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十章 獵人的收穫

第四十章 獵人的收穫 (1/2)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30 00:01  字數:3348

季良坐上了馬車,不再催促吵鬧,這間偏僻的宅院前更加冷靜,將來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再有被人打罵上門的熱鬧了。

李明樓看站在破洞門前的小碗:「你還有什麼收拾的?」

小碗低著頭:「我山上的獵物還沒收。」

以前他們父子靠小碗打獵為生,現在由李明樓送他們去劍南道,路途上衣食無憂還需要那些獵物嗎?元吉看著這少年,父與子脾氣都是一樣的奇怪。

他要收的不是獵物,是突然生活改變的忐忑不安,李明樓對此很清楚,這跟當初察覺局勢不穩,父親把她們姐弟送回江陵府,她將自己的屋子整間都拆運過來是一個道理。

李明樓打量這座破宅院,把這個宅院運到劍南道也不是什麼大事。

她轉頭看旁邊的帽兒山,要運這座山就不太好辦了。

深秋時節山間枝繁葉茂,林深不見天日,偶爾鳥獸鳴叫回蕩悠遠,李明樓心情很好。

大約是這一次將季良送到弟弟身邊,再加上請旨意襲爵,命運里項雲對李明玉兩個最大的恩惠不存在了。

劍南道不用再承他的情,信他的義,受他的蒙蔽。

心情好,身體上的疼痛也減輕了很多,李明樓道:「元吉叔,我們去幫忙。」

元吉和方二當然遵命,小碗想說沒多少獵物不用幫忙,看李明樓已經握著黑傘向山上邁步,便將話又咽了回去。

瘦小的少年在前邊帶路,身後女孩子撐著黑傘,元吉方二各自錯後一步跟隨,一行人走進了五彩斑斕的山林中。

李家大宅的宴席正酣。

項南雖然說話不多,但對姐妹們說話簡淺真誠,與堂哥堂弟們言之有物,更有項九鼎舌燦蓮花,席間歡聲笑語不斷。

項家的下人們也都賞了酒菜,一個隨從捧著酒杯來給李老夫人敬酒:「我們七夫人讓我見到老夫人叩個頭。」

項雲兄弟七個,項南是七老爺的次子。

李老夫人忙讓他起身,飲了他的酒,又高興又遺憾:「可惜我年紀大了走不動了,跟親家母見不到。」

「有老夫人這句話,我們七夫人就能告假出門了。」隨從笑嘻嘻。

廳內當婆婆的當媳婦的都心領神會的笑起來,李老夫人又賞了這隨從一把錢,隨從退到了項九鼎身邊。

「油嘴滑舌。」項九鼎故作不悅斥責。

隨從笑嘻嘻低頭壓低聲音說賠罪的話,旁人也並不在意,項南眼角的餘光看到項九鼎面色微變,下一刻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放下酒杯麵色恢復如常,對下人擺手:「下去吧。」

隨從低著頭退了出去,項南探身給項九鼎斟酒:「的確是我母親交代的吧。」

項九鼎嗯了聲,握著酒杯靠近項南低聲:「李明樓去了帽兒山。」

項南手裡的酒壺便撞在項九鼎的酒杯上,一聲脆響,項九鼎的酒杯跌落摔碎,廳內的人們都嚇了一跳。

「啊呀你不能喝別喝那麼多,又喝多了。」項九鼎跳起來責怪道。

他的酒杯掉了,是項南喝多了?大家的視線落在項南身上,項南還握著酒壺,微微蹙眉,似乎對這句話也不解。

「倒酒都倒不穩。」項九鼎道,「你說話都開始慢了。」

「我沒喝多。」項南道。

說話好像是有些慢了,眾人心想,然後看項南給自己斟酒,酒壺搖搖晃晃……真喝多了!

項九鼎謝絕了李老夫人讓項南在這裡休息的建議:「這時候喝多了不好,讓明樓小姐知道,他這是高興了喝多了,還是傷心的喝多了?」

不管哪一個都不是令人愉悅的事,李明樓現在受傷了呢。

這宴席也該散了,招待一下女婿就好,太過熱鬧也不太合適,李老夫人點頭同意,項九鼎兄弟二人告辭,李家的宴席也結束了。

李明琪站在廊下,伸手輕輕扯著垂下的紫藤葉。

「走啊。」李明華回頭,順著李明琪的視線看去。

李明海幾個年輕人正將項九鼎項南送出去,說說笑笑。

李明琪抬了抬下巴輕笑:「項九爺和項南公子走在一起,項九爺才像喝醉了。」

李明冉點頭:「項九爺搖搖晃晃的,項南公子走的穩穩的,真看不出來喝醉了。」

李明華沒興趣再看:「有些人喝醉了看不出來。」將李明琪和李明冉拉著向前走,「走了。」

李家喧囂漸漸散去。

山林里響起野雞的叫聲,翅膀扇動落葉亂飛,李明樓撐著黑傘向後退了幾步。

「收穫不少啊。」她讚歎,「你是一個優秀的獵人。」

將三隻野雞綁在樹枝上的小碗低著頭:「不,不算什麼,陷阱抓的。」

李明樓走過來看著掩藏在枝葉山石中的陷阱:「陷阱是你做的。」

「隨便做的。」小碗低聲道。

「我也打過獵,也布置陷阱,我有座山,可是我沒有抓過這麼多獵物。」李明樓說道。

她有座山,小碗從來沒想過誰能賣下帽兒山,他將野雞拎起來:「你不靠這個活命,打不到獵物也不會死。」

李明樓笑了笑:「你說的對。」

那邊方二和元吉招呼又一個陷阱發現了獵物:「在山坳里,是頭野豬,還活著,小姐你別過來。」

小碗好像也是第一次抓到野豬,難掩激動的跑去,李明樓雖然好奇但沒有跟過去,膽小和謹慎是兩回事,父親曾經說過不要以涉險來證明自己勇敢。

野豬死的活的都一樣,等他們處置好了再看。

元吉方二沉著的說話,小碗激動拔高的呼聲,野豬的尖叫混雜,不多時野豬聲音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