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五十二章 且看糊塗荒唐

第五十二章 且看糊塗荒唐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9-09 03:49  字數:2684

「李奉安的人上門打架,被我好好的教訓了,打的他們狼奔豕突,他們被我打的身上的東西都掉了一地,嗯,陛下,雖然如此我也是受欺負的。」

「我一看這東西的內容,李奉安真是瘋了,我就趕快來見陛下。」

「他竟然養了這麼多兵,十二衛中可是前所未有的,而且他還有錢….」

梁振打開奏章念著一串串的數字,人數兵馬鎧甲兵器以及屯糧。

龍案後的皇帝手支著頭,他的年紀很大了,但膚色紅潤,臉上沒有留下任何溝壑,也沒有戾氣以及其他的人間悲喜留下的痕迹。

他閉目養神,偶爾嗯嗯點頭,表明自己還聽著沒有睡著。

那些數目是很驚人,但對於創造了前所未有盛世的一位皇帝來說,並沒有激起一點波瀾。

「朕記得李奉安年輕的時候,站在朕面前描述自己將會帶出怎麼樣的神兵勇將。」皇帝微微笑,「朕告訴他養兵可是很費錢的,天下十二衛朕可沒有那麼多錢給他用,李奉安說他為朕養兵不用朕花錢,現在過了二十年,他真做到了。」

皇帝睜開了眼,眼中有對過往的追憶,更多的是對時光的留戀。

「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了,朕老了,李奉安也死了。」

死人永遠不會犯錯,他們的過往只會被美化,梁振可不是來讓皇帝想念李奉安的,將奏章推到皇帝面前:「陛下,這些東西他可沒有想交給陛下,他想把這些留給他兒子。」

皇帝的視線終於落在梁振身上:「他兒子?」

「是的。」梁振抓住機會一口氣,「他的兒子一個十歲的黃口小兒李奉安寫了奏章請求陛下讓他承襲節度使,一個黃口小兒手握如此數目的重兵能做什麼這些兵豈不是無主亂了套,如果被有心人挾持了小兒……」

梁振一口氣用盡緩一緩,皇帝也將他的話終於聽明白了,笑了:「這真是荒唐。」

正如他所料,這本就是荒唐的事,李奉安真是如同武鴉兒所說的,臨死前掙扎狂言可悲可笑但不可憐,梁振振奮了精神,正待再火上澆些油,身後一陣風夾雜著香氣,有輕柔的聲音而來:「陛下,您原來在這裡啊。」

這聲音和氣又慈愛,就像一個倚門含笑招手喚孫的老太婆。

但這聲音傳來的一瞬間,梁振這個征戰一輩子的老將如芒在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腳步輕緩無聲越過梁振,矮矮胖胖白白嫩嫩的全海跪在龍案前:「貴妃娘娘特意做了羹湯,卻找不到陛下了。」

皇帝眼中的笑意如水蕩漾開:「香兒一直在睡覺,朕怕吵到她才出來的,已經醒了嗎?」

大太監全海應聲是:「貴妃娘娘和梁國夫人用山上剛採的野果做了甜羹,到處找陛下呢。」

一直懶懶斜倚的皇帝坐直了身子,全海的手也隨之抬起,皇帝搭住他的胳膊站了起來。

這就要走了?

「陛下。」梁振忙喚道。

皇帝似乎忘了他還在,哦了聲:「李奉安已經死了,那些前塵舊事梁大人就放下吧。」

人死了,當初的對錯便定了論,再也不會平反了,梁振心裡悲憤:「陛下,李奉安給他兒子請承襲可是大罪……」

皇帝笑了笑擺擺手:「死人的瘋言瘋語,這奏章…..」

「陛下。」大太監全海打斷皇帝說話,白麵糰一般的臉上笑意盈盈,「奏章留在這裡也跑不了,陛下吃過娘娘的心意後再來看可好?」

想到娘娘的心意,娘娘嬌滴滴的小性子,皇帝便顧不得說別的,抬腳邁步向外走:「這奏章你放這裡,朕知道了,梁大人先回去吧。」

如果讓他帶回去,還不知道他又趁機要說多少車軲轆話,聽了二十年了沒有新鮮的。

皇帝將那句這奏章你拿回去吧咽了下去,由全海扶著越過白紗走出去了。

梁振跪坐在地上看了看皇帝離開的方向,又看了看龍案,皇帝收下了奏章沒什麼不對吧?皇帝也說了李奉安這是荒唐,不過他死了就不跟他計較了。

死人真是好,只會被念著好,梁振拍拍腿站起來,看著桌上的奏章冷笑,就算你激我給你送奏章又如何?你能激將皇帝嗎?你敢讓你的手下跑來打皇帝的家門嗎?

李奉安,你死了,就什麼都不是了。

你跟我比還是敗了,至少我還活著,梁振忍不住得意,但他想到了李奉安的死。

死在戰場上,被敵賊襲殺。

而他將來會死在床上,病死或者老死。

對於一個武將來說,這也沒什麼可得意的。

梁振時而高興時而不高興的離開了行宮,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府邸,不管高興還是不高興都拋卻,人生苦短及時行樂一醉方休吧。

李宅的廳堂里,中五等人聽著打探來的最新消息,只是消息沒有帶來確定的答案,因為梁振看不出高興還是不高興,一會兒大笑得意,一會兒破口大罵李奉安,這就是梁振一貫的日常。

不過皇帝也沒有派人來抓他們。

「看來皇帝並沒有生氣。」中厚高興說道,「皇帝當然更喜歡我們大人。」

皇帝生氣也好不在意也好都不是這件事要的結果,中五沒有半點高興,該做的事都做了,現在就等最後關鍵一步了,中五有些緊張。

他以前從沒有緊張過,因為有李奉安。

現在大都督不在了,大小姐行不行?

深秋的溫泉行宮中彌散著男人女人們的笑聲樂聲歌聲,令人迷醉,秋風也變得輕柔搖晃,心不在焉的撫著殿內垂下的白紗。

自從那一日皇帝不忍老臣在宮門前下跪日晒來這裡召見後,這裡好幾日再沒人來過。

皇帝本來就很少來這裡,龍案上蒙上了一層寂寥的灰塵,其上的奏章書卷散落也沒有人再動過。

一隻白白胖胖的手將其中一本奏章拿起來,衣袖在上面輕輕的一掃,塞進了袖子里。

溫泉水邊,皇帝坐在亭子里,由幾個羅衫半解頭髮被水氣打濕的宮女捶腿,宮女們環肥燕瘦千嬌百媚,但皇帝卻沒有看她們一眼,視線始終落在前方海棠花溫泉池中。

池中有個白玉般的女子戲水,她的面容遮掩在水霧中,豐腴嬌媚的身姿時而浮出水面,時而潛入水中。

此景只應天上有吧。

皇帝眯起眼手指輕輕的敲著膝頭迷醉,一隻白胖的手伸過來打斷了皇帝的迷醉。

「陛下,梁振送來的這個奏章是留著扔了,還是給崔相爺轉送去處置?」全海問道。

皇帝有點想不起來什麼奏章,他甚至都忘了梁振來過。

「這是李奉安的女兒替父寫的奏章,李奉安心系劍南,請陛下准許他的長子李明玉承襲旌節為陛下穩固西南。」全海翻開奏章,撿了關鍵的話提醒皇帝。

皇帝想起來了哦了聲:「人不一定是老了才糊塗,在生死面前也會糊塗,不用理會,這等荒唐奏章扔了吧。」

全海應聲是,人並沒有退開:「陛下,老奴覺得李奉安如此做也不是荒唐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