什麼不能說呢?」

婦人輕嘆:「對鴉兒不好。」

為什麼對鴉兒不好?因為對鴉兒不好,所以世人都不知道武鴉兒有母親,因為娘眼盲瘋傻所以子嫌母醜?

但李明樓再問,婦人卻半句不多言。

這個認不清親人陌生人的瘋傻婦人,在涉及到兒子的話題上有著清醒的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