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十章 有路先行

第六十章 有路先行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昨日08:57更新  字數:2422

天大亮,天又暮色,項九鼎站在驛站外看著四周亮起的篝火,看來今晚起程又無望了。

「今晚還要給小都督慶賀嗎?」項九鼎拍著肚子道。

隨從提醒:「九爺你的表情開心一點。」

項九鼎伸手將嘴角拎上去:「小公子當了大都督我當然開心,這還用提醒嗎?但這走的也太慢了。」

雖然說走就走離開了江陵府,但這些日子並沒有走多遠,李明樓晝伏夜出,夜間行路本來就慢,還經常停下來,一停就是兩三天。

「大小姐身體不好。」隨從給出理由。

項九鼎將手放下來:「大小姐身體不好,還是不想走的快,我都沒有意見,大小姐怎樣需要理由嗎?」

隨從含笑:「九爺說得對。」

項九鼎撇撇嘴,然後露出更大的笑容:「走得慢也好,家裡能準備一場更周全更盛大的婚禮。」

他已經收到項雲的信,信中說到了太原府就舉辦婚禮,不再是原本商議的定親。

李奉安遺願不用守孝要看到女兒終身有定,但李明樓還小不急著圓房,不過這並不影響婚禮大辦,如今李明玉承襲節度使,更是雙喜臨門要大辦。

隨從笑意亦是更濃:「雙喜臨門,九爺今晚更要多喝兩杯。」

項九鼎拍著肚子大笑舉步向外邊的營地走去:「今晚我請大家。」

護送李明樓去太原的人馬有江陵府李奉景帶著李家的護衛和隨從,有元吉帶領的劍南道兵馬僕婦丫頭隨從,有項九鼎帶著的太原府項家兵馬隨從,一路上所有的花費都有劍南道承擔,沒有分你我他。

不過大家當然可以自己花錢吃喝玩樂。

項九鼎剛接到這個任務過來時,還想要大包大攬他們項家把一路的開銷都負擔了,畢竟娶媳婦嘛,結果一看李家的人馬數目以及吃穿用度排場,這話便爛在肚子里沒敢說出來。

承擔一晚的吃喝項九鼎還是敢說出來的。

四周聽到的人們發出應和,將氣氛掀起來,前方的營地里也一陣騷動,但並不是應和項九鼎,他們從不同的營帳而來,披甲帶械御馬很快彙集成隊列,方方正正肅重。

咿?要啟程嗎?項九鼎驚訝的站在原地,其他人也都不解的看過來。

要啟程的話從來不會這麼突然。

「大家不用啟程。」元吉走了出來,他也穿了行裝,身後隨從牽馬,「打聽到一個名醫的行蹤,我和大小姐去拜訪。」

另一邊方二趕著馬車從驛站後院走出來,丫頭金桔手裡抱著黑傘,跟在後邊對跟隨的兩個僕婦叮囑什麼,然後才爬上馬車,車簾掀起,暮色里可以看到其內坐著裹著黑袍帽子遮住頭臉的李明樓。

項九鼎忙動身:「我陪同去。」

元吉制止:「九爺,你看著這邊吧,這邊也不能離開人。」

李奉景擦著汗跟過來:「勞煩九爺留下幫我吧,我一個人還真著看不過來。」

想到車隊中的財物,項九鼎心也跳了跳,這還是一部分,更多的嫁妝就在身後路上跟過來。

「走的不太遠,我們在襄元城會和。」元吉道。

襄元城,項九鼎在心裡勾勒方位輿圖,在鄂岳附近的,不在去太原府的路線上,不過也沒什麼,從忠武境內繞一下就行,只是多走些遠路而已,治傷要緊,沒有女孩子想要穿著黑袍裹著頭臉當新娘。

「好。」項九鼎對元吉抱拳,又看向走過來的馬車,「大小姐放心,你們一路小心。」

金桔掀起車簾:「幸苦九爺了。」

項九鼎笑著說不辛苦不辛苦。

金桔又看李奉景:「四老爺,孟媽媽我已經交代好了,有什麼需要你吩咐她。」

李奉景面帶笑意又矜持點頭:「我知道了,放心放心。」

金桔一笑:「有四老爺在當然放心。」

李奉景笑意更濃,捻著短須看著元吉:「你們路上小心,找不到大夫不要急。」

元吉應聲是。

雖然態度算不上多恭敬,比以前好多了,至少能答聲話,像個下人模樣了。

李奉景很滿意,尤其是腰裡剛掛上去的一串對牌沉甸甸,墜的他穩穩的站在地上挺直著腰桿。

兵馬擁簇著李明樓的車在暮色里疾馳而去,變成點點星光,然後消失在大地上,項九鼎和李奉景才收回視線。

李奉景嘆氣一聲:「希望這次能找到好大夫。」

項九鼎信心滿滿:「大小姐吉人天相。」

至於大小姐這傷是怎麼來的,大家心有靈犀的不提,還是說些高興的事吧,李奉景微微一笑:「九爺要請客?還是不用了,我們明玉的喜事,當然我們來請客。」

項九鼎視線落在李奉景的腰上,嘿嘿一笑:「四爺如今財大腰粗。」

他們這是第二次相伴,再加上有第一次的同甘共苦,李奉景跟項九鼎感情已經很親近,可以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

李奉景手撫上對牌,作為家中唯一的庶子,他這一輩子都沒有這樣腰粗過。

「四老爺。」有一個管事從遠處張望然後奔過來,恭敬的施禮,將一張紙遞過來,「這是採買的十天的馬料。」

有沒有對牌管不管事是不一樣了,就在剛才他還在這個車隊中似乎是不存在的人呢,尤其是劍南道的這些人,一個個都認不得他一般。

現在一個馬夫都一眼能認出他了。

李奉景神情平靜嗯了聲接過,看到其上的數目手還是忍不住抖了抖,馬,要吃這麼多錢嗎?是不是吃的太好了?不過李奉景到底是李家的老爺,不至於真的問出來,淡然的給了對牌,管事恭敬的道謝退開了。

「那今晚就還是四爺破費吧。」項九鼎挽住他的胳膊,低聲道,「我要是請連你們的馬都請不起。」

李奉景哈哈笑,跟他打趣:「我們沒有馬吃的多。」

「今晚還是少喝點,我們明早趕路。」項九鼎玩笑過後又認真,「儘力跟上大小姐的行程。」

「那是自然。」李奉景亦是鄭重點頭,手在腰裡的對牌上摩挲,要是能多留幾日更好。

抱著本子去重裝系統回來了,怎麼說呢,感覺最近很多事不順,但想一想原因其實都在自己,就做事還是要認真和努力猜對,與大家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