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五章 這件事的指點

第五十五章 這件事的指點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9-12 00:19  字數:2471

李奉安?這話怎麼講?諸人看他。

武鴉兒回頭看京城:「李大都督給我們做了表率,指點我們接下來怎麼做。」

「怎麼做?」鬍子男一頭霧水。

武鴉兒微微一笑,笑意讓的面容顯得靈動,拂去了表面上不和年紀的沉穩。

「世道已經荒唐,屯兵在手韜光養晦,以往的規矩都可以拋開了。」他說道,將馬鞭一甩,「走。」

雖然聽的半懂不懂,但武鴉兒懂就可以了,武鴉兒說好那就是好,諸人都跟著高興的一甩鞭子吼一聲向前疾馳。

身影如鴻遠去,梁振醉意朦朧的醒來,昨日的事忘記了一半,只餘下心內的悵然。

「小烏鴉這麼早走了?」他有些遺憾更多的是寂寞,「我還沒聽他再多講振武軍的事。」

「老太爺放心,振武軍很好兵強馬壯,只有一點武都將抱怨,怪父親喊他烏鴉,如今他的部眾都被稱為鴉軍,被人說烏鳴地上無好音,嫌棄他們。」老僕笑道。

梁振嗤聲:「那還有烏鴉反哺至孝忠義呢,行軍打仗殺人取命就是要不討喜,討喜的那是說書唱戲的。」又嘆氣,「可惜他再勇猛我也幫不了他得更高的官職。」

隨從同嘆息:「這不是老太爺你的過錯,只怪武都將出身不好,沒有個家世門第為靠。」

梁振捋著鬍鬚:「小烏鴉說他是孤兒,我總覺得他在說謊,他明明讀過書知禮節進退有度,無父無母的山野孤兒誰教他的?總不會是天生的吧。」

「也許就是天生的。」隨從打趣笑,「如果真是讀過書且出身好,家裡人怎麼會捨得讓他十二三歲就跑來漠北當兵,那是尋死啊,他能活到現在就是天賦異稟。」

梁振笑了笑:「但願老天讓他運氣好一點。」說道運氣和老天又惱恨,「黃口小兒手握旌節坐鎮一方,能征善戰的悍將被驅趕如犬,老天哪裡有眼!」

又要罵了。

隨從忙勸阻:「老太爺,李狗賊利用老太爺得了便宜,咱們應該去討好處。」

梁振一腔怒火找到發泄,從椅子上一躍而起:「來人,抄傢伙!」

梁振的下人跑去打砸李宅家門,雙方再次打罵混戰,但並沒有多少人來看熱鬧,現在京城最熱鬧的是韓宅。

聖旨的內容傳遍了京城,皇帝也在朝堂上頒布了這個消息,理由無非是李奉安功勞大西南夷人叛亂剛剛平息需要李氏繼續坐鎮,以及同時任命韓旭為益州都督,兼理劍南道軍政。

但韓旭拒絕了。

韓旭閉門不接旨,將自己原本的官袍送了出來,說要辭官去修道。

早些年的時候官員對於皇帝不滿常常會以辭官表明心志,隨著幾位德高望重的大臣或者年老辭官榮養或者死去,這種事越來越少,這些年更是再未有過,皇帝連朝堂都幾乎不上了,旨意或者由全海送出來或者由崔征定奪,官員們見不到皇帝的面,如同唱戲沒有觀眾諫言也變得沒有用

進諫言是先進給了崔征或者全海,惹惱了他們沒有好下場。

這一次是可忍孰不可忍,給一個小兒當手下,韓旭不肯受辱。

皇帝對韓旭的節烈沒有任何反應,他根本就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專心和貴妃娘娘研習新的歌舞。

韓旭門前人馬來來往往,有勸說的有嘲笑的,崔征堅持要用耿直的韓旭,全海羅氏則高興的要讓韓旭如願滾蛋換其他人。

京城開始因為韓旭陷入了熱鬧的紛爭,引發紛爭的李明玉則平平靜靜承襲了節度使。

李明樓心中一塊巨石落地,坐在驛站里吩咐金桔拿酒來。

元吉沒有阻止:「如此喜事當喝一杯。」

金桔高高興興的拿來了酒:「驛站里沒有好酒,小姐湊合一下。」

「這是我的疏忽,明日就讓劍南道送一個酒坊來。」元吉道。

金桔說的是驛站沒有好酒,元吉便想到太原府也沒有。

別人奢侈是從家鄉故土送一壺酒,李明樓的日常是從家鄉故土送一個酒坊,一個酒坊不僅僅有釀酒工,還意味著要帶著劍南道的水糧食等等釀造酒的一切,見識過從劍南道搬房子的金桔已經能夠穩定心神,斟酒沒有灑出來。

這小事李明樓並不在意,嗯了聲,先端起一杯酒倒在地上,元吉知道她在祭奠李奉安,也跟著倒了一杯,一向沉靜的面容難掩激動:「大人泉下必然欣慰。」

父親在泉下不會欣慰的,因為死亡還在前方等待,不到最後度過那一刻,父親不會欣慰,她也不會。

現在稍微能歡喜的是李明玉得到了節度使,過程與命中不同,所以命運還是有改變的可能。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可喜的,項雲也改變了過程但依舊成了李明玉的恩人。

李明樓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今日高興,讓大家盡情喝酒,我們在這裡再住一天。」她說道。

元吉應聲是去傳達這個吩咐,項九鼎自然也沒有異議,還親自去附近的城池採買了幾車酒菜,佔據了驛站以及周邊空地的兵馬車隊開始了熱鬧的宴席,篝火映紅了半邊天。

元吉的臉也變得通紅,坐在地上拎著一壺酒仰頭喝。

「小公子能承襲節度使,元爺是真高興了,從來沒見你喝這麼多。」四周護衛們笑道。

「小公子能得承襲節度使我很高興,但讓我更高興的卻是大小姐。」元吉喝了酒,話比以往多了幾句,「中五在皇宮聽到消息的時候為什麼哭,哭的不僅僅是事成了,而是這件事是大小姐做的。」

說到這裡他的鼻頭也是一酸,仰頭喝酒掩住。

大小姐能擔起李氏的前途了,李氏不會因為只有兩個孩子而大樹倒下猢猻散。

劍南道比李明樓接到消息晚一些,歡喜和開心是一樣的。

李明玉在書桌前露出小孩本性,嗷嗷的叫著跳上桌子。

項雲沒有勸誡李明玉不要失態,他自己也露出笑容,俯身施禮:「恭喜李大都督。」

李奉安過世半年多了,李大都督這個稱呼在劍南道從未消失,以後更不會消失了。

李明玉站在桌子上笑的有些羞澀。

「大都督可不能站在桌子上。」小丫頭豆娘嘻嘻笑。

這是李明玉的隨身丫頭,項雲這種大人在場她也不用退避。

「大都督怎麼不能站在桌子上?」有婦人的聲音從外傳進來,隨之走進來一個中年婦人。

看到她項雲也轉過身來微微點頭:「桂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