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三章 舊人的第一次見面

第四十三章 舊人的第一次見面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31 19:35  字數:2600

「什麼私相授受。」李明華瞪了她一眼,「不要說蠢話。」

李明琪撇撇嘴:「知道啦,他們已經定親,可以隨意見面。」

「我說的蠢不是指這個。」李明華將魚竿收起。

旁邊的小丫頭蹲著將亂撲騰的小魚兒摘下重新扔回湖水裡。

李明華扭頭看李明琪:「我是說,對於李明樓來說,私相授受這種事又能怎麼樣,誰敢打她?誰又能打她?」

李明琪撇撇嘴沒說話。

李明冉帶著小丫頭跑過來,氣喘吁吁臉蛋紅撲撲。

「項南公子還在門口等著嗎?」李明琪問。

李明冉點頭:「項南公子喝了我茶,但謝絕了進來坐坐。」

李明華將小丫頭重新添了魚餌的魚竿甩進湖水:「真是深情,伯父泉下有知可以安心了。」

李明冉連連點頭:「明華說得對。」

李明琪用手裡的花枝敲她的頭:「傻瓜,明華可不是在誇他,說他做戲呢。」

做戲嗎?李明冉不解。

「從來沒有見過,更別提相處。」李明華轉頭看她們,「哪來的深情。」

李明琪咯一聲:「明華,不要說蠢話,是沒有人對你這般深情,但李明樓,跟我們不一樣啊。」

終於有機會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李明琪咯咯笑倒倚在李明冉身上。

姐妹間的口角從來都不斷,李明華也不跟她計較。

「不過,項南公子也不是做戲啊。」李明冉趁機插話,「他是真的想見李明樓啊。」

李明華和李明琪對視一眼,這個,好像的確是真的。

鬧成這樣,大小姐還是不見嗎?

「我看今日小姐不見,他明日還會來。」金桔有些生氣,因為這是在強迫大小姐,「不對,今日他就不走了。」

項南在李家門房也不會渴著餓著,門房裡也能安榻鋪床。

「這個人怎麼這樣?」金桔憤憤。

這個人還從沒這樣過,那時候她也從沒不想見他,他想見就能見到她。

李明樓道:「他這麼想見我,那就見見吧。」

見了也無非是說一些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話,表達項家的誠意。

他想唱戲就讓他唱全套吧。

聽到李明樓同意見項南,李家上下都鬆口氣。

「我還真怕她羞憤之下不同意這門親事。」李老夫人對李奉常道。

驕傲的李明樓絕對能做出這件事,不需要任何人垂憐,甩手回劍南道。

李奉常委婉道:「現在跟以往不同了。」

「她不嫁人,家裡也能養她一輩子,只是她傷了臉。」李老夫人嘆氣,「可不好再找人家,尤其是項家這樣的。」

說到這裡她慈祥的面容肅重。

「你們不和我說,我也懂的,項家一心跟我們結親,不僅僅是感恩奉安,奉安雖然不在了,餘威仍在,項家也需要仰仗劍南道,而明玉現在還小需要項家的扶助,這門親事對項家對李家都是好。」

李奉常應聲是:「母親放心,明樓懂事了。」

李老夫人笑了笑:「我覺得項南更懂事,他有心哪個女孩子能不動心。」

金桔打量走來的少年公子,是長的很好看。

那日項南來做客,家裡的丫頭們呼朋喚友找機會都去偷看了,金桔並沒有去,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項南。

人是挺不錯的,在金桔見過的公子們中最亮眼的。

「項公子。」金桔指著關著的屋門,「小姐在裡面,你有話請說吧。」

項南對她點點頭,看向屋門:「昨日多謝明樓小姐相救。」

「我並沒有相救什麼,項公子言重了。」李明樓的聲音從內傳來,「而且我應該說抱歉,沒能及時提醒。」

金桔李明海站在一旁想著昨日這兩個字。

「是我不小心。」項南看著門板,格縫隙隱隱可見一個人影,「與你無關。」

李明樓的聲音似是笑了笑:「項公子的道謝我收下了。」

項南的嘴角彎彎。

這樣的相見也不錯,李明海忍不住也跟著微微笑。

「項公子還有別的事嗎?」李明樓道。

項南點頭:「有。」

李明樓道:「公子請講。」

項南看了看身後站著的金桔和李明海:「這件事我要與小姐單獨說。」

金桔和李明海一怔。

「這不行。」金桔斷然拒絕。

李明海遲疑一下沒有說話。

李明樓倒沒有遲疑,既然見了就讓他把話說完:「好的。」

李明樓發話了金桔便沒有意見,立刻換成笑臉盈盈向後退去,李明海雖然有一點意見,但是他的意見在這裡也沒什麼用,只能也跟著金桔退了出去。

二人站在大門口,大門敞開著,屋檐下的男女還隔著一道門,也是風光霽月。

金桔保持著笑意,然後看到項南伸手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這個人!金桔笑意凝結在臉上,抬腳就要奔過去,項南將門關上了。

金桔反而在這時停下腳步,並攔住了李明海:「小姐沒有喊人。」

沒有喊人就不管了嗎?李明海覺得不是這個道理,要是換作別的妹妹,誰攔著他也不行,但這個妹妹…..他停下了腳。

門外安靜無聲,門內二人相對。

少年白衣黑髮俊美,李明樓往後退了一步,避在昏暗的角落,似乎受了驚嚇又似乎自慚形穢。

「有沒有嚇到公子?」她說道。

項南搖頭:「正是聽到小姐你受傷了,我才來的。」

所以又怎麼會被受傷嚇到。

「公子如果是來安慰我的,就多慮了。」李明樓道。

項南道:「有沒有多慮見了小姐才能知道。」笑了笑,「我是多慮了,明樓小姐並不需要安慰。」

李明樓也笑了笑,只可惜項南看不到,她看著項南,覺得這個人熟悉又陌生,並不是因為他年輕了十歲,俊秀的面容還有幾分稚嫩。

她想不起來自己有沒有喜歡過他,想不起十年間書信往來言語溫情,游山賞花騎馬打獵同游相伴的歡聲笑語,那十箭連發切斷了十年的一切。

她看著他,無喜無悲無怒,只是想著怎麼樣能殺了他。

「明樓小姐突然離開車隊是不想去太原府嗎?」項南問道。

寒暄過後,他開始進入正題要表達誠意勸服自己了,李明樓沒有說話。

「得知明樓小姐可能不想與我結親,所以我就趕過來了。」項南接著道。

李明樓裹在布後的臉上再次浮現笑容。

項南看著她:「因為我也不想,明樓小姐,我是來告訴你,我不想與你結親,你不要去太原府。」

李明樓臉上的笑凝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