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六章 可變可不變

第四十六章 可變可不變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9-02 08:34  字數:2623

梁振是李奉安初入官場的上司,溫羅族在梁振率軍與鐵勒王大戰時反叛,要斷了梁振的後路,李奉安率一縣軍民以少勝多鎮壓,解了梁振大軍的後防危急。

梁振大勝鐵勒王部,俘獲鐵勒王左葉護。

李奉安對梁振有恩,但梁振卻瞞其功不報。

李奉安是個話不多的人,沒有跟梁振爭辯質問,直接奔赴京城往朝廷遞了奏章,奏章上不僅寫了自己這次鎮壓叛亂的詳情,還陳列安北都護府歷來的軍政戰略種種弊端,更直指此戰雖勝實敗。

李奉安一個小小的邊境縣令原本奏章遞不到皇帝跟前,但李奉安用的是先祖的名號,又砸了一筆重金,硬是砸開了皇帝的大門,也砸碎了梁振的軍功。

梁振調離安北都護府,李奉安投筆從戎進入安北都護府,就此開始平步青雲。

皇帝設置節度使時,想起梁振念及舊情,體恤他年老以及一直以來的軍功,梁振被任命振武節度使,至此梁氏之名才又慢慢養回來。

梁振一個威風凜凜久經沙場的老將,被一個年輕後生崩了牙晚節不保灰頭土臉,可謂結下了深仇大恨。

這十幾年來,梁振與李奉安從不同朝,不多幾次私下見面也互相冷嘲熱諷。

「大都督過世下葬時,梁老都督還讓人送來一副喜字。」元吉恨道。

當然劍南道也給出了回禮,打造了一個小金棺材給梁老都督送去了。

以李奉安的後人身份去拜見梁振,到門口就會被打出來,更別提讓他幫忙了。

大小姐這想法實在是不知道怎麼來的。

「我想這世上好的變成不好的很容易,不好的變成好不容易。」李明樓道,「溫鳴與父親生前交好,父親過世了,他就連見都不想見我們,以前那交好的情誼又有多少真假,但梁老都督不一樣,他對父親一直怨恨,死了也不改。」

元吉沒有反駁:「道理的確是這個道理,但這件事是讓他幫忙。」

人有怨恨怎麼會幫忙。

「不試試怎麼知道。」李明樓道,從桌上拿起一封信,「天有絕人之路,人不能自絕。」

元吉心神有些恍惚,想著這句話好像哪裡不對,但旋即拋開,將飯碗放下伸手接過信應了聲是:「我這就讓中五送去京城。」

飯也不吃了,就要起身走。

李明樓喚住他:「還有,我們立刻啟程去太原府。」

這件事元吉倒是沒覺得意外,反而覺得李明樓荒唐的念頭淡了幾分,梁振不行,還有項雲呢,小姐嫁去項家,項雲去跟孟鳴周旋理所應當了。

啪嗒一聲,金桔手裡握著的筷子落在桌子上。

她還站在一旁布菜,李明樓就開始和元吉說話,她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一時不知道怎麼辦,李明樓和元吉的話已經簡短的說完了。

前邊幾句聽不懂,她也沒什麼感覺,直到聽到這一句。

小姐還是要嫁去太原府,原來沒想退親告誡項南啊。

「我把飯給你送到屋子裡。」金桔訕訕對元吉道。

李明樓示意元吉坐下:「先吃飯吧,現在這種情況,快或者慢都沒有關係。」

現在什麼情況?快和慢對做事很重要啊,比如這封信早一個時辰送出去,一路上就能多出很多時辰,他吃過這頓飯再去安排和不吃飯去安排,最後信到達京城會有三天的相差。

但這是她的好意,關切…..元吉沒有再說話坐下來端起飯碗。

金桔繼續輕手輕腳的布菜。

李明樓認真的吃飯,快和慢都不重要了,因為既然是天要絕人之路,不管快和慢它都在那裡。

天意不可解決,但也許可以解決人,這是她想了一個晚上想到的。

這個人不行,就換個人。

那個人阻止她,她不讓他阻止成功。

行不與行,總要去試試,總不能就這樣認命等死,上一世她什麼都沒有做死了,這一世哪怕最後還是螻蟻被碾死,也要濺它一手血污。

「真要這樣啊?」聽了元吉的交代,再看手裡的信,隨從中五覺得燙手,不可思議,「去找梁振那老東西?大小姐沒事吧?」

元吉警告的瞪了他一眼,中五訕訕吐吐舌頭。

「大小姐和玉公子都是要撐起家業的人。」元吉道,「不想依靠外人,自己想努力做事是好事。」

所以玉公子努力的學習各種技能,以至於差點驚馬受傷,隨從張張口,又將話咽回去,這不是努力的錯,人生總是充滿意外。

「好,我親自去。」中五點頭,又輕鬆一笑,「這沒什麼,我們不去梁家,被梁家咒罵,去了也是被咒罵,最多打一頓,難道我們會乖乖讓他打嗎?」

又想到關鍵的問題。

「大小姐說要請梁振幫忙,沒說讓我們任打任罵低聲下氣吧?」

請人幫忙難道還要趾高氣揚?這個問題聽起來很奇怪,元吉神情淡然:「大都督不會做的事,大小姐也不會。」

「好嘞,小的知道怎麼做了。」中五拉高聲調。

元吉安排任快馬加鞭向京城去,而李明樓要明日啟程去太原府的消息也傳開了,李家上下以及項九鼎因為早有預料所以並沒有震驚,只是有些慌亂。

「這孩子總是這樣,說吃就端,這也太急了。」李老夫人抱怨,將家裡上下趕的陀螺轉。

項九鼎也用不著去做樣子請求了,風風火火的準備啟程,想抽空打趣項南幾句你可真厲害你媳婦急不可待之類的話,卻發現找不到項南。

項南又來到了李家,如同上一次樣要見李明樓,這一次他很順利,李明海直接就把他往李明樓的院落帶去。

「你們這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他到底是十七八歲的年輕人,忍不住說些俏皮話。

項南嘴角依舊彎彎,沒有回應李明海的打趣,李明海將他帶過來知趣的退開了:「我還要去忙,項公子你走的時候讓人來喚我。」

金桔笑盈盈的施禮:「項公子。」主動打開房門。

項南走進去,門在後還被貼心的關上,那丫頭的腳步踩著鼓點一般離開了。

李明樓一句話,他項南再進李家,就好像成了砧板上的肉,被所有人迫不及待的送到她的面前,任她胡作非為不聞不問。

什麼男女授受不親男女大方私相授受禮義廉恥全都拋卻。

項南看著依舊站在角落陰暗處的女孩子:「明樓小姐,我沒想到你做了最壞的決定。」

李明樓笑了笑:「於你來說可能是,畢竟你不喜歡我,於我來說不是,因為我喜歡你。」

這是表白?項南微驚。

喜歡他的女孩子很多,暗送的秋波也很多,但對著他親口說出喜歡的,李明樓是第一個。

「明樓小姐,我無法阻止你的決定。」他沒有因此而心悸,「但你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