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八章 離家的途中

第五十八章 離家的途中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9-15 08:03  字數:2689

簡短明了混雜在家書瑣碎中的密信,被最可靠的隨從攜帶而去。

大夏國不管是偏避的小路上還是寬闊的官路上都有信使奔走,官府的公文令信有驛站令兵傳送,私人的則五花八門,自己的隨從,鏢局的鏢師,南北奔走的貨商一一不等。

而隨著這些人的奔走,各地的奇聞異事以及京城最新的消息也隨之傳播開來。

這段日子最奇聞的就是一個小娃娃當了節度使,有羨慕天生富貴命的,有嘲笑世道荒唐,有悲憤亂了天道倫常,也有一本正經引經據典分析李奉安何意皇帝此意又何解,亂亂紛紛擾擾。

項南走進來見到這場面心裡嘆口氣,他沒有再轉身離開,這麼偏僻的小驛站都如此,整個大夏朝此時沒有清靜的地方了。

核驗了身份驛卒端上了簡單的飯菜便再次加入大家的討論中,項南安靜吃飯,心裡難免紛亂。

沒想到李奉安死了這麼久還能讓兒子當上節度使,有了節度使旌節劍南道還可以被李氏霸佔,而李明樓就更能霸佔他了。

項南的筷子戳著盤中的肉,看著一旁的包袱里露出的信封一角。

他幾乎日夜不停翻山越嶺,但家信依舊如影隨形,就像一張無處不在的網,冰冷的將他禁錮。

「…..家裡來的信啊!太好了!」

身後傳來男人的笑聲。

這世上還有人喜歡接到家信啊,項南回頭看去,在他身後一桌擠了六個男人,飯菜也很寒酸,穿著打扮是驛兵。

項南想起來了,自進來後只有他們一桌沒有談論小兒都督的事。

一個大鬍子男人手裡正捏著一封信瞪眼看,被另一個男人伸手奪過去。

「看什麼看,你又不識字。」他說道,「還給鴉兒。」

信被塞給一個年輕人,他與項南背對背而坐,只看到寬闊的肩膀窄瘦的腰身。

「是我娘寫的,她要來看我了。」

年輕的聲音簡簡單單的一句話,項南似乎能看到他臉上的笑意。

「你媳婦來不來?」

「肯定啊,嬸子就是帶媳婦來跟鴉兒成親的。」

「哈,回家就能吃喜酒了!」

也是一個可憐人,不僅要回家,還要成親,項南同情的看這個男人一眼收回視線。

時近傍晚,湧進來驛站的人更多,廳內更加嘈雜。

「新消息,韓旭已經接下了任命。」

「不尋死覓活了?要去委身那個小兒了?也不過是沽名釣譽鬧劇罷了。」

「不去才傻呢,那小兒坐著的可是金山銀山。」

「別說去做刺史了,去給那小兒當上門女婿都是天大的福氣。」

廳內響起鬨笑聲,項南放下碗筷走了出去,他沒有去後面的客房,而是直接去了馬棚牽馬,日夜不停的趕路吧,離家越遠越好。

武鴉兒的視線從門口收回:「這少年跟我們一樣。」

「獨行卻不是令兵氣息。」鬍子男低聲道,「這條路是通往宣武軍的。」

「宣武還好,河東那邊的人要小心些。」武鴉兒低聲道,手在桌上敲了敲,又有一封信掉出來,「河東那邊已經一半姓安了。」

鬍子男面色不安:「這信上說軍令讓我們分兵去河東,怎麼辦?」

「當然不去。」武鴉兒道,「不僅不去,還要把振武的所有兵馬都調到我們這裡。」

有軍令不遵,還要假傳軍令,這麼大膽的事他們從未做過,也不是沒做過,只是這次好像要做的很大…..

擠在一起的男人們對視一眼:「鴉兒,不會有問題吧?萬一出了事,梁老大人也保不了你。」

武鴉兒笑了笑:「有什麼問題?現在還有軍令可遵?世人只看熱鬧。」他微微側頭看了眼身後,廳內說笑小兒節度使,韓旭等等事熱鬧,「死人都已經看清楚了,所以才敢為幼子謀功名,難道那小兒得了節度使只是為了名字好聽嗎?那是要讓劍南道固若金湯。」

原來是這樣啊。

鬍子男點頭:「李奉安是個狡猾的傢伙,他做事肯定有算計,我們跟他學,就算撈不到好處,也吃不了虧。」

武鴉兒端起酒碗,因為白皙而顯得陰鬱的臉上浮現笑容,這笑容比平日多了幾分暖意,讓他整張臉都瑩亮。

漠北是他的家,家裡有親人來,就更是家了。

他們幾人都是孤兒,好容易武鴉兒還有一個娘,那就是大家的娘。

趕路,回家,男人們也都笑起來,端起酒碗重重一碰。

世人誰不想有家,回家,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回家,為了家反而要越走越遠。

晨光籠罩大路邊的驛站,驛站里並沒有來往的熱鬧,幾層兵馬圍攏的內里安靜如夜。

門被推開金桔端著食盒探頭向內看,看到站在牆邊的李明樓。

李明樓穿著裡衣,長發系在身後如同泥塑。

「小姐,你又沒睡?」金桔不安道。

李明樓嗯了聲,金桔走過去,跟著她看牆上,牆上掛著一副輿圖。

「劍南道在這裡,我們現在在這裡。」李明樓指給她看,「已經這麼遠了。」

金桔當然不會討人嫌的問太原府在哪裡,而是眨著眼故作無知:「啊,這麼近。」

紙上的距離一手可量,實則隔山跨水千里迢迢,李明樓有些悵然,但隔著山水總好過隔著生死,她笑了笑轉過身:「吃飯吧。」

「小公子收到大小姐送的慶賀禮物了吧?」

「不知道劍南道怎麼慶祝呢。」

金桔在一旁說些開心的話讓李明樓下飯,吃飯的時候元吉像往常一樣進來,拿著最新收到的消息。

「劍南道一切都好,大都督已經見過了治下官員,並巡檢了八部。」

「季良的確膽大妄為,還好東海先生會論斷阻止,小碗開始跟著東海先生學醫術了。」

元吉說了大事也不忘小事,說到這裡抬起頭看李明樓。

「韓旭已經接任,準備啟程往劍南道來。」

「是崔宰相說服的他,他是崔征的人。」

崔征想要把手伸到劍南道,這不意外,李奉安死了,多少手都想伸過來,伸過來打斷就是了,就算是宰相的人也一樣。

李明樓當然也不在意,她在意的是另外的細節,握著筷子啊了聲:「原來是他。」

這個韓旭在朝中平平,又是文官,跟李奉安沒有什麼來往,小姐竟然知道他?不過,小姐能讓公子承繼了節度使,知道一個韓旭也沒什麼可驚訝的。

元吉點頭:「小姐不用在意,他就算是宰相的人,來劍南道也如同個死人。」

李明樓哦了聲,事實上韓旭沒來劍南道就成了死人。

她想起來了,那一世在李明玉之前被任命為劍南道節度使的那個人就是韓旭,只是還沒有接過旌節,在赴任的途中遇到兵亂死了。

然後項雲才趁機替李明玉奏請承襲。

這一次李明玉直接成了節度使,韓旭竟然還要往劍南道來,那這一次他還會死在途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