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八章 一別而去

第四十八章 一別而去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9-04 07:26  字數:2686

李明樓落座,罩在昏暗裡的李老夫人笑眯眯的宣布開席。

「仙兒,這都是按照你的口味做的飯菜。」她說道。

按理本該說一句離開故土吃不到家鄉味,但李明樓會把廚子帶走,她要是想從將江陵府劍南道挖土運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這句話說不出來,離家的悲切味道就少了幾分。

李老夫人夾了一筷子菜放到李明樓碗里:「祖母沒有陪你幾年,以後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

話出口眼淚湧出哽咽。

左氏林氏忙上前,剛拿起筷子的在座的人們都放下來,人也站起來,連兩個小兒也被抱離開了位置。

「母親,這是大喜的日子。」林氏勸道,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將眼淚塞回去。

「太原府離這裡也不算太遠,母親想他們了,仙兒就回來住一段。」左氏看著李明樓含笑道。

對於李明樓來說,行路不是什麼難事,只要她想,天邊亦能見。

李明樓拿起酒壺給自己和李老夫人都斟了一杯。

「祖母,你好好養身子。」她說道,將酒杯遞到李老夫人手裡,自己先一飲而盡。

李老夫人含淚接過連聲說好:「我的兒,你也要好好的。」將酒也一飲而盡。

李明樓點點頭:「我會好好的,我好好的。」她的視線掃過屋子裡的諸人,「你們才能好好的。」

意思是大家都惦記她,她好好的大家就安心也就好好的嗎?聽起來有些怪異。

不過沒有人質疑她話的怪異,她說什麼都行。

李明琪更不在意,她有些遺憾不滿,四周的燈太暗了,她們華麗穿戴被黑暗籠罩看不到。

「明樓,你要出門了,我做了一個香囊送你。」李明華將一個香囊遞過來。

李老夫人一向寵愛晚輩,這一次又讓李明樓坐在身邊,所以孫女們也都跟著坐在一張桌子上。

李明樓放下酒杯伸手接過,看著李明華,十年沒見過了,這些姐妹在她記憶里很模糊了,想了想才對上:「謝謝二姐姐。」

李家這一代有五個女兒,大女兒已經出嫁,家裡包括李明樓在內還有四個,李明樓在女兒們中排行三。

雖然大家都半敬半諷半戲謔的稱呼她為大小姐。

李明樓知道大家背後的稱呼,不生氣也不惶恐不在意。

看到李明樓接過了,李明琪拿出一塊絹帕:「明樓姐姐,我自己做的手帕,姐姐不要嫌棄。」

李明冉跟著拿出一張畫,女紅她還做不了什麼拿得出手的:「這是咱們家的花園四季圖,我畫了好久,你帶著去太原府,想家的時候可以看。」

李明樓穿戴首飾是常人未曾有的奢華,姐妹送的是心意。

李明樓收下了,金桔送出了回禮,一人一套首飾,這也是她的心意。

姐妹三個都是金釵耳墜項鏈一套,一打開在昏暗的室內熠熠生輝,就連一向不愛首飾打扮的李明華也發出驚嘆。

李明琪看著自己的一套首飾神情複雜,項鏈就是上次自己強行借過的那條。

在大人的示意下,兩個小侄女也舉著簡單的表達心意的禮物搖搖晃晃走到李明樓面前喊著姑姑送出,李明樓一視同仁,也一人一套首飾。

「嫂子你做什麼?」林氏看身邊王氏。

王氏正伸手在身上摸,嘆氣一聲:「我看的眼熱,也想送仙兒禮物,然後收回禮發財。」

李老夫人含著淚噗嗤笑了,指著她:「你還有個長輩的樣子嗎?」

王氏走過來為李明樓斟酒:「長輩只能跟我們仙兒喝杯酒了。」

屋子裡響起笑聲,李明樓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你的酒量好,她可比不過你。」左氏笑,拿下李明樓的酒杯,讓她吃菜。

李老夫人笑呵呵招呼著都坐下吃飯,廳內便開始斟酒吃菜說笑丫頭們穿梭變得熱鬧,只是如果燈光亮些就更好了,黑乎乎的廳內坐著一群黑乎乎的人,人影重重疊疊搖晃吃吃喝喝,站在院子里看總覺得有些慎得慌。

一夜合家盡歡。

這一夜也有很多人沒有睡覺,天剛蒙蒙亮李家大宅車隊涌涌,李老夫人等一眾女眷擁簇著裹著斗篷帶著兜帽撐著黑傘的李明樓走了出來。

「要多寫信回來,有什麼想要的給祖母說。」李老夫人拉著她的手含淚叮囑。

祖母親情是的確有的,只是也正是這親情讓他們覺得得到李奉安的遺產理所應當,這是人性的無奈。

不過這不是無解。

李奉安在世時,他們沒有人敢染指搶奪,李奉安也沒有跟家裡割裂,因為李奉安能壓制住他們。

那一世元吉他們之所以如此強硬的對抗李家的人,主要是李明樓姐弟太小壓制不住這些叔叔們。

只要她能做到父親那般,與這些親人就能繼續保持和睦了,至少不會被人挑撥內鬥損耗。

李明樓對李老夫人叩頭拜別,又拜過左氏等長輩:「祖母就由嬸娘們替我盡孝。」

一干人忙伸手攙扶,齊齊的擦淚不舍。

李明樓也沒有讓送別持續太久,禮畢便上了馬車。

李奉常和家裡的男人們紛紛跟著上馬會一直送出江陵府。

項九鼎來拜別李家的女眷們,項南沒有來,項南昨日已經連夜離開了,理由是軍務在身,告假的期限到了,所以不能與李明樓同行。

「他是想早點辦完差事,然後早點回太原府,和明樓小姐一起過年。」項九鼎解釋道。

「這樣好,這樣好。」李老夫人很是滿意,「他有心了。」

李明樓笑了笑什麼都沒有說,自從真要啟程時,她的身體上的疼痛就減緩了很多。

既然是生路,她當然毫不猶豫的踩著項南走過去。

馬車緩緩的駛出去,街邊擠滿了圍觀的民眾,上一次李明樓出嫁大家已經圍觀過了,但這一次不一樣啊。

「看到了嗎?毀容了?」

「是什麼樣?」

「我看到了,在李家門口,裹得嚴嚴實實,青天白日的還打著傘,跟鬼一樣。」

街邊的議論跟隨著李明樓的馬車涌涌而去。

李老夫人等女眷站在門口遙遙相送,直到看不見了也捨不得回去。

李明琪站在後邊手掩著嘴打個哈欠,看一旁李明華神情悵然,不由抿嘴一笑低聲道:「你依依不捨,她可不一定記得你,昨晚吃飯,她一時都認不清你呢。」

李明華道:「我只是想將來我們也會分別,身為女孩子都要離開家成為別人的家人,怪不公平的。」

李明琪嘻嘻一笑:「明華也想嫁人了。」

到底是女孩子說起嫁人還是很害羞的,李明華抬手抓了李明琪腋下,李明琪不提防發出笑聲。

左氏回頭瞪了她們一眼警告,女孩子們站好,繼續目送遠行的人。

李明樓龐大的車隊日歇夜行,遇店住店遇驛站住驛站,向太原府緩緩的行進,與此同時元吉派出的中五單人匹馬日夜不停來到了京城高大的城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