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九章 迎來送往

第三十九章 迎來送往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26 18:47  字數:2604

項南第二日正式拜訪李老夫人,項九鼎作陪,十幾個下人拎著大大小小的禮。

李老夫人笑呵呵的坐著等候,李奉常李奉景夫妻們分侍左右,李家四個少爺相迎,小姐們和兩個嫂嫂並兩個剛會走的小女站在廳內打量,丫頭僕婦院子里廊下涌涌,鶯聲燕語珠光寶翠,恍若過年一家齊聚,除了李明樓。

李明樓回絕了李老夫人要不要出來見客,也謝過了左氏悄悄問將項南帶到這裡來說話,她說什麼就是什麼,李老夫人和左氏便不再強求,李老夫人也更願意李明樓與項南現在不見面。

這是李明樓和項南第一次見面。

「傷了臉,這樣相見實在是遺憾,等好一些吧。」李老夫人倚著靠枕環視,看著孫媳孫女們,都是大好華年,「你們都打扮漂漂亮亮的,姐妹們都這麼好看,她自然也靚麗。」

沒有女子們不喜歡打扮的漂亮,尤其是見客的時候,孫媳孫女們都笑著應聲。

「丫頭們也都打起精神來了。」李老夫人越發興緻勃勃。

這也是李家的人第一次見到項南。

李老夫人看著眼前翩翩少年,越看越喜歡,又忍不住落淚:「只可惜你岳父沒有見你一面。」

李明樓的親事是李奉安臨終前才決定的,以往沒有這個心思,自然也沒有見過項家適齡的兒郎。

項南道:「大都督下葬時,六叔將我的畫像燒給他看了。」

咯的一聲,廳內傳來女孩子的噴笑,下一刻倉促被掩住。

李老夫人瞪了眼李明琪,李明琪手捂著嘴轉頭伏在李明華的肩頭。

項南收回視線神情沒有不滿或者尷尬,李老夫人看他一眼,也有些憋不住噗嗤一聲。

這少年的這個回答實在是一本正經又古怪。

左氏道:「母親,今天是高興的日子。」

李老夫人順著她的話長出一口氣,滿眼慈愛的看項南:「你岳父在天上看著,你們兩個好好的,他也會開心。」

項南俯身施禮應聲老夫人說的是。

林氏笑吟吟糾正:「叫祖母。」

項南和李明樓的親事已經定論,叫祖母也理所當然。

項南喊了聲祖母,李老夫人笑著拉過項南坐在自己身邊,指著林氏:「這是你四嬸娘。」

項南起身對林氏施禮,林氏笑吟吟的接過丫頭早就準備好的禮物,屋子裡開始逐一介紹長輩同輩,堂哥堂弟堂妹侄女,收禮物互相見禮以及送禮物,丫頭們端茶倒水花蝶穿梭笑語喧嘩其樂融融。

幾乎所有的人都圍在老夫人院子這裡,有資格入內的在裡面熱鬧,沒資格的在外邊說笑,李明樓是李家最令人好奇的存在,作為李明樓的未婚夫項南自然也是。

「我看到了,在門前下馬的姿態跟大老爺年輕時一樣,將來必然不凡。」

「劉婆子,大老爺年輕的時候,你還跟你家死鬼在山裡的莊子上燒炭呢,哪裡見得到大老爺。」

「哎呀,大老爺去過莊子上一次的。」

「大老爺怎麼會去山裡的莊子上?不要瞎說。」

「我怎麼會瞎說,我也奇怪呢,大老爺那時候還小,突然一個人跑到我們那裡做什麼,好像找什麼人。」

後門裡只餘下兩個婆子,她們沒敢去老夫人那邊湊熱鬧,只趁著沒人注意偷喝兩碗水酒,嘁嘁喳喳的說笑被打斷。

「喂,開門。」

兩個婆子嚇了慌張起身,打翻了小几上的酒碗,看著這個不知什麼時候過來的年輕男人以及他身後的馬車,不安的施禮:「方大爺。」

方二沒有理會打翻的酒碗和彌散的酒氣:「開門。」

兩個婆子鬆口氣,大老爺的人不聽家裡的使喚,同時他們也不管家裡的人和事,只要敬著就好,兩個婆子動作麻利的開門,方二趕著車走出去。

馬車很普通也很熟悉,這些日子李明樓常常坐這輛車出去,兩個婆子站在門邊目送,想到這裡愣住了。

所以這是李明樓出門了?

「現在?」兩個婆子對視一眼,神情驚訝,又看向內里,老夫人的院子里擺宴了,隨風傳來的聲音更熱鬧。

為未婚妻而來的項南公子在家做客,未婚妻李明樓一個人出門了?

「是空車吧。」一個婆子靈機一動猜測,「劍南道的人不是來了住在城外別院,老夫人二老爺二夫人昨天都從那裡拉回來好些東西,方大爺也去拉東西了。」

這個猜測合情合理,兩個婆子對視一笑關上了門。

穿過夾道來到街上,元吉已經等候。

「這麼急著走?」李明樓在車內問道。

「季良說沒什麼準備收拾的,他在這裡也沒有親人,不需要告別也不要託付。」元吉道,「小姐不用特意來送他,我會安排好。」

李明樓知道他擔心自己的身體,她的身體好壞跟休息多少沒有關係,謝過了元吉的好意:「我還是想送送他。」

看到李明樓的馬車到來,季良已經等的不耐煩,認為多此一舉:「難道李大小姐還會不同意嗎?是她請我去的。」

方二撐著傘,李明樓走下來應聲是:「我是來送季先生的。」

季良施禮道謝,然後起身:「送過了,可以走了吧?」又回頭喊小碗,「快去收拾東西。」

「今天收拾不完。」小碗悶聲說道。

李明樓看向季良身後,頭上拆去傷布,頭髮如同狗啃過的少年小碗低著頭。

離開故土是很為難很傷心的事吧。

季良站在原地踱步急不可耐,「收拾不完我就不等你了,你在後慢慢收拾,我先走。」

李明樓道:「我們幫小碗收拾。」

季良點頭連聲說好,元吉懷疑他根本就沒聽清李明樓說的什麼,小碗只是沉默。

「我先去車上等著吧。」季良收起急躁擺出沉穩的姿態,「我如果考慮太久,說不定就後悔不去了。」

李明樓笑了:「可以。」

季良立刻邁步向另一邊停著的車走去。

「先生等一下。」李明樓忙道。

季良只想裝作聽不到上車,無奈元吉站在車前堵住了路。

「先生是自願想劍南道?」李明樓看著他問道。

季良皺眉:「當然。」

「那先生身體可還好?」李明樓問道。

她有很多病人,季良忍著:「當然。」

李明樓點點頭似乎有些失神,季良趁機爬上馬車。

「小姐,還有交代嗎?」元吉問道。

李明樓看向馬車,季良唰的將車簾拉上,她不由失笑,視線落在元吉身上略一沉吟:「你安排人隨身照料季先生……」

元吉點頭:「我知道怎麼做。」

就像小姐安排人照料自己那樣,小姐關心季良的身體,這是把季良當作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