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三章 君父的垂憐

第五十三章 君父的垂憐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9-09 16:18  字數:2498

fontcolor=red

在梁振家打架已經過去五天了。

中五站在廳堂里,數著瓶子里插著的五根簽子。

這種小事在京城如同一個水漂,沒有引起任何結果,估計連梁振都已經忘記了。

中五看著天色,今天又要過去了,他捏住擺在桌子上一根竹籤看著瓶子,明天吧,明天如果還沒有消息,他就要寫信給元吉,按照原本的計劃,請項雲出面還走孟鳴的路子。

孟鳴畢竟是李奉安的好友,為李奉安說話合情合理至,至少在大家的眼裡這樣。

「中五。」中厚大聲喊著走進來,腳步匆匆,「快去外邊看。」

外邊如何?中五握住竹籤。

中厚喘氣結束:「皇帝回來了,還和貴妃娘娘都騎著馬,滿城人都在看。」

皇帝不坐龍駕騎馬穿城,與民同樂嗎?皇帝是喜歡這樣做,這些年越發的肆意,以前在皇宮與貴妃娘娘跳舞唱歌也罷了,後來甚至在皇宮招待文武百官他國使節的大宴上也與歌姬們共舞。

皇帝與大都督描述中的那個人完全不同了,中午沒有面見皇帝的機會,但沒有興趣去看。

中厚倒是興緻勃勃的自己去看,但剛走出去又疾步奔回來。

「我說了我不去看。」中五不太高興說道。

中厚指著身後,似乎被掐住了脖子的鵝,發出古怪的叫聲:「宮裡的太監來了。」

所有人都去街上看皇帝和貴妃娘娘了,幾個太監站在李家宅前也沒有引起圍觀。

這幾個太監都是很普通的宮中制式衣帽,地位並不高,但中五不敢怠慢上前恭敬的施禮。

一個年輕的太監笑嘻嘻的問:「李大小姐的奏章是誰帶來的?」

不知是福還是禍,中厚就要搶先站出來,中五阻止了他,外邊該安排的都安排好了,如果真有禍事,他進去應對反而更好。

太監好奇的打量他一眼:「你跟我走吧,皇帝要見你。」

不是立刻抓起來,而是皇帝要見他,雖然見之後也會有兩種結果,但是希望還是有一半。

這是好事。

中五鬆口氣又深吸一口氣。

中五第一次進皇宮,皇宮的富麗堂皇天下人皆知,只是他沒有心情觀賞,見皇帝啊,他只是一個下人,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中五深深的吸氣,思索著怎麼做到最好,不墮大都督的臉面,以及說服皇帝准許公子的承襲,他被帶進了一間屋子,引來的太監笑嘻嘻的拒絕了他遞給的錢,沒有留下一句指導,只讓他在這裡等候。

皇宮裡也亂亂的,就像大街上一樣喧嘩,宮女太監們跑著迎接皇帝和貴妃的歸來,中五站在這間屋子對比之下格外的安靜,安靜讓他局促不安,門被人推開了,一個胖乎乎的老太監擦著汗走進來:「好忙啊好忙啊,雖然沒多遠,來來回回也是讓人忙亂啊。」

他似乎在等候中五的應和,但中五隻是僵硬的站在原地。

老太監並沒有嘲笑中五的拘謹,和善的笑了笑坐在椅子上,一面斟茶一面問:「你是李氏的人,叫什麼名字?」

「中五。」中五俯身恭敬。

「這名字有意思,李都督給你起的?」老太監笑問。

中五應聲是:「我們幾個是逃難的孤兒,大都督在路上撿到賞我們一口飯吃,是我們的再生父母,便請大都督給我們重新起了名字。」

「李都督心善啊,對無親無故的孤兒都能救一命。」老太監感嘆,又道,「陛下剛回來忙又累,讓老奴全海來見你。」

中五聽到前一句心微微沉,聽到後一句整個人一軟跪倒在地,叩頭:「如今李都督的子女成了孤兒,還請陛下垂憐。」

「李奉安的兄弟母親都還在世呢。」全海道,「你可不能這麼說。」

中五不起身:「至親唯有父母。」砰砰叩頭嗚咽,「還望公公垂憐。」

全海笑了:「別哭了,老奴也是這麼跟皇帝說的。」

大小姐賭對了!中五的眼淚莫名的湧出來聲音變得更加含糊,說了句自己也聽不清的話。

全海沒有不滿,笑意更濃:「怎麼哭的更厲害了。」

中五跪行抓住全海的衣角:「公公,何止大小姐和公子成了孤兒可憐,我們這種人也孤苦無依了,心裡難過啊。」

全海看著跪在腳下的年輕僕從,如同看著自己的孫兒一般慈祥:「大小姐和小公子還小可以哭,你都這麼大了,可別哭了。」

中五跪著點頭,聲音依舊嗚咽。

「陛下是李奉安的君父,李奉安不在了,他的子女君父自然要管。」全海道,「喏,拿去吧。」

拿去什麼?中五身子微微顫抖抬起頭。

全海手中握著一明黃捲軸:「陛下封李奉安長子李明玉為劍南道節度使,替父掌旌節,另委任益州都督理軍政民生。」

他簡單的說了聖旨的內容,向前一遞。

「接旨吧。」

中五顫抖著雙手穩穩的握住聖旨,重重的叩頭:「謝陛下隆恩,謝公公大恩。」

全海又笑了:「謝我做什麼,你去吧,朝廷明日就會公布此事,太忙了,我也不招待你了。」

中五跪著攔住全海:「公公,請讓我們小公子進京來謝恩吧。」

節度使無詔不得離開守地。

全海想了想點頭:「那就來一趟吧。」

中五心裡咚咚的打鼓,外邊的傳言都是真的,現在的皇宮裡,說話最做主的不是皇帝,是大太監全海。

他甚至不用請示就直接允諾了。

「公公也見見我們小公子。」中五感激道。

全海笑眯眯:「好啊,我也認認人。」

中五舉著聖旨離開皇城從京城最繁華的街道上穿行而過,皇帝已經進了皇宮,街上圍觀的民眾還未散去,大家都看到了這一幕,驚訝皇帝剛回宮就傳了聖旨,驚訝這個舉著聖旨的小民是什麼人,更驚訝聖旨的內容是什麼,掀起了新一輪的喧鬧。

聖旨在手無人敢阻攔,中五穿過喧鬧進了家門。

不用問不用說,看他的神情以及手裡的東西,家裡人都知道事情的結果,幸福來得太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慶祝。

「把好消息先告訴大小姐。」中五說道,這就是最大得慶祝。

好消息被即刻送出京城向李明樓而去,京城裡也隨之散開了。

正在送別晚宴上暢快痛飲得梁振聽到消息,手裡的酒灑了一身。

「是李奉安這個鬼從地下爬出來見皇帝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