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一章 一箭弓斷

第四十一章 一箭弓斷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30 00:01  字數:2431

這是個兇狠的獵人。

項南還沒上過戰場,也沒體會過死亡的威脅。

死亡的威脅就是這個感覺吧。

你甚至還不知道它是什麼,本能已經告訴你它來了。

項南本能的向前撲去,試圖避開身後的一擊,前方是等候的網。

網破舊軟綿綿沒有攻擊性,它只是將獵物困住,沒有思維的野雞會亂撲騰,而人會想辦法扯開。

身後的攻擊就是等著獵物想的機會。

項南前撲時腿變成了跪姿,身子扭轉,右手將在身前的弓狠狠的一個旋轉。

在生死一瞬間,黝黑厚重的長弓與項南同時發出一聲呼嘯,將破網挾裹捲起,如旗幟般揮動旋轉,四周的枝葉飛舞凝聚恍若變成了一面盾甲。

尖利的呼嘯輕鬆的穿透了飛舞的枝葉,昏暗的山林間閃著冷酷的寒光無可阻擋。

砰的一聲,身子扭轉的項南終於跪在地上,人仰面向後倒去,亂飛的枝葉如雪片般落下。

一切歸於安靜。

下一刻急促的腳步聲響起,隆隆隆恍若滾雷,這是有人急促的奔跑。

「小姐!」

方二喊聲如雷穿透深林。

轟的一聲,元吉從山林深處如巨石一般彈過來砸落地上:「小什麼人?」

他一眼看到地上躺著的人,男人。

這就是發出呼嘯的人。

他們聽到有男人的聲音,立刻飛奔而來。

「我在這裡。」李明樓的聲音從一旁傳來,伴著悉悉索索,黑傘出現在視線里。

方二元吉鬆口氣,瘦胳膊瘦腿跌跌撞撞才跟過來的小碗也鬆口氣,腳一軟撞在山石上倒吸涼氣。

李明樓忙走過去攙扶他,又看向這邊:「他,怎麼樣?」

一心只念李明樓,方二和元吉沒有再理會這個躺在地上的人,聽到吩咐才再次看過來。

「死了?」方二一眼看到插在胸口的箭。

小碗啊的一聲跳起來面色發白:「我的陷阱。」

元吉立刻明白怎麼回事了,疾步走過去俯身探看。

男人身上落滿了枝葉,身前雙手橫握一張弓,腿彎曲跪地身子卻是仰到,一動不動。

元吉撥開飄落的枝葉,看清他的面容

「項南!」他失聲喊道。

項南昨天才來到江陵府,並沒有見元吉,不過元吉當然知道他來了,還親自看了一眼,所以認出來。

方二再無遲疑伸手按住了露在外邊的箭桿,箭桿在他手裡斷開,箭頭並不見。

沒入胸口了?

一瞬間幾人的呼吸都屏住了。

方二伸手握住項南身前的弓,咔吱一聲,黝黑的弓也斷了,斷裂處露出箭頭。

項南白色的衣袍半點血跡沒有。

「弓擋住了。」方二鬆口氣站直身子,「人沒事。」

竟然

小碗鬆口氣,再次腳一軟,但身邊的人比他動作快,微微搖晃坐在了山石上。

小碗伸手握住李明樓的黑傘:「你沒事吧?」

方二和元吉立刻扔下項南來到這邊,緊張的看著李明樓。

「我沒事。」李明樓搖搖頭,視線看著躺在地上的項南,裹布後的臉上滿是失望。

竟然沒有死?

陷阱殺不了他,那就

「元吉。」李明樓道,手撐住山石要站起來,下一刻又鬆開手坐回去,「有人來了。」

「公子!」

「啊,是元大爺。」

「那是」

「李大小姐。」

山林間變得喧鬧,腳步聲喊聲混雜。

項南的隨從們奔了過來,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項南,看到了元吉方二等人,其中有認出他們的,立刻也認得坐在那邊山石上的被黑傘遮住的奇怪的女孩子。

「項公子中了陷阱。」元吉簡單利索的解釋,「我們聽到動靜趕過來。」

小碗一臉發白的要上前領罪,李明樓拉住了他。

「這山上很多山民設置的陷阱。」元吉接著道,「所幸公子沒事。」

項南的隨從已經上前檢查:「公子沒事,弓擋住了箭。」

他將項南身前斷開的弓舉起給大家看,隨從們都發出歡呼。

公子吉人天相,公子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李明樓看著被隨從舉起的斷成兩截的弓,她認得這把弓,十年後項南就是用它把自己射死的。

所以這一次也算是有所得嗎?

因為出了這件事,李明樓和元吉陪同隨從將項南送回去,本來要和她走的小碗暫時留下來,在方二的協助下將曾經設置的陷阱一一拆除,這件事嚇壞了小碗。

不到城門項九鼎就接到消息趕過來。

「他喝多酒了,鬧著非要打獵,果然出事了。」他無奈又生氣的抱怨。

馬車裡項南還昏迷不醒,大夫已經上去診治,此時探頭出來道:「南公子沒有受傷,氣血凝滯導致的暫時昏迷,行針後便能好。」

項九鼎鬆口氣,元吉也點頭:「沒事就好。」便抬手告辭。

項九鼎看著一旁停著的馬車,車連車窗密閉不透絲毫,他再次施禮道謝:「這次多虧遇到了大小姐,他才吉人天相躲過一難,大小姐進來歇息片刻?」

李明樓的聲音從車內傳出:「九爺客氣了,還是先照看項南公子。」

「這臭小子不需要照看,需要好好打一頓。」項九鼎故作惱怒。

李明樓沒有再說話,元吉含笑告辭。

項九鼎滿臉遺憾的看著馬車先行離開,大夫和隨從各自退後,項九鼎上了項南的馬車,車裡項南正睜著眼看車頂。

項九鼎咿了聲:「老柳的醫術這麼厲害,這麼快就醒了。」又哼了聲,「醒了也晚了,你未婚妻剛走了,你差一點就能見到。」

說著又嘿嘿一笑。

「不過,你現在動作快一點也許還能追上。」

項南道:「我見到了,我沒有昏迷,一直醒著。」

裝昏迷?

為什麼?

項九鼎收起了嬉笑:「出了什麼事?」

如果不是這麼多隨從見證,他可不信項南會被山上獵人的陷阱所傷,事情果然有問題嗎?

項南伸手摸了摸下頜:「這麼丟人的情景之下,還是昏迷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