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七章 忙碌的李三老爺

第五十七章 忙碌的李三老爺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9-13 09:04  字數:3027

李奉安的宅邸就在都督府的後方,有夾道相連,李奉耀從宅邸中走向夾道往府衙去。

宅邸的門子們坐著說話,李明玉承繼節度使的消息讓大家露出了許久不見的笑容,看到李奉安走來,大家都站起來熱情恭敬施禮。

「三老爺。」

「三老爺要出去啊。」

「三老爺要人陪同嗎?」

「三老爺要車嗎?」

一疊聲的問候關切眾星捧月將李奉耀送了出去。

李奉耀親和又倨傲的一一答了出去,不要車,去衙門裡看看,穿過夾道走到對面衙門的後門前。

後門前也站著守衛,跟李家門衛不同,他們穿著兵服神情肅穆,看到李奉耀近前,以手中刀相迎:「什麼人,做什麼?」

來了大半年了,李奉耀生氣也沒力氣生氣了:「你們就算是天天換人,也該換的也認識我了,能不能換句話?」

守衛不苟言笑不回答不放行。

剛來的時候李奉耀很有脾氣,後來被折騰了沒有了脾氣,現在李明玉成了大都督,他又有了脾氣:「讓開,這是大都督府,我的侄子是大都督。」

「大都督不在衙門。」守衛答道。

李奉耀一口氣堵住:「行行好好,大都督有事,我替他去衙門。」

守衛依舊沒有讓開:「你要找誰?」

李奉安去世後,劍南道依舊正常運轉,衙門裡沒有了大都督,由副使、支使、司馬、判官、推官等等各司其職。

副使嚴茂主持劍南道。

這些人都聽嚴茂的,根本忘了劍南道姓李,還好,李明玉拿到了旌節名正言順了,以後誰還敢小瞧他,李奉耀恨恨:「我找嚴茂。」

這一次李奉耀沒有再被阻攔,但也沒有放他自己進去,一個小兵引路陪同,路上見到官吏們來來往往忙碌,看到李奉耀並沒有熱情打招呼問好,衙門裡比在李宅更加令人不開心,至少在李宅他走到哪裡都有熱情恭敬的招呼,雖然這熱情沒有帶來什麼好處。

李奉耀被直接送到了嚴茂面前。

嚴茂比李奉安大五歲,是標準的武夫模樣,坐在桌案後握筆如握刀,他雖然不熱情但態度很恭敬起身走下來稱呼一聲李三老爺。

「明玉接任大都督,想與大家共賀,我來安排一下。」李奉耀也不跟他寒暄。

嚴茂應聲是:「已經安排好了。」從書案上取過冊子,「這是各地要來參拜的官員名單。」

來參拜肯定不能空手來吧?劍南道的這些官員可都是節度使推舉然後由朝廷批准的,說白了都是由節度使決定的,他們官職升降調任生死大權都在節度使手裡,都在李明玉手裡,嗯,李家人手裡,偌大的劍南道,數百的官職,李奉耀不由深深吸氣伸出手……

嚴茂已經合上收回:「尚未整理完畢。」

李奉耀一口氣沒上來差點嗆到,惱怒:「這都什麼時候還沒整理完畢!」

嚴茂應聲是:「立刻整理好,最遲明早我會親自送到大都督面前。」

李奉耀哼了聲,又露出笑:「嚴將軍辛苦你了,明玉還小,有什麼事你儘管和我說……」

他的話沒說完有侍衛進來:「大人,季良求見。」

季良,李奉耀想到這個人,哦了聲:「對了,項大人的傷…..」

他的話還是沒說完有人闖了進來,掀起一陣風。

「忙?忙什麼忙?難道還有比大夫更忙的?」季良揮舞著衣袖憤怒的喊道,衝到了嚴茂面前,「這位大人,你們到底是讓我來看病治傷的還是當犯人的?」

嚴茂沒有對他噴到臉上的口水惱怒,而是看向季良身後,一個侍衛跟隨進來:「季先生要把一個兵士的腿再打斷來治傷,東海先生不同意。」

東海先生是劍南道原本的一個大夫,被嚴茂以陪同的理由放到季良身邊。

「先前的傷腿根本就沒有治好,當然要打斷了重新來。」季良冷笑,看室內眾人皆是無知之徒。

「那個傷兵已經能走了。」侍衛補充。

「一瘸一拐算什麼能走?」季良倨傲,「我讓你們見識一下真正的斷腿再續。」

侍衛神情沒有絲毫的震驚期盼,木然沉靜:「傷兵對現狀很滿意。」

嚴茂點頭明白了,季良惱怒:「他不是大夫,懂什麼。」

嚴茂道:「季先生,兵士拿餉保家衛國,可以為戰捐軀,但我們沒有權利處置他們的人身肉體,所以他如果不同意,我們不能強迫他們治傷。」

「那讓我來幹什麼!當初你們大小姐可是千求萬求我才來的。」季良喊道,將袖子一甩,視線也才掃過室內的李奉耀,侍衛,他也不認識他們是誰,但知道這裡是劍南道他們是當兵的,如果有戰事他們就會有傷亡,這裡的人可比山上的野雞野兔子多…..

季良將既然如此我就走了這句話咽了回去,重重的哼了聲,又屈辱又倨傲的跑了出去。

嚴茂對侍衛擺擺手,侍衛施禮退下。

「三老爺你適才說什麼?」他轉頭問,「項大人的傷…..」

「項大人的傷好多了,他可以參加慶賀,不如讓他來主持。」李奉耀忙說道。

這可不是個大夫,是個瘋子,讓他給項雲看傷,難道要讓項雲從馬上摔下來再被馬踩一腳嗎?

嚴茂道:「那真是太好了,不過具體的事還要大都督來決定,我今晚會去見大都督的。」

李奉耀嗯了聲,沒有興趣再留在這裡,既然晚上嚴茂會去見李明玉,他就去家裡等著吧。

看著李奉耀腳不沾地的走了,嚴茂神情無波,拿起桌上的文冊並沒有再整理,喚來侍衛:「讓古司馬按名冊通知他們來。」

李奉耀越過木然如泥塑的衙門守衛,在李宅門子們再次眾星捧月中進了家門,決定今晚守著李明玉,不止今晚,以後他都要守著,李明玉不再只是個孩子了,成了大都督要處理政事,但他還是孩子,作為叔父一定要守在他身邊,不能讓他被手下這些各懷鬼胎的官員們欺瞞。

「三老爺!」

李奉耀聽到一聲輕輕的呼喚,以及淡淡的花香,他轉頭看到了在一顆花樹後半遮半掩招手的李敏。

「你怎麼在這裡?這麼快從江陵府回來了?」李奉耀走過去問。

李敏擺手:「我還沒去呢,不對,我是去了又回來了,還沒再去。」

什麼亂七八糟的,李奉耀皺眉,李敏不等他說話就拉住他的手:「這些不打緊,三老爺你先借我些錢救急。」

錢?李奉耀很生氣:「我還沒錢呢!」

這是他在李宅最惱火的事,看著金山銀山,他一分錢都拿不到,吃喝用度當然是不缺,要什麼有什麼,但是,那些東西有什麼意思,而且還是這些下人們送給他的。

他要錢,要掌控,要自己送給自己。

「你怎麼會沒錢?」李敏瞪圓眼,「難道二老爺沒有給你錢嗎?」

二老爺?他哪裡有錢?還不如自己呢,至少自己在劍南道吃穿用度不用花錢。

李奉耀反握住李敏的手,其他的事都丟開:「什麼錢?你快講來。」

……

…….

李奉耀里里外外的忙碌操心項雲沒有再關注,他坐在室內想著最近嘆氣,事事不順啊。

李奉耀李奉常認為李明玉承襲節度使是他的功勞沒有用,劍南道的這些人並不會這麼認為,因為的確不是他的功勞。

沒有功勞在劍南道這裡做事就不方便,不過,還好有一件事是順利的,李明樓在見過項南後,已經啟程去太原府了。

那就讓事情變的更順利一些,將原本要推遲的成親立刻辦了,夜長夢多這種老話是有道理的。

項雲取過紙筆,抬起沒有受傷的左臂,用左手開始寫字。

他年少博才,能雙手書,天文地理皆通,上行下達為官兢兢業業,卻半輩子屈人之下,難道一輩子都只能屈人之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