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七章 我的來歷

第六十七章 我的來歷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555

fontcolor=red

這些官兵的動作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收藏本站

村民女子們發出低呼擠在一起,張小千也後退一步,面臨死亡威脅本能做出戒備的反應,但下一刻他就收起,那隨風飄動的官府旗幟像晨光一樣閃亮啊。

張小千更加認真的介紹自己,為了讓對方相信,報出縣衙里從縣令到雜役的名字。

村民和女子們也滿眼期盼,紛紛說自己是從哪裡來的,什麼村,父母丈夫叫什麼。

他們相信眼前弓弩相對的人馬只是誤會他們是山賊,只要表明了身份就好了。

李明樓憐憫的看著他們。

怎麼會誤會呢?兵士與山賊不同,村民與山賊自然也不同,只要想分辨怎會分辨不出,除非是不想分辨。

七嘴八舌的嘈雜似乎驅散了弓弩待發的緊張,但事實那只是似乎。

此時此刻非常兇險。

這些兵馬就是為了滅口而來,所以才一開口就稱呼他們為山賊。

這些山賊與這裡的兵馬有勾結是確定無疑了,這些兵馬不允許有消息走露的風險。

李明樓身邊只有方二五個護衛,張小千和村民們可以忽略不計,這些女人們更是毫無反抗能力的靶子。

元吉帶著一部分人在清理山上的痕迹,一部分人在轉移掩藏兵器。

不知道有沒有看到青煙信報,就算看到了也來不及了,人的動作再快,也比不過箭矢。

亂箭齊發,方二他們能替她擋住多少?

李明樓這一次不想死在項南的箭下,更不想死在這些賊兵的箭之下。

方二和護衛們連安慰的話都沒有說,所有的精神都凝聚在一個念頭,怎麼讓小姐逃出生天。

或許只有用最笨的辦法大家以**將李明樓護住,堅持到元吉帶人來。

至於元吉來了以後有沒有希望,已經顧不得考慮了。

他們只盯著這些擺出殺陣的兵馬,那些兵馬也只有殺意,張小千等人的聲音似乎被隔絕在外。

只待一聲令下。

李明樓向前邁了一步,方二差點跳起來,小姐…..

「你們是淮南兵道的嗎?」李明樓揚聲,穿過張小千的聲音,「是折威軍下哪一團?」

有時候讓對方看重,不是竭力的介紹的自己,而是詢問對方的身份。

此話一出四周安靜下來,而緊張的氣氛似乎被戳破,原本肅整的殺陣些許騷動。

「你們什麼人?」為首的將官終於問出了這句話。

問他們是什麼人,就意味著不再認為他們是山賊。

張小千大喜,自己的介紹終於起了作用,忙再次大聲報上身份。

將官的視線半點也沒有看他,只是看著李明樓這邊,雖然問話但殺意並未散去。

「你們是什麼人?」他再次問,握緊裁決生死的腰刀,越過亂七八糟的人看向站在山間的說話的女子。

那邊有蒙眼的婦人,有嬌俏的丫頭舉著黑傘,黑傘遮住了女子的頭臉。

女子被護衛們圍攏,視線可以穿透,但第一波箭矢不能。

將官的眼神凝重又閃爍。

富商或者官紳的身份並不會讓他們畏懼。

李明樓很清楚這一點,此時雖然尚未進入亂世,但握著兵馬的人已經不會因為對方的身份而畏懼,能被威懾的只有對方的兵馬。

李奉安的名號,劍南道的兵馬實力,大夏的任何一個人聽到了都會思量思量。

安康山也不例外。

只能說出真正的身份了,雖然可能後續會帶來麻煩,但在生死一刻,還是先活下來重要。

李明樓要開口,胳膊被人握了握,她轉頭看身邊的婦人。

婦人一直在她身邊,不管是先前下山還是被官兵稱為山賊弓弩相對,她都不吵不鬧安靜。

「鴉兒說,他的名字不一定人人都知道,我們可以說振武軍梁大都督。」婦人低聲道。

恍若一道閃雷從頭劈下,李明樓汗毛倒豎。

「你們什麼人!」

雷聲隆隆中對邊將官的聲音傳來。

李明樓看向他:「我們是振武軍武鴉兒家眷,應梁老都督相邀進京。」

砰的一聲山石踩落響,躍下的元吉正好聽到這句話,往回收了一步,腳下的山石被踢落。

這聲響引得將官看過來,看到元吉的蓄勢待發,再看四周山林不知什麼時候潛行來如狼如鷹的護衛們。

山賊,平民,和兵士,善於殺人的兵士,的確是很好區分的。

振武軍跟他們這些內地衛軍不同,內地這些很多是剿匪讓刀刃見見血,振武軍可是從西夏鐵騎下浴血踏出的。

振武衛是與平盧范陽衛並列的重鎮。

而且武鴉兒這個名字……

「杜大人,振武十八團中有一支被稱作鴉軍,極其兇悍,都尉諢號烏鴉。」一個兵士靠近他低聲道,「不知道是不是說的這個人。」

將官的確聽過這個鴉軍,軍中來往說笑閑話中提起過,因為鴉軍不僅對西夏兵兇猛,對自己人也兇猛,對待戰功就像盯著腐肉的烏鴉,很是讓人厭惡。

而且最關鍵的是京城的梁振。

說是梁振邀請她們,如果她們失去了消息,梁振過問的話……

將官手裡握著的腰刀刀尖垂下些許。

「你們是振武軍武鴉兒的家眷?」他問,語氣里有掩藏的猶豫。

李明樓應聲是看著身邊的婦人:「這是他的母親。」

婦人對她微微一笑,學著她的話:「這是他的妻子。」

李明樓對她笑了笑,再看向將官:「梁老都督要喝我們的喜酒。」

那將官沒有再說話,晨光越來越亮,李明樓似乎能看到那將官額頭冒出細汗。

他在斟酌,在取捨,在衡量現在與以後的麻煩孰輕孰重。

元吉上前一步:「你們來的正好,這裡有山賊劫掠鄉民路人,我們打上山來,他們竟然負隅頑抗焚火自盡。」他伸手指向山上濃濃的黑煙,「你們快幫忙滅火抓捕活口。」

他們沒有抓到活口!將官身上一座大山搬走,握著腰刀的手垂下重重一揮動:「速速上山搜剿山賊。」

官兵們下馬鎧甲嘩啦響,弓弩閃著寒光衝過來,越過他們向山上去。

「我來帶路。」張小千握緊刀,疲憊一掃而光,精神振奮的加入自己的同袍中。

村民們也紛紛跟上,官府為了他們,他們也願意為官府再出力。

元吉當然一馬當先,只不過這些官兵奮勇向前將他們擠在了身後夾在中間。

看到這同心協力除賊的場面,李明樓一顆心暫時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