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二章 相見的機會

第四十二章 相見的機會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30 00:01  字數:2544

既然項南是裝昏迷,項九鼎沒有讓馬車去追李明樓。

「真是不小心踩到了陷阱?」他問。

項南沒有正面回答,只道:「一個很簡單,也很厲害的陷阱。」

項九鼎摸了摸圓圓的下巴:「那山上豈不是很危險?李大小姐真是虎父無犬女。」

他當然不是讚歎的意思,是覺得奇怪,那麼危險的地方,元吉怎麼會讓李明樓去涉險?或者這危險只是因為項南去了才有?

項南道:「她身邊當時有個孩子,看到我中了陷阱,神情很驚恐要說話,李明樓阻止了他。」

項九鼎掀起車簾喚過一個隨從交代兩句,那隨從應聲是退開,等項南坐車馬車進了家坐下來喝完一杯茶後,隨從將消息報來確認了那孩子的身份。

李明樓出去在帽兒山找大夫,雖然項九鼎不敢打擾跟隨,但該知道的消息還是讓人盯著。

比如找到了一個自稱大夫的半瘋子季良。

有個老者悄悄告訴別人李家的大小姐病的瘋了,劃破了胳膊逼半瘋子季良給看病。

半瘋子季良被瘋子李大小姐今天送往劍南道,不知道將來是死是活。

「那孩子就是季良的兒子,靠在山上打獵為生。」隨從道。

項九鼎明白了:「這個陷阱是他設的。」

隨從應聲是:「你們走後,那孩子和方二才一起下山,還拎著很多獵物。」

項九鼎看向項南同情一笑:「這只能算你倒霉了,那孩子被李小姐護著不能怪罪。」

項南要確認的是那孩子驚恐的原因,明確後便不再理會,更在意另一件事:「季良是什麼大夫?」

隨從苦笑:「他不是大夫,是個瘋子,季家祖上曾經是個富戶,家業到了季良這一輩徹底敗落,季良不讀書不種田,每天瘋瘋癲癲在村子裡號稱自己能治百病,拿著刀啊針啊的亂戳人,被村民趕出去村子,靠著兒子打獵為生。」說到這裡一笑,「沒有村民可禍害之後,他就禍害那些獵物,用號稱的醫術將獵物以次充好,被打過好幾次,他的兒子就是這樣跟大小姐認識的。」

小碗挨打,李大小姐拔刀相助的事在帽兒山也流傳開了。

這件事項九鼎當時就知道了,大小姐行俠仗義舉手之勞沒有什麼意圖,大小姐根本不需要用這個來謀取名望,他沒有再關注後續。

沒想到後續如此。

「這真是病急亂投醫了。」他搖頭笑。

項南沒有回應他:「李大小姐將胳膊劃傷逼季良治病?」

隨從應聲是,補充道:「然後季良把李大小姐的傷縫起來,這件事是有個老者親眼看到的。」

項南思索:「莫非她的傷是需要縫起來的。」

項九鼎反應過來,想了想點頭:「我看過那時被山石砸死的,肢體肌膚殘破,馬都少了半張臉。」

李明樓將自己包裹起來,應該也是臉以及身上破損。

項南直到此時才點頭:「那這件事就前後理順了。」看項九鼎,「我是不小心踩到了陷阱。」

原來問了這一堆是為了查證,然後才回答他的問話,項九鼎罵了一聲:「我還說我多想了,你小子比我想的還多,我只是想或者有別人害你,你竟然想的是李明樓是不是要害你,她為什麼要害你?真是莫名其妙。」

項南視線微微垂下,下一刻再抬起頭,嘴角彎彎一笑:「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項九鼎呸了聲:「那是你未婚妻,將來和你睡一張床。」

項南笑而不語端起茶杯。

「你該不會是看到她的樣子嚇到了。」項九鼎狐疑打量他,又警告,「你可別忘了六叔讓你來做什麼。」

項南道:「我知道的。」

看著這張少年人俊秀的臉,項九鼎有些同情,要睡一張床的,誰不想睡個仙子,誰想睡個丑怪。

「開心點,男人的快樂不是在家裡。」他攬住項南的肩頭,笑嘻嘻的傳授人生真理,「忍一忍,到時候哥哥帶你去享樂,你要什麼就有什麼。」

項南笑著推開他:「別胡鬧,你想多了。」整理了一下衣衫,白色的衣袍已經凌亂沾染了土石爛葉污跡。

這讓他又想到了適才,手摸向背後。

「我的弓。」

項九鼎哦了聲,指著另一張桌子:「在那裡。」

項南走過去,他生死一瞬間爆發了所有的力量,凝聚在這張弓上,與襲來的利箭里外相衝,這張弓斷成兩截。

項南看著斷弓,彎彎的嘴角下垂,神情變得黯然,沒有說話。

項九鼎並沒有嘲笑他為一張弓傷心:「這是當年小北送你的吧,真快,已經過去十年了。」

項南是項五老爺項霆的次子,長子項北,十歲時因病亡故,那時項南七歲。

「這把弓你天天不離身,也算是你的護身符。」項九鼎拍他肩頭,「你看,雖然小北不在了,他還是救了你一命,你應該高興。」

項南沒有說話。

「要不,我現在就帶你去開心開心?」項九鼎一咬牙,「縱然這裡是江陵府李家地盤,但我也能保證不會被他們發現。」

項南拍開項九鼎的手:「我可沒空,我要更衣洗漱去見我的未婚妻,謝謝她相救。」又微微一笑,「還有什麼比這個機會更適合呢?」

有時候將狼狽之態展示給一個人,更能拉近距離,項九鼎佩服項南的手段,立刻將他送出去。

項南再次來到李家,但這一次並沒有進門,而是等候在門房裡。

「我不是讓祖母叔父為難,上一次我是來拜見他們的,這一次是想要見明樓小姐,如果她不見我,我不能登堂入室。」他對前來相迎的李明海解釋,「我不想讓祖母叔父和明樓小姐任何一人為難不悅。」

李明海常常跟外界打交道,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將一個小姑娘跟家裡的長輩相提並論的道理,大概也只有在他們家才有這種道理,畢竟年紀比李明華小的李明樓還被稱為大小姐。

不管是姐妹調侃,還是下人之間的代稱,甚至他自己也習慣了。

所謂大小姐,是指李家最大的小姐,不論年紀,論地位。

「可是,明樓妹妹現在不方便見人。」他勸道。

項南道:「我們見過了。」

李明海頓時驚愕。

見過了?什麼時候?在哪裡?

這個消息傳進內宅,所有人也都驚訝不已,但再問項南卻一句話不說,只說要見明樓小姐,似乎能不能說要明樓小姐決定,真是令人浮想聯翩。

「這要是擱在別的人家,小姐就要被好一頓打了。」李明琪慢悠悠說道,「這就是私相授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