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六章 下山的安排

第六十六章 下山的安排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今天08:57更新  字數:2747

火把照亮山間,悲傷的哭聲停下來,幾個村人將衣裳解下來裹住自己的親人然後背在身上,其他的亡者都被抬上來蓋上兵士們的衣衫等候親人們認領。

大難不死獲救的女子們情緒也安穩了很多,能步行跟隨下山。

「先讓她們下山,再讓張小千去通知查問她們的親人。」元吉對李明樓說道。

李明樓點頭,身邊一直抓著她胳膊的瞎眼瘋婦也跟著點頭,李明樓對她笑了笑,這瞎眼的瘋婦看不到她的臉,不會害怕。

「官府那邊怎麼安排?」元吉低聲問,還記得李明樓說的這些山賊是官兵的事,雖然李明樓沒有再解釋。

如果是官兵,這事情就大了,怎麼說怎麼查都牽涉廣泛,而且李明樓勢必要表明身份了。

李明樓搖頭:「暫時不要告訴官府,我們再看看想想。」

婦人也跟著搖頭。

李明樓含笑看她:「你也認為不要是不是?」

瞎眼婦人笑了點頭。

李明樓伸手將婦人的亂髮掖在耳後。

金桔在後感嘆,誰能想到神仙一般驕奢的大小姐會做這種事,這婦人在這裡關著沾染了污穢,酸臭撲鼻,小姐卻沒有絲毫不適,任這婦人拉著胳膊,還給用手摸婦人的臉和頭髮。

或者神仙就是這樣吧,眼裡眾生平等。

「雀兒你做的好。」婦人也伸手,似乎想要摸她的臉。

李明樓輕輕避開,不是嫌棄婦人的撫摸,而是她不是誰的替代,她喚蘭娘。

張小千沒有一直守護著妻子,他繼續和大家做事,蘭娘沒有回那群女人中間,怯怯的站在李明樓身後不遠處,悄悄的打量,神情一時驚懼一時迷惑,驚懼這女子的打扮,迷惑這個女子竟然會來這種地方。

聽到喚聲,她打個激靈抬起頭,向前邁了兩步垂下頭。

「你見過雀兒,你幫忙找她的屍首。」李明樓轉過頭對她低聲道,又看元吉,「先安葬了吧。」再看身邊的婦人,「待尋到她的家人,再魂歸故里。」

元吉明白她的意思,看那婦人一眼,這婦人的口音不是淮南人,估計不是當地人,一時半時不會找到家人。

元吉和蘭娘便去了。

金桔將一塊山石上掃了掃:「小姐你坐。」

李明樓拉著那婦人坐下來:「你叫什麼名字?是哪裡人?」

婦人一笑:「雀兒說什麼?」

此時她的情緒已經恢復正常,不驚不喜不焦躁,只是說的話…..

李明樓又問了一遍,婦人依舊答不上來,似乎聽不懂她的問話,但不吵不鬧含笑認真看著李明樓,反而好像是李明樓說不清在胡攪蠻纏。

李明樓失笑,放棄了,端詳婦人一刻,伸手從頭上解下一條布裹住婦人的雙眼。

李明樓道:「這樣好看。」

婦人任她行事,只溫婉一笑。

金桔湊過來打量,露出幾分驚訝:「這大娘還真好看。」

遮住了雙眼,沒有了讓人不敢直視的雙目傷疤,凌亂的頭髮略梳理掖在耳後,夜色漸退青光乍現中婦人端坐溫婉一笑,整張臉輪廓動人,可以想像年輕健全時的美貌。

誰會忍心毀了這麼一張美貌的臉?

這婦人雖然衣著普通,又瘋又瞎,但舉手投足很有儀態,只可惜瘋了聽不懂話也回答不出有用的信息,李明樓微微思索該怎麼問,又猜測這婦人是和兒媳獨行,還是有人護送,護送的人是跑了還是被山賊殺了?

元吉疾步走來,打斷了李明樓的思索:「有人在窺探這邊,像是官府的人。」

元吉來剿匪,第一步就是先剿掉土匪的哨崗,山下的哨崗都換成自己人。

「那人用了跟哨探聯絡的暗號,詢問有沒有出事。」元吉低聲道,「我們回復了有人來作亂,然後跟蹤那人去的方向是縣城。」

果然是跟官府有勾結,李明樓默然,淮南道地廣物博地理位置重要,安德忠父子一直覬覦這邊,看來早已經安插眼線到這裡。

「既然有人來打探,可見這邊的動靜驚動了他們。」元吉道,「官府應該就要來了。」

小姐,官府來了我們如何做?表功還是問過?

不能表功也不能問過,更不能表露自己的身份,李明樓沉吟。

安康山父子威勢已成,反叛籌謀已久,現在他們父子只盯著京城,如果此時劍南道插手這邊,安康山父子勢必要注意到他們,甚至清除麻煩。

父親已經不在了,明玉還小,旌節也剛接到手裡,安康山父子如果動手,別的不說,旌節奪走輕而易舉。

李明樓回頭看山上,蒙蒙青光籠罩山林,兵士們穿梭其中將山賊的屍首堆積到一起。

「把兵器運走一部分,山洞放把火燒掉。」李明樓道,收回視線看元吉,「製造出我們沒有發現他們身份秘密的假象。」

元吉明白了她的意思:「那我們的身份就是過路尋醫問葯的人,路見不平,見村民張小千等人義事而勇為。」

李明樓點點頭,富豪之家有悍勇護衛的沒什麼奇怪。

元吉立刻安排一部分兵士們放火,一部分兵士將留下的兵器鎧甲再在山上尋地方藏起來,方二帶著張小千等村民護送李明樓被救的女人們下山。

當她們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土匪的山寨四處燃燒起來,火勢最猛的是藏兵器那邊。

李明樓回頭看,火光照亮天邊。

「燒的好。」婦人也回頭看,點頭贊道。

李明樓笑了笑,拉著她的手:「走吧。」

婦人乖乖的跟隨,金桔撐著黑傘跟在另一邊,黑夜已經散去,晨光不能落在小姐身上。

山腳隱隱在望,天色也漸漸明亮,身後的賊窟被大火焚燒,獲救的女子們和村民們噩夢終於醒了,神情和腳步都變得輕鬆。

方二停下腳步:「有大批得人馬來了。」

李明樓向前方看去,在漸漸退散的青光中有一縷青煙裊裊。

這是前方哨探的警示。

來的真快!

馬蹄滾滾地面震動,山路上很快有長龍一般的人馬,來眾披甲帶械,身後有官府的旗幟招展。

看到官府的旗幟,村民們和獲救的女子們都歡呼。

「大人還是派人來了。」張小千更是激動,率先跑去相迎揮舞著手,「是王大人派你們來的嗎?」

村民和女子們也要跟著跑去,李明樓伸手阻止:「等等。」

等等?等什麼?

村民女子們不解,方二和護衛們在李明樓身前圍攏將她護住。

那群人馬並沒有過來,而是停在山腳下擺出圍攏的陣勢。

「賊子受死。」為首的厲聲喝道。

張小千停下腳步。

「我們不是山賊,我是縣衙張小千,是我告訴大人這邊有山賊作亂請兵的。」他伸手指著身後李明樓等人,歡喜大喊,「我們已經剿滅了山賊,把人救出來了。」

聽到這一聲喊,那邊並沒有大讚相迎,而是嘩啦亂響,前排的兵士將弓弩對準了這邊。

李明樓聽到身前的方二的骨頭髮出炒豆子一般的響聲。

那是面臨生死凝聚了所有的力氣準備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