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二章 神仙夜宿

第六十二章 神仙夜宿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33更新  字數:2392

第一侯李家有女第六十二章神仙夜宿深秋的雨寒涼,屋子裡跳躍的油燈不堪侵擾熄滅,而與此同時刷刷的雨聲中有咚咚的敲門。

呆坐的老者驚得跳起來。

敲門聲停下一刻,似乎給屋子裡的人回神的機會,然後再次響起來,力度穿透雨聲但又不砸重人心。

透過敲門聲,老者似乎能看到門外是一個強壯的男人,但並不兇惡。

「誰啊。」老者顫聲問,並沒有往前邁一步,手緊緊的抓住桌角。

「老丈,過路的,雨太大想借宿。」外邊的男聲沉穩有力穿透大雨。

借宿啊,老者看看自己窄小簡陋的室內。

「屋子裡不方便,在院子里門外也可以,跟老丈您說一聲,免得嚇到。」一個女聲傳來。

女子啊,確切說是女孩子吧,老者遲疑一下慢慢的走向門口,透過破舊的屋門向外張望,黑漆漆一片,人影與夜色重疊。

人影被一圈籬笆和木板門阻擋在院外,稀疏的籬笆簡陋的門板被風雨衝擊動搖西晃,其後的人影卻似乎面臨銅牆鐵壁一步不能上前。

老者心裡輕嘆一聲,打開屋門:「先進來再說吧。」

金桔用隨身帶的油點亮了燈,方二接過李明樓解下的蓮花帽和琥珀衫,角落裡驚訝的老者神情變得驚駭。

當打開院門火把亮起,夜色裡頭戴蓮花身披黃衫的人影呈現在眼前,老者以為自己看到了神仙,驚訝的不知所措。

而衣帽解下,其下的女孩子竟然恍若鬼魅。

神仙?妖怪?

「我在尋找一個大夫路過此處,驚擾老丈了。」李明樓主動解釋安撫。

大夫,生病了啊,臉都不能見人啊,可憐,老者臉上的驚懼頓消,取而代之的是同情。

「小姐住屋子裡就好,我們其他人在廊下和柴棚歇息。」元吉對老者道謝。

老者看了眼屋門外,雖然得到了邀請,也只有這幾個人走進來,其他人都還安靜的站在外邊被雨水沖刷。

「那怎麼好,這麼大的雨,天又冷。」老者道,拿起拐杖,「你們且稍等,我去給你們找找住處,我們村子不大,但住幾十人還是可以擠一擠,只是現在不太方便,唉,你們等等,我去問問。」

他拄著拐杖腿腳一瘸一拐口中嘀嘀咕咕的向外走。

元吉要跟上一起去,被老者拒絕了:「不好不好,還是我自己去吧。」嘀嘀咕咕的拿過蓑衣斗笠冒著雨出去了。

雖然是在陌生又簡陋的地方,李明樓沒有不自在,自己坐下來,金桔還擺出了泥爐,待一壺茶燒好,老者拄著拐杖一瘸一拐的回來了,身後還跟著七八個村人,在火把的映照下神情驚懼的打量他們。

李明樓看得出來他們很害怕,但他們同意借宿,雖然提供的大多數是柴房家畜棚以及屋檐下,對於元吉等人來說已經足夠了。

他們隨身帶著遮雨的油帳做鋪蓋可以很好的休息。

方二和金桔陪同李明樓在老者這裡,元吉帶著其他人跟隨村人散開,雨夜裡嘈雜喧嘩然後漸漸歸於平靜。

金桔簡單的鋪了床,李明樓躺下歇息,金桔和方二打地鋪,老者則避讓到柴棚里,對於老者的善意客氣,李明樓沒有推辭,客隨主便。

一夜無話,天亮的時候雨也停了,縱然頭臉被包裹,李明樓推開門也感受到滿面清冽,也看清了這個村落。

村落不大也不小,老者這是住在村頭,再往裡可以看到散落的宅院,都是簡單的土坯房,少部分有矮牆圍,多數是籬笆竹門,不過雨後的清冽氣息中夾雜著煙火氣,但村子裡還沒有炊煙升起,而且沒有雞鳴犬吠,是雞狗還在睡嗎

元吉過來了:「小姐,可以走了。」

村外的大路上歇息一晚的兵士們已經跨馬整裝待發。

「每家都放了一塊銀子。」元吉說道。

李明樓不在意這些小事:「這個村子有些古怪。」

元吉道:「村子裡有些房子被火燒過,晚上我們住的人家還有哭聲,有人家懸掛了白布,辦喪事。」

是深秋乾燥失火了嗎?這世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傷心事和煩惱啊。

李明樓沒有再問邁步要走,老者一瘸一拐的從灶火間走出來:「也沒什麼好招待的,燒了一鍋熱湯,你們喝了暖暖身子吧。」

李明樓道謝,金桔笑吟吟的走過去將一塊碎銀子塞給老者:「老伯你拿著,這是我們的留宿錢。」

這一塊銀子留宿一年都用不完,老者嚇了一跳將錢扔回去:「不能不能,怎麼能要。」

外邊有村人也面色惶惶的跑過來,原來也是發現了放在屋檐下的碎銀子來詢問以及退還。

元吉再三說明是贈送,村人還是不敢收,李明樓不耐煩這種來往,要讓元吉收回來,既然給銀子讓他們不安,那就不要好心做壞事了。

遠處傳來馬蹄聲以及男子的喊聲打斷了這邊的說話。

「爹!娘!」

李明樓看去,見村外路上疾馳一個年輕人,穿的是官衙差役的皂袍。

喊聲中人已經到了村口,看到了站在那邊的李明樓的兵士,雖然兵士們都喬裝護院,可以瞞過村人,但氣勢瞞不過公差。

那年輕人頓時拔出腰裡的刀:「爾等」

老者村人也顧不上銀錢推搡紛紛跑去同時大喊。

「是小千!」

「小千不要魯莽,這是過路借宿的人。」

「小千啊,快回去看一眼你爹。」

有了村人的喊聲,被喚作小千的年輕人將腰刀收起,紅著眼越過元吉等人向村中而去,馬被催促的似乎飛起。

「還好能見他爹一面。」

「張老漢撐著一口氣就等著他呢。」

「可憐,一家人就這麼都沒了。」

「誰不可憐」

有說話聲感嘆聲哭聲隨之跟著向村中去,眨眼就剩下李明樓一行人,李明樓看了眼元吉,元吉轉身跟了上去。

金桔想了想,走進老者的廚房端了一碗熱湯:「小姐,熱熱身子吧。」

老者做了一大鍋熱湯,大家每個人都能分到半碗,元吉過來時大家都在喝湯。

「這個村子前幾日被山賊劫掠了。」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