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五章 各有所想

第四十五章 各有所想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9-01 11:52  字數:2513

所有的壞事都在這一天發生了,也算是好事。

總好過今天來一個,明天來一個,後天一個。

李明樓笑著用手扶住臉,臉上裹了布又用手掩住,笑聲變得更加沉悶,恍若哽咽。

「大小姐。」元吉不安的上前一步。

李明樓制止了他的詢問:「元吉叔你不用擔心,我沒事,我只是要想一想。」

元吉看著她應聲好。

「還有,京城的事先不要告訴項大人。」李明樓道,「我再想一想。」

元吉應聲是看了李明樓一眼退了出去。

金桔高興的迎過來:「元大爺要不要用些蛋羹再走,我給小姐剛做好的。」

元吉道:「先不要打擾小姐。」

看來決定做的很傷心?元吉一向木頭的臉上竟然有些許擔憂,金桔的笑飛散,鄭重點頭應聲是。

小姐接連遭逢不幸,又被自己的未婚夫失禮冒犯,定然傷心又憤怒,說不定要取消婚約,金桔坐在屋門前台階上愁眉緊鎖又憤然無懼。

大小姐就算接連不幸,也不能被人冒犯,更不會委曲求全。

被人冒犯李明樓當然不會委曲求全,但被天命呢?

李明樓坐在室內,看著明亮漸漸變成昏暗,感受著心和肉體的被刀戳火燎的疼痛。

項雲捨身冒死救了李明玉,成了李明玉的恩人,也成了劍南道的恩人,孟鳴拒絕幫忙,或許只有項雲出面才能解決。

她只是動了一個季良,天命就狠狠的回報給她兩刀,戳在她的心口,你想改變?休想。

而肉體上疼痛則是因為項南。

李明樓低下頭掀開衣袖,昏暗的室內,瑩潤的肌膚上開出了腐爛之花,艷麗又駭人。

自從項南說出那句不讓她去太原府之後,她的身體就像油鍋里落入水滴噼里啪啦的沸騰。

你想活所以去太原府?休想。

休想啊,李明樓端坐著被夜幕漸漸吞沒。

李明樓的小院比其他時候更安靜黑暗,李家其他的地方則比往常更加明亮歡悅,項南見到了李明樓,李明海傳達了二人已經說好了喜訊。

「她的那些東西都沒有拆開,直接拉上就能走。」李老夫人叫了兒子媳婦們都來商議。

「過了重陽嗎?快到重陽節了。」左氏提議。

李老夫人現在覺得左氏說話不順耳:「不用在家過重陽,再等天冷了路上不好走。」

左氏低頭沒有再說話,其他人紛紛附和,更有王氏林氏湊熱鬧說要添些禮物,歡歡喜喜熱鬧。

喜事嘛就要熱鬧,李老夫人笑呵呵的聽著兒子媳婦們說話,離開家才好,離開家到了別人家就知道家人的重要了,祖母才是她最大的依仗。

大人們聚集在一起商量正事,女孩子們也擠在一起夜談。

「沒有人會不喜歡項南公子的。」李明冉抱著枕頭點頭。

李明琪不否認這一點,靠著枕頭搖著新做的香囊:「不過,項南公子會喜歡明樓嗎?不知道項大人有沒有給他看過明樓的畫像。」

說著想起那日項南的話,忍不住又咯咯笑起來。

就算有畫像,現在的李明樓不再是曾經的樣子了,有人會喜歡一個毀了容貌的人嗎?尤其是一個人人都喜歡的俊美公子。

李明華知道她這個意思,哼了聲:「他們成親又不是因為各自的皮囊,你多慮了,她和…..」

「和我們不一樣。」李明琪接過她的話,懶洋洋道,「我知道的,他們成親是因為兩家的身份。」

然後學著李明冉的樣子將枕頭抱在懷裡,將下巴抵著軟軟的枕頭。

「可是有身份也有一見歡喜的皮囊該多好。」

他們本來是這樣的,李明華這次沒有反駁她,些許感嘆:「所以這世上的事很難兩全。」

項九鼎沒有女孩子這般細膩的心思,這件事對他來說就是一項任務,任務現在可以順利完成了。

「六叔說不讓我去問大小姐起程的事,那現在我可以去問了吧?」他在屋子裡認真思索,走來走去,「既然你們說好了,我覺得我應該去。」

項南哦了聲。

「雖然你們說好了,但這種事不好讓女孩子提出來。」項九鼎道,「我們應該主動。」

項南嗯了聲。

項九鼎皺眉:「你別只是嗯嗯啊啊的,也想想要準備些什麼來表達心意。」

項南抬頭看他一眼,嘴角彎彎:「不用準備什麼了,我就是最大的心意。」

項九鼎瞪眼然後失笑:「好好,南哥兒你厲,有你這個最大的心意在,我就不操心了,就等著娶新媳婦回家嘍。」

他踱著四方步走了出去,項南嘴角笑意更濃,有了自己這個最大的心意,接下來的事就由李明樓操心了,他就等著心想事成歸家去。

夜色喧囂熱鬧漸漸沉寂,墨色由淺變濃又變淺。

「金桔。」

身後傳來呼喚聲。

坐在台階上一個打盹差點栽倒地上的金桔應聲是,慌張的起身看向後邊,青光蒙蒙中李明樓不知什麼時候走出來。

「我餓了,給我做些吃的。」李明樓輕聲道。

能吃飯肯吃飯就好就有力氣,金桔連連應聲是:「小姐稍等,我讓廚房裡一直候著,馬上就來。」說罷急急的向外走。

李明樓又喚住她:「叫元吉過來。」

元吉很快就過來了,李明樓坐著吃飯,指了指對面請他坐。

元吉沒有推辭坐下來,金桔給他盛飯。

「我想好了,京城的是不用再找孟鳴了,他能拒絕我,已經是對父親對我們家有疑慮,就算項大人出面,他答應了我也不敢信他了。」李明樓說道。

你對我無情,我也不求你,這也是李奉安的做派,元吉不以為怪,而且大小姐說的也對,孟鳴本來跟李氏關係很好,如今卻連大小姐的信都不肯接,必然有古怪,不能信他。

「我重新寫封信,你讓人交給梁振。」李明樓接著說道。

元吉面色驚訝,端著飯碗忘了放下:「梁老都督?」

梁振,原振武節度使,五年前因病卸職回京城修養,隨意當了個閑職,只不過老虎老了餘威仍在,在皇帝面前也能說上話。

「梁老都督跟父親也是舊相識。」李明樓道。

不止是舊相識,還曾經是上下級,當年李奉安在藍田任縣令的時候,梁振是安北都護。

元吉神情有些複雜:「可是,梁老都督與大人,不和。」

李明樓點頭:「我知道,我找的就是與父親不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