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八章 惡兒烏鴉

第六十八章 惡兒烏鴉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719

兵馬並沒有全部上山,留下一部分守在山下,說是防備山賊們逃出。

被救的女子們不再驚慌,有官府的兵馬親自上山剿匪,大家也都不急著走了,等候官府的將她們送回親人身邊。

李明樓也沒有要走,雖然這些兵馬沒有將他們當作山賊滅口,但危險並沒有解除。

她思索著淮南道所有的兵馬都已經成了安康山的附庸,還是只有這些?只可惜那一世姜亮劉范講述的故事裡沒有這些細節。

方二帶著護衛們圍著她寸步不離戒備以及規劃著逃走的機會,金桔感受到氣氛的緊張握緊黑傘。

「不要怕。」婦人的聲音響起。

她始終坐在李明樓身邊,雖然眼盲瘋傻,卻能感受到李明樓的緊張不安。

李明樓看著這婦人,想到婦人先前說的那一句話,想到自己脫口而出的話,再次渾身發麻。

武鴉兒。

這婦人有兒媳,兒媳兒媳,有媳就有兒。

只是怎麼想也沒想到…..

「你的兒子,是武鴉兒?」她問。

婦人伸手撫她的肩頭:「雀兒你不記得鴉兒了?小時候你們見過的。」又輕聲,「鴉兒很好的,你不要怕他,他會好好待你。」

李明樓點頭,柔聲:「我知道。」停頓一刻,這時候她應該喊一聲娘來誘導這婦人問話,但娘這個字,想到去世的母親,記憶已經模糊,這個稱呼一直深藏在心底。

她最終沒有喊出來。

「武鴉兒現在在哪裡?你們的家又在哪裡?」李明樓柔聲問。

婦人將手放在唇邊:「噓,雀兒,不要說鴉兒的事,免得被人知道了。」

李明樓點頭應聲是:「我忘了,你只悄悄告訴我一個人。」

她將身子更靠近婦人。

婦人一笑將她攬住:「等見了鴉兒,我再與你說。」

她的懷抱很柔軟,態度很堅硬。

李明樓不知道該怎麼從一個瘋傻的婦人口中問話,這婦人的話顛三倒四,不知道真假,她倚在婦人懷裡沒有再問也沒有掙開起身。

第一侯武鴉兒無父無母是個孤兒,但武鴉兒成名後,商丘武氏舉辦了滴血認親,認定武鴉兒是武氏流落在外的血脈,武鴉兒認祖歸宗。

商丘武氏是春秋宋武公後裔,皇帝就是以此名門正統血脈駁回了朝臣對武鴉兒封侯的質疑。

這是那一世武鴉兒成名後人盡皆知的事,姜亮劉范也對她講過,當然,他們跟凡夫俗子不同,對商丘武氏滴血認親嗤之以鼻。

「那不過是武鴉兒和武氏你好我好的交易。」

「功成名就的人都想要披上一件光鮮亮麗的袍子來掩蓋自己不堪的過往。」

姜亮劉范在很多事上意見不同,但在對武鴉兒的態度上是一致的,如果安康山是一頭惡犬,武鴉兒就是一頭豺狼。

第一侯武鴉兒在他們眼裡是不堪的,縱然有平叛定國安民的功績,也不過是恰逢時機以暴制暴。

這不堪最主要的原因是武鴉兒做過跟叛軍一樣殘暴的事,屠城。

屠城…..

李明樓猛地站起來。

婦人猝不及防被帶的跌倒,金桔手裡握著的黑傘被撞開,方二以及護衛們瞬時繃緊身姿。

而明顯被吩咐過緊盯著這邊的官兵們也嘩啦握住了刀槍。

要動手了?

「喂。」李明樓看著那邊的官兵,沒有邁步動作,只大聲問,「這裡的縣城是哪裡?」

他們一路繞行迂迴雨夜來到這邊,知道已經到了淮南境內北部,還沒細辯具體所在城池。

本也不需要知道,如果不是下雨,他們已經穿過這個山村離開這邊。

問清城池也就能知道是誰的轄屬,小姐對淮南道大小的官員也都認識嗎?方二猜測。

一個官兵猶豫一下,這個問題無關緊要。

他道:「竇縣。」

李明樓看著這官兵,哦了聲坐回山石上。

金桔忙重新撐好傘,婦人也乖巧的坐在她身邊,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官兵也鬆口氣,只是,他又看了眼李明樓,李明樓也還在看著他。

奇怪,這個女子連面容都看不到,卻莫名的覺得她的眼神令人發毛,或許是因為她不人不鬼的打扮,官兵移開了視線。

李明樓看著這官兵就像在看一個死人,不,一群死人,她的視線掃過眼前,這些縣城的駐兵,不止駐兵,她的視線看向更遠處,整個竇縣都是死人。

竇縣是個歷朝歷代都不起眼的小城,在那一世因為一件慘事天下皆知。

在兵亂不久之後,竇縣被人破城,全縣官兵民幾乎死光。

一開始都認為是宣武道亂兵所為,抓了一批拷問沒有問出結果,崔征和太監全海斗的厲害,安德忠也悄無聲息的侵佔了淮南道,將這件事壓了下來。

待到叛亂混戰期間,武鴉兒聲名大振後,有竇縣的倖存者舉告當年的攻城的人是武鴉兒和他的鴉軍。

朝廷為了穩定民心要把此事推到安氏父子身上,竇縣的倖存者也是硬氣,舉著藏匿的武鴉兒振武軍腰牌證據,在武鴉兒軍前自盡。

武鴉兒從圍觀中走來。

尚餘一口氣的倖存者問武鴉兒朗朗乾坤青天白日之下可敢說真相。

武鴉兒淡然承認是他做的。

天下嘩然。

事後朝廷收拾殘局,說是安康山父子構陷,說是亂軍栽贓等等,武鴉兒也沒有再提及此事,最終還是官方認定叛軍作亂。

安康山的叛軍嗜好屠城,凡是抵抗的城池,被攻下都被兇殘的屠殺。

不過,朝廷安撫的是民心,對於很多人來說,已經明白這件事的確是武鴉兒乾的。

「怪不得那時候全海挾持皇帝召振武軍護駕,才發出消息沒多久,武鴉兒就神兵天降出現在京城,原來那時候已經在淮南了。」姜亮解開了許久的迷惑,又冷笑,「此人行徑與安康山父子又有什麼區別,只不過打著擁護陛下的名義而已。」

這便是武鴉兒被認為不堪的主因,封侯時遭到百官反對。

從叛亂中登基的皇帝多疑,明知武鴉兒是把惡刀也要握住,百官越反對就越倚重武鴉兒。

武鴉兒封侯不久便舊傷複發亡故,皇帝和朝廷都鬆口氣,然後項雲這樣出身名門儒將正軍突起,皇帝和朝臣們都極其滿意,天下終於太平。

武鴉兒是振武軍,在漠北之遠,為什麼會跑到淮南一個小城做出這種兇殘事,無人能解釋,最合理的解釋就是如同安康山一樣早就狼子野心意圖不軌,投機成了皇帝的功臣,否則也必然是個亂臣賊子。

李明樓轉頭,看到坐在身旁的眼盲瘋傻婦人。

婦人察覺到對著李明樓溫婉一笑。

如果她真是武鴉兒的母親,那一世此時此刻或者死了或者等待死去。

而竇縣的官和兵與山賊勾結蛇鼠一窩一手遮住了這裡的天冷眼旁觀。

所以,武鴉兒是為了這個婦人一怒衝冠攻打屠了這個城?

李明樓抬起手撫上婦人的臉,輕輕的摩挲,柔軟的,鮮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