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五章 洞窟里的兵器和女人

第六十五章 洞窟里的兵器和女人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9:10更新  字數:2540

第一侯李家有女第六十五章洞窟里的兵器和女人這是一個藏在半山腰的洞窟,如果不是暗哨多,元吉等人也不會這麼快就發現。

火把照亮這邊,李明樓可以看到這些山賊死狀的慘烈,他們穿的都是普通的衣衫,身下散落的兵器卻不是普通人能擁有的。

山洞口的遮蓋已經撤開,在兵士的火把的擁簇下李明樓走進去看到了堆積的兵器,分類別類擺放整齊,刀槍劍戟入架,弓弩箭簇落地,甚至還有一堆鎧甲。

這個山賊不僅搶了一個小山村,還把淮南的兵器庫搶了嗎?看到這一幕大家冒出這個念頭。

李明樓俯身抓起一把長刀。

「已經看過了,沒有標識。」一個兵士答道。

李明樓揮動長刀砍在一旁的一根立柱上,儘管她的力氣小,立柱還是被砍出一道深溝。

非常鋒利,是官造上好的兵器。

「可惜一個活口都沒有。」元吉說道。

「他們是官兵。」李明樓道,心裡很篤定不需要再查問了。

元吉心裡已經認定這個答案了,但還有不解:「是淮南道的兵馬?這是做什麼?」

以前在邊境當兵,會有斥候裝扮為普通人,甚至潛伏敵人境內,但在大夏淮南腹地,官兵裝扮成山賊做什麼?而且還做出了真正山賊會做的事。

「他們不是淮南道的兵馬,是其他地方的兵馬,來這裡冒充淮南道兵馬,以圖挑起亂事。」李明樓道。

她將來歷和原由目的說的如此篤定,元吉一時都不知道該怎麼問。

李明樓也沒有再解釋,端詳著山洞的兵器,不用猜了,這極有可能就是宣武道來淮南挑起兵亂的兵馬。

竟然這麼早就已經潛藏在淮南道,怪不得兵亂蔓延的那麼快,一發生就燎著了整個淮南道,原來火種早已經撒下了。

這次真是誤打誤撞,李明樓眉頭又皺起,她來這裡其實是想看看能不能從兵亂中救下韓旭,但現在無意中毀了宣武道,確切說安康山的安排,會不會打草驚蛇?

當然如果知道這些山賊是宣武道的叛軍,她也是會動手的,安康山的叛軍作惡多端慘絕人寰,人人得而誅之。

怎麼能不打草驚蛇呢?至少要拖延一些時候,或者這也是命運的反撲,要阻止她改變韓旭的命運,讓她知道命運不可改變。

看到李明樓出神,元吉沒有再問打擾她,直到門外又有人跑進來:「又找到一個山洞。」

這次是什麼?李明樓立刻前去,還沒走到就聽到了張小千的大喊。

「蘭娘!蘭娘!」

女人的哭聲喊聲也隨之亂起。

原來找到了關押山賊劫掠來的女人的地方,這裡的山洞比起兵器庫狹小,臭氣熏天,此時在火把的照耀下,衣不蔽體的大大小小的女人們擠在一起驚恐的哭。

隨著張小千的喊聲,有一個女人尖叫著從中爬出來,夫妻相見抱頭大哭,村子裡另外的幾個男人也上前喊著自己妻女妹妹等人的名字,可惜並不是人人都如願。

依偎在丈夫懷裡情緒最先被安撫的蘭娘告訴了大家悲傷的消息,有些女子被山賊帶走就沒有再回來,或者是被凌辱致死,或者是不甘被凌辱自盡了。

而兵士們也帶了消息,旁邊的山溝里發現了很多屍首,悲痛的男人們在一堆屍體中找到了自己親人的,山上響起了更大的哭聲。

李明樓嘆口氣,讓兵士們解下身上的衣衫,由金桔拿給那些女人遮體安撫她們,情緒還沒完全安撫的蘭娘,也離開了丈夫張小千的懷抱來幫忙,都是被劫掠來的由她來安撫更有說服力。

「我們來救你們的。」

「大家不要怕,可以回家了。」

「山賊已經被剿滅了。」

金桔清脆的女聲在山洞裡回蕩,驅散了濃濃的血腥氣。

「是官府來救我們了嗎?」不少女人們哭著詢問。

官府永遠是民眾心中最大的依靠,是她們信任的天地,只可惜這個天並不在意她們這些螻蟻,李明樓嘆口氣點點頭。

看到她點頭,原本要給自己家小姐表功的金桔便將話咽了回去:「是的,是我們找了官兵來救大家。」

這樣說既沒有違背小姐的意思,也沒有掩蓋小姐的功勞,金桔有著大丫頭的小機敏。

官府官兵的到來安撫了大家最後的疑慮,哭聲雖然還在繼續情緒好多了,大家裹著衣衫準備向外走,內里又傳來喊聲。

「雀兒,雀兒,雀兒你回來了?」

擠在洞中的女子們一陣動搖西晃發出不安的驚呼,有人跌跌撞撞的撲出來,還沒站穩就栽倒在地上,手胡亂的向前伸著:「雀兒,太好了,你找來官兵了。」

這女聲沙啞歡喜。

李明樓回頭看到這個趴在地上的女人,此時她也正抬起頭,凌亂的頭髮下露出一張年長但風韻猶存的臉,只是,一雙眼被挖掉了。

不是現在被挖掉的,失去的雙眼是陳年的痕迹,最少十幾年了,但縱然如此乍一看也很嚇人,金桔正跑過來扶她,嚇得啊喲一聲坐在地上。

方才見死人也沒嚇成這樣。

那婦人抓住了金桔的腳歡喜大喊:「雀兒!」

金桔擺手:「我不是啊。」

那婦人卻不管,抓著金桔的腳大喊:「雀兒,太好了,我知道你能做到。」

瞎眼的婦人力氣很大,金桔掙不脫只得無奈的喊:「雀兒是誰啊。」

蘭娘怯怯的走過來:「是她兒媳婦。」

金桔哎了聲:「在哪裡啊?」

蘭娘伸手指向一個方向,那邊還有男人的哭聲,適才發現的扔著女人死屍的山間。

金桔嘆口氣不說話了。

「我見過雀兒,她們跟我一起抓來的,往山洞裡關的時候掙脫跑了,山賊去抓,那女子特別厲害,抱住一個山賊跳下了山。」蘭娘低聲說道。

有一個女子怯怯看那婦人,補充道:「她好像是個瘋子,不知道她兒媳婦死了,關進來還安慰我們不要怕,她兒媳婦去叫官兵了,官兵會把我們救出去。」

跟其他人的哭泣不同,婦人一直在開心的笑,但遲遲不見自己兒媳婦答應,她有些焦躁,鬆開金桔,爬起來伸著手向前:「雀兒?雀兒?」

這邊山地不平,她眼瞎看不到身子搖晃蹣跚,跌跌撞撞沒走幾步就向前撲倒。

李明樓伸手接住,那婦人跌倒在她懷裡,感受到女兒嬌柔的身軀。

婦人抬起頭:「雀兒!你把官兵叫來了嗎?」

金桔跳起來伸手要把婦人從李明樓身上拉走。

李明樓握住了婦人的手:「是,我把官兵叫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