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六章 接到消息的劍南道

第五十六章 接到消息的劍南道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9-13 09:04  字數:2386

這是李奉安內宅的管家娘子桂花。

其丈夫為李奉安麾下斥候,早年在安北都護府時因戰事亡故,才成親沒多久的桂花沒有改嫁,伺候婆婆百年後,變賣了家產背著一個小包袱來劍南道投奔李奉安。

桂花剛來時什麼都不會,被安排在後院做漿洗,但她一年學會識字,兩年熟記了家宅中迎來送往的規矩,三年學會算賬記賬看賬。

原本以為只是來投奔謀個衣食無憂的孤苦寡婦,卻能如此大的毅力學這些技能,李奉安很驚訝也很好奇問她的志向,鄉野村婦桂花說男人們跟隨李大都督在外建功立業,內宅也是一個戰場,女人也能在其中做出功業。

第四年李奉安讓這個把管理內宅當作功業的女人做了管家娘子。

李奉安沒有續弦也沒有婢妾,桂花就成了李宅的女主人,掌握吃穿用度人員調配一切大權,與掌管財務的林芢,貼身親隨元吉,大將軍嚴茂平起平坐,被戲稱成李奉安四大護法。

桂花並沒有倨傲,對隴右節度使項雲恭敬的施禮,再看向李明玉:「大都督個子小,坐在椅子上不舒服,就換個跟桌子一樣的椅子好了。」

桂花不苟言笑,說話一板一眼,對李明樓李明玉姐弟的態度顯得並不親近。

李明玉卻並不怕她,對桂花張開手,開心的道好啊好啊。

桂花將他抱下來,豆娘在一旁握著手探頭眼睛裡滿是孩童的期盼:「桂娘子,家裡要放賞嗎?」

「當然要放賞。」桂花說道,「我是來請示大都督的,家裡的宴席是安排在今日還是明日?」

李明玉認真的想了想:「明日吧,我今日跟項大人去與官員兵將們共賀。」說罷看著項雲一笑,「有勞項大人了。」

從此以後大家就是平起平坐的同僚,互相稱為大人,不是叔侄。

不過,自從從江陵府回來後,李明玉就沒有再稱呼過項叔叔。

項雲俯首應聲是:「我先去安排,再來請大都督。」

李明玉擺出大人模樣嚴肅的點頭。

項雲走了出去,聽到廳內童聲稚氣跟桂花要糖人吃:「我當了大都督了,是大喜事,我要吃糖人。」

大都督可以換來一個糖人,這話傳出去,不知道大夏的其他節度使會不會氣的吃不下飯,項雲嘴角浮現笑意。

「項大人!」

前方傳來喊聲,喊聲里笑意滿的溢出來。

項雲看著笑的合不攏嘴的李奉耀走過來。

「項大人,這真是天大的喜事。」李奉耀握住項雲的胳膊,滿面紅光。

項雲的身形微僵,臉上閃過一絲痛苦。

李奉耀啊的一聲忙放開手:「項大人,你,我,你的傷我忘了。」

項云為了救驚馬的李明玉傷了胳膊,這幾天才能下床,李奉耀緊張不安的想要查看又不敢再次碰觸他的胳膊。

「無妨。」項雲含笑寬慰,「皮肉傷都是看著嚇人,性命無礙的話傷好起來很快。」

李奉耀鬆口氣:「你可不能有事,項大人,你是我們李家的大恩人。」說到恩人他再次激動,手伸出來這次不敢抓項雲的胳膊,便在虛空中抓撓幾下,「承襲爵位的事,大人果然說到做到了。」

項雲的臉上再次閃過一絲痛苦,李奉耀虛空抓撓的手也忙放下。

「項大人,你的傷真的沒事嗎?你還是快回去歇息吧。」他不安的問,又眼睛一亮,「明樓從江陵府送過來一個大夫,一定是個很厲害的,不如讓他來看看。」

項雲雖然在屋子裡養傷也知道這件事,甚至知道這個大夫叫季良,不過隨從們報來的消息聽起來不像大夫,更像是瘋了的乞丐。

江陵府有能讓李明樓看重的特意送到劍南道的名醫?而且如果真是名醫李明樓不是更需要?

且不論這些,嚴茂知道他受傷,如果這個大夫真是神醫,怎麼會不送過來?

不送過來要麼不是神醫,要麼是嚴茂不想送過來,不管是哪一個原因,項雲都不可能主動去要大夫,這麼簡單的道理李三老爺卻沒有想到,不知是蠢還是以為在劍南道項雲和他一樣地位。

李奉耀在劍南道有長輩的身份,但卻沒有長輩的地位,被當作一個客人,要什麼想做什麼都要自己主動。

人主動但主動權不在他的手裡。

項雲當然希望原因是前者,只不過自我欺騙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事,萬事都要先考慮最壞的最不能接受的那一面。

現在最壞最不能接受的不止一面。

項雲深吸一口氣:「我的傷還好,還有這件事不是我做的,三老爺誤會了。」

李奉耀的聲音在耳邊拔高:「怎麼會?不是項大人還能是誰?項大人真是謙虛了!這件事如果不是你指點,明樓他們怎麼會去寫奏章!」

「不過這次也真是巧,聽說原本是要孟大人幫忙的,但因為那些下人們囂張慣了,這時候還不忘跟跟梁振打架,結果被他搶了奏章拿去皇帝跟前告狀。」

「哈哈哈,這竟然是因禍得福,皇帝不僅沒有怪罪大哥,反而念起了大哥,准了這奏請。」

「項大人,你想像一下樑振那老東西的樣子,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笑。」

梁振可笑不可笑誰在意,項雲敷衍一笑。

他是和李奉常私下提過自己打算讓李明玉承襲節度使,這樣李氏在劍南道的一切才能長穩,但這件事他還沒有去做。

沒想到李明樓竟然也想了,而且這麼快做成了。

是誰指點這個小姑娘的?元吉嗎?元吉為什麼沒有跟他說?雖然他也沒有跟元吉說。

他不說,當然是等有了把握才去宣告,現在李奉安不在的時間還是有些短,好友們對他的遺忘還不夠多,還顯不出他項雲做事的重要。

但忘記了仇人對李奉安的恨意是在增加,且會變得大膽,冒出梁振這個東西。

這是巧合還是人為?

項雲思緒紛亂,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他扶住李奉耀的胳膊:「不管怎麼說,事情成了是大喜事,我先去安排慶賀。」

李奉耀感受壓在胳膊上的力量,這讓人覺得自己極其重要,他挺直了身子扶穩項云:「項大人,你去歇息,慶賀的事交給我,我去給他們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