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九章 既定的命運

第五十九章 既定的命運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9-15 08:03  字數:3190

李明樓握著筷子沉默又悵然。

這就是既定的命運嗎?不過也不對,她放下筷子起身走到輿圖前。

金桔不敢打擾,站在一旁努力的連呼吸都消失。

元吉跟著走過去,李明樓臉上的裹布遮蓋了她的神情,但依舊能感受到她的肅重。

「今天是幾月幾?」她問道。

元吉沒有覺得這個問題可笑:「十月初三。」

前一世韓旭被任命為節度使也是在十月,死在什麼時候過去十年她實在記不清,但地方還記得,淮南。

「時也命也。」

李明樓的耳邊似乎響起姜亮懶洋洋的感嘆,看到這個老頭抱著粗茶碗縮在椅子中。

「韓旭本不會從這裡過,但他是個大孝子,赴任之前去拜別老母,從老家到劍南就要經過淮南,早不早晚不晚趕上兵亂,所以是命不好。」

「這根本不是命好不好的事,那是淮南,緊鄰安康山長子所在的浙西,這是多麼荒唐的事,更何況宣武的兵鬧餉鬧到了淮南。」劉范伸手一點看透世事,「這很明顯是被宣武和浙西操控的。」

這的確是宣武和浙西節度使操控的,劉范和姜亮談論這件事的時候,大家已經看到結果了。

先是宣武節度使假縱官兵鬧餉,告了羅氏貪墨了餉銀,朝廷嘩然。

宰相崔征指全海與羅氏狼狽為奸沆瀣一氣,要問罪全海。

全海自然不服,讓皇帝一道旨意定罪宣武節度使,革職進京。

在這一片朝堂紛爭中,韓旭的死反而如同小船入海,大浪打翻無聲無息不見,也沒有人關注一個節度使身份的官員是怎麼輕易被亂兵殺死了。

淮南也沒有人再關注,宣武鬧兵亂之後,淮南被浙西借口幫忙平亂悄無聲息的佔據了。

項雲則也趁這個亂機提請讓李明玉承襲節度使以安穩劍南,待朝廷選出新任節度使後再行交接。

崔征和全海都不希望對方的人掌控劍南道,在項雲一番遊走之後,皇帝同意了。

成元四年初,李明玉拿到了旌節。

成元四年正月十五,全海調宣武新任節度使吳章率兵馬埋伏在宮城要先下手為強幹掉崔征。

吳章當場反水,全海挾持皇帝退避皇宮中,宣告宰相崔征叛亂。

這就是大夏國亂的起始,成元四年的官宦朝變。

隨後,全海請皇帝發令調十二衛軍入京護駕,安康山以救皇帝為名義發兵,振武軍武鴉兒神兵突降先一步到了京城,襲殺吳章,破宣武道圍城兵馬,然後入宮殺了全海。

成元四年二月十八,崔征率百官迎皇帝歸朝。

二月二十,行軍途中的安康山宣告謀反,一聲令下宣武、浙西、平盧、河東、淮南五面應和。

天下大亂。

「原來那時候東南的一個小小的兵亂其實是安氏叛亂的前奏。」姜亮幽幽長嘆,「世事啊真是莫測。」

「莫測什麼!如此荒唐的事只要好好想一想就能看出問題。」劉范憤怒,「只不過朝廷被崔征和全海那兩個廢物把持,他們除了爭權腦子裡沒有別的東西,全海輕易上了吳章的當,崔征輕信了安康山,他們讓天下大亂。」

「他們當然不想天下大亂,想還是不想也由不得他們。」姜亮不急不躁,吹著茶碗的熱氣,「曲子已經譜成,才會起前奏,荒唐也非一日。」

安康山意圖謀反是已經籌劃許久的,宣武兵亂是他發令的信號,崔征和全海的爭變則是他的東風。

那一世李明玉是在年初拿到旌節,期間周旋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所以可以推斷宣武兵亂韓旭死亡是在十二月初。

這一次李明玉十月拿到了旌節,韓旭還是在十月的時候得到了任命,那麼他離開京城回家鄉然後再去劍南道,算著日子十二月的時候還是會走到淮南,所以還是會死嗎?

命運還是不能改嗎?

「小姐,我們要去淮南嗎?」

元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打斷了李明樓的悵然,她看到自己的手已經落在輿圖上,手指點著淮南的位置。

元吉的話打斷了她,又提醒了她,但念頭才飛揚又立刻被她壓下,手從輿圖上收回來,衣袖滑落遮蓋了手臂,其上的灼燒爛疤因為啟程往太原府而淺了很多。

「有幾件事你安排去辦。」李明樓說道,從輿圖前走回桌子前。

看她要端起碗,泥塑的金桔活過來:「小姐,飯菜涼了我去熱一熱。」

已經沉默了這麼久了嗎?李明樓點頭,金桔收拾。

「讓京城的人盯著崔征和全海。」

「查一下徐州刺史吳章的動向。」

李明樓對元吉開始吩咐。

元吉沒有疑問,崔征和全海是如今天下最掌權的兩人,人人都會盯著他們,尤其是李明玉還要進京謝恩,只是這個攀附羅氏的吳章不知道有什麼重要的。

「明玉已經宴請過劍南道的諸人,讓他立刻去山南和黔州拜訪那邊的文武官員,親自去。」李明樓說道。

山南道設置節度使,黔州低一級為觀察使,兩者與劍南道相鄰,地理位置重要,李奉安在時與之關係也不錯,此時李明玉子承父業,兩地是叔伯長輩也是同僚,是該走動一下。

這件事嚴茂肯定已經安排,元吉還是點頭應聲是,他為大小姐能考慮到人情來往細心而欣慰。

李明樓看著他說出了下一句話:「…..帶著兵馬去。」

元吉神情一滯。

是他想錯了,還是大小姐說錯了?

李明玉身為大都督出行自然有兵馬護衛,還特意說帶著兵馬去的兵馬,肯定不是指普通的護衛,是字面意思的兵馬。

十二衛兵馬沒有皇帝的命令不能出轄區,當然這個可以忽略不計,李奉安也一向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帶著劍南道的兵馬進入山南和黔州,那意味著…..

李明樓似乎沒有看到也不明白元吉的驚訝,繼續平靜吩咐:「至少要在兩地留三個月。」

帶著自己的兵馬留在別人家裡那麼久,這是搶地盤啊,元吉不用困惑了,不是他想錯了,大小姐就是這個意思,大都督也從未說過的意思,想或許是想過…..這就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嗎?元吉深一腳淺一腳的告退了。

元吉需要安撫一下情緒,不過李明樓並不擔心他的執行力,元吉是個膽子很大的人,唯一會讓他猶豫遲疑謹慎行動的是他們姐弟二人的安危問題。

李明樓也沒有再多給元吉解釋,一個解釋就要更多的解釋來解釋,她沒有時間浪費在解釋上,尤其元吉是不需要她解釋的人。

天下即將開始陷入征戰,當然是掌控越多兵馬越多的地盤最重要,至少不能讓山南和黔州這兩個劍南道的門戶要地落入他人之手,就像姜亮和劉范分析的那樣,搶先兩個月佔據山南道對劍南道很有利。

李明樓站在輿圖前,安康山宣告謀反的時候,天下是措手不及。

叛軍兵馬撲向京城,另外還有安康山散布在各地兵馬中的隨眾隨之作亂,他們兵馬所經過的城池措不及防潰不成軍,有的官員抗擊滿城覆滅,有的官員則乾脆投降加入了叛亂。

成元四年二月,病重的皇帝聽到這個消息受驚而亡,羅貴妃被崔征下令處死謝罪試圖安撫叛軍,同時請昭王繼位。

成元四年三月,尚未啟程的昭王被安康山長子安德忠圍攻,為護城保百姓,昭王親率王府兵出城迎戰,不敵而亡,安德忠依舊屠城。

成元四年五月,武鴉兒率兵迎護魯王為帝,以河中為陪都,直到四年後安康山被武鴉兒親手斬殺,叛軍四分五裂,皇帝才得以回京城。

武鴉兒病故後,又經過五年大夏朝才漸漸平息了戰亂。

然後,有功賞功。

然後,她們姐弟就死了。

「小姐。」金桔略不安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李明樓從輿圖前回過頭,看到金桔拎著熱好的飯菜回來了。

小公子成了節度使,所有人都在歡慶,只有大小姐沒有開心,反而變得更加沉默以及忙碌。

不知道別人的大丫頭們會怎麼做,金桔張張口將勸慰的話咽回去:「小姐,吃了飯再忙吧。」

每天一更內容太少,跟著看的朋友辛苦了,可以攢起來看的,很是慚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