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四章 真心的話

第四十四章 真心的話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9-01 04:09  字數:2944

哈哈,這次是真的更新,補昨天的

…….

……..

這真是荒唐!

李明樓覺得自己在做夢。

自從重生以來她沒有做過夢,她一個死人連睡覺都幾乎沒有,怎麼會聽到這種荒唐的話。

利用婚姻十年然後殺了她的未婚夫,現在竟然跟她說不讓她嫁給他?

李明樓的沉默打斷了項南說話,他看著站在角落裡的女孩子也沉默一刻。

在山上時她站的遠始終沒有靠近,他躺在地上為了避免被發現時裝昏迷也沒能多看幾眼。

她在室內脫了寬大的披風罩袍,烏黑的頭髮簡單的束扎在身後,雖然還包裹的嚴密,但顯出玲瓏的腰身,修長的脖頸,肩若削成。

她應該是個美人,只不過現在美人的臉被黑布裹住,只有眼口鼻露出,看上去很是嚇人。

「我還是想要郎才女貌。」項南慢慢說道。

這句話讓沉默的李明樓回過神,凝結的笑容繼續散開,發出一聲笑:「項公子是要做負心人,名聲不打算要了?」

因為未婚妻受傷毀容而背棄婚約,這是背信棄義的小人。

「或許,明樓小姐可以因為養傷不想離開家。」項南說道。

李明樓看著這少年,覺得真有意思:「所以你是既想退了親,過錯也由我來擔?」

聽到李明樓受傷,少年項南不惜違背軍令日夜不停而來,只是為了讓李明樓知道他來了。

這般深情的少年公子,卻無法挽回這個親事,因為李家小姐自慚形穢不接受任何心意,真是可憐又無奈。

「我其實並不是為了我的名聲,只有這樣事情才能順利解決。」項南輕嘆一聲,「明樓小姐你在家說一不二,我並不是。」

項雲通過這門親事將會收穫巨大的利益,怎會在意晚輩子侄的不願意,項南不過是項家一個不懂事的孩子,他說的話可沒有人理會。

李明樓不一樣。

李明樓看著他再次笑了:「項公子說的很有道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項公子難道不怕我生氣?難道認為我不會把這些告訴你祖父六叔你父親?你既然知道我在家說一不二,我受了這等羞辱,會放過你?」

項南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看著李明樓:「明樓小姐,我只是說實話,我什麼都不說,甚至說一些情深的話也不是什麼難事,跟你成親也並不影響我以後的生活。」

李明樓沉默。

實話是最無情最傷人的,看著沉默的女孩子,項南沒有心軟,神情誠懇又鄭重:「明樓小姐,我知道這樣你很傷心,但我只是不想騙你。」

李明樓是在想那一世。

那一世她順順利利沒有被人傳說傷了臉到了太原府,項南對他們的婚事是不是也覺得為難?

看是看不出來,除了一直沒有成親。

一開始是因為李明樓年紀小,後來則是因為天下大亂征戰無暇,項南與她約定待國泰民安再成親,那時候他在扶助李明玉征戰,如果成親弟弟肯定要趕過來,李明樓也不想讓弟弟分心,與項南的想法不謀而合。

除了沒有成親,他們很要好,像故事裡的那些情侶一般。

他們互相惦記,分享風花雪月,離別不舍,相聚歡喜。

李明樓的嘴角扯了扯,所以這也許就是我什麼都不說,甚至說一些情深的話也不是什麼難事。

不過她沒有傷心,不管是那一世的欺騙還是這一世的真話。

沒有人會為了仇人的欺騙和羞辱而傷心。

項南道:「這就是我急急趕來見明樓小姐要說的話,這些話不能等明樓小姐到了太原府再說。」說罷一禮,「明樓小姐聰慧光風霽月,能明白我的意思,也知道該怎麼做,項南,不再贅述。」

他沒有再停留,不管是憤怒還是悲傷都要留給這個小姐獨處發泄,他拉開門闊步走了出去。

身後李明樓沒有任何反應。

金桔忙疾步過來,項南與她擦身而過。

「項公子。」李明海迎上要說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你們說好了嗎?」

項南看他點頭一笑:「說好了。」

李明海歡喜鬆口氣:「說好了就好。」與項南把臂而去。

金桔回頭看了他們一眼,邁進屋子裡。

「小姐,奴婢沒有想到項公子這般無禮。」她不安又惱怒。

沒有女孩子願意被一個英俊的少年看到自己這般模樣,不管這個人是不是自己的未婚夫,尤其是被逼迫,還站在角落昏暗裡默然無聲的李明樓,看起來可憐又無助。

李明樓只是在沉思,被金桔的聲音打斷,她走到桌子邊坐下來:「叫元吉來。」

小姐要解決項公子了,金桔頓時歡喜,就像對付李老夫人那樣,李明樓只需要一句話。

大小姐可不受委屈。

金桔氣勢洶洶的親自來請元吉,將項南的無禮親口講給元吉,小姐受委屈她還是不願意其他人知道。

「他這是心裡對小姐不敬。」金桔定論,「這樣的人可不能嫁。」

一直安靜聽的元吉眉頭微微皺了皺,看向金桔:「小姐不想嫁他了?」

金桔不敢多言,老老實實道:「奴婢不知道,小姐應該很生氣,所以才讓奴婢來請你,小姐怎麼想小姐沒有說。」

元吉跟隨金桔來到李明樓這裡,金桔擺好茶退了出去。

「項公子是今日做客途中裝醉離開李家追尋我們而來的。」元吉主動道,「以後小姐出行是不是不需要讓項家的人知道?」

因為李明樓從不隱瞞出行,元吉也沒有制止李家的人和項家的人打探尾隨也,如果李明樓不允許的話,清理這些跟隨打探的眼線不是什麼問題。

李明樓搖搖頭:「這個不重要。」

對於此刻的元吉來說,還真是不重要的事,他看著李明樓說出了重要的事:「小姐,劍南道剛送來消息,玉公子練馬術時馬驚了…..」

李明樓猛地站起來,桌子被帶動發出嘩啦聲。

「…..小姐放心,玉公子平安無事。」元吉忙一口氣說完,「項大人當時在場,追上了驚馬救下了玉公子。」

聽到前一句李明樓身子一軟坐回去,聽到後一句,她又僵直身子:「項雲?」

「是。」元吉道,「只是項大人被馬踏斷了胳膊。」

李明樓沒有說話看著元吉。

「這是不幸中的萬幸,當時那匹馬要踏上公子的頭,項大人捨身抵擋,只差一點就踏斷脖子了。」元吉將詳情簡單明了說清楚,且做了定論,「馬驚已經查過,不是人為。」

不是人為,就是巧合,項雲救了玉公子。

那一世並沒有這件事。

所以這就是命運對她將季良先一步送給李明玉的報復嗎?

就算沒有了將神醫獵先生相贈,項雲依舊是李明玉的恩人,是李氏是劍南道可以信賴的恩人。

「還有一件事。」元吉說道,這件事跟李明玉的性命相比不重要,所以錯後說,「小姐寫的奏章送到了京城,但是孟鳴不肯接。」

李明樓心裡沒有再質疑怎麼可能,雖然那一世孟鳴在李明玉承襲事件中起到至關重要,還親自給她寫信表達了自己與李奉安的情誼。

項南能跑來讓她悔婚,項雲也能成為李明玉的救命恩人,孟鳴拒絕幫忙遞交奏章也沒什麼可奇怪的。

元吉看著一動不動的李明樓,似乎感覺不到這個女孩子的氣息了。

「小姐,不用擔心。」元吉安慰道,「孟鳴跟項大人私交很好,二人是同窗,讓項大人出面應該能說服他。」

李明樓笑了。

不錯,很好,很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