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七章 為明樓小姐而來

第三十七章 為明樓小姐而來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26 10:51  字數:2472

項南這個名字不是第一次響在姐妹們的耳邊,但這個人是第一次出現在眼前。

李明琪手拂車簾失神,先是因為著少年嘴角的一絲淺笑,然後因為這少年的名字。

「你是項南?」李明冉年紀小只會好奇不會失神,手抓著車窗,身子和聲音都沖了出去,「李明樓要嫁的那個人?」

李明華從李明琪和李明冉的縫隙里探看,車前的少年劍眉星目五官俊朗,嘴角微微上翹,這讓他似乎時刻面含淺笑,如春風。

看著車窗擠著的三個女孩子,春風更濃幾分,項南嘴角上揚:「正是在下。」

李明琪鬆開車簾。

「項家公子?」

「是太原府的項家公子!」

「人呢?」

跟車的李家僕從們聲音四起,有上前迎接,有去叫人,門前頓時熱鬧。

貴客臨門卻是很不巧。

「老夫人二老爺二夫人都出門了。」門前的管事迎客進門,滿含歉意,又想到什麼,「四老爺跟項九爺出去了。」

項南將馬鞭子遞給李家的僕從,邁過門檻打量面前的庭院,聞言哦了聲:「我還沒有去見我九哥。」

過項九鼎所在而不入,直奔李家門前啊。

「祖母伯父伯母一起出去了嗎?」李明華在後問道。

因為看到迎出來的人不是大管家,又聽到二老爺出門了,李明華沒有讓馬車駛入二門,而是在這邊下了車一起走進來,待聽到家裡三人都出去了,很是驚訝。

莫非是哪家世交老了人?如不然怎能三人一起出門。

管家的神情有些古怪:「劍南道送的東西到了。」

李明華明白劍南道的東西是什麼,李敏來了一次,家裡鬧了一場,前幾天來了個管事,家裡的氣氛又熱鬧了,熱鬧了這麼久終於到了落定的時候。

為了這些東西家裡三人都出去了,李明華不想也不好再繼續這個話題:「去請了嗎?」

管事應聲是。

「先讓明海哥過來。」李明華又道。

李奉安成親晚,只生養了一女一子,長女李明樓今年才十三歲,李奉常有兩子兩女,兩個兒子和大女兒已經成家生子。

李奉常長子李明淵遊學在外,次子李明海打理家業,此時應該在家。

管事道已經請了。

李明華看了眼項南,又對管事道:「明川明淵和明河在學堂嗎?也叫來吧。」

李奉耀有兩子,李奉景有一子,年紀與項南差不多,還都在族學讀書。

管事應聲是讓人去請。

項南在一旁表達歉意:「突然上門叨饒了。」

三姐妹們中李明華最大,此時長輩未在,哥哥們未來,她落落大方待客。

李明冉跟在後邊好奇的打量,等到機會忙問:「你是來看明樓姐姐的嗎?」

項南對她一笑:「我在外當差,聽消息她出事,便告了假趕來,來的倉促沒先打招呼。」

李明冉更加好奇:「你跟我三哥四哥一般年紀,已經在外當差了?你一個人來的嗎?」扭頭左右並沒有看到項南的隨從,「你一個人行路啊,膽子真大…..你拽我幹嗎?」

最後一句話是對李明琪說的。

她扭頭看李明琪,項南的視線也看過去,一直安靜無聲的李明琪笑了笑,側身垂目淺淺一禮,項南還禮。

李明海聞訊過來了,與項南見禮。

李明華拉著還想問東問西的李明冉告退,李明琪走在最後回頭看了眼,見項南對李明海還禮:「…..明樓小姐可還好?兄長方便帶我去見一見?」

真是閑言碎語不忙講,一心只問李明樓,李明琪收回視線轉過迴廊離開了前廳。

「這就是項南公子啊。」李明冉輕輕啊的一聲,「看起來人很好。」

李明華道:「不用看也知道人很好啊。」

李奉安為女兒決定的親事怎麼會不好,項家精挑細選的公子又怎麼會不好。

她指的是家世才學相貌氣質等等適宜婚嫁的好,李明冉還沒想到那麼多:「他說話很好,沒有像哥哥們那般對我不耐煩。」

「那是因為你不是他親妹妹。」李明華敲她額頭,「你跟我去我外祖家,我表哥們對你怎麼樣?」

李明冉嘿嘿笑:「林家哥哥們也都很好。」又吐舌,「不過長的沒有項南公子好。」

只要有偏愛,都好總有更好,李明華翻個白眼,李明冉笑著搖她衣袖,姐妹二人嬉笑熱鬧。

「明琪呢?」李明華想到什麼回頭。

跟在身後的李明琪對她眼睛彎彎一笑。

「你怎麼不說話?還以為你走丟了。」李明華狐疑的看她。

李明琪撇嘴:「我說話惹了那麼多事,最近不想說話。」

李明冉咯咯笑:「不說話怎麼討祖母歡心。」

「現在不說話就是討祖母歡心。」李明琪慢悠悠道,然後想到了話說,「你們說,明樓會見項南公子嗎?」

李明華想也不用想:「明琪你這問題真壞。」

李明琪笑了笑:「我忘了,大小姐肯定讀過史書李夫人的故事。」

李明冉還沒讀過,好奇的問故事,李明華乾脆利索告訴她:「故事就是大小姐這時候不會見項公子,這跟史書和李夫人都沒有關係,是個女子都不會。」

女子李明冉便懂了點頭:「是,明樓的臉不能見人,萬一嚇跑項公子就糟了。」

鑒於項南的身份,李明海應了他的請求,親自來這邊告之並詢問李明樓。

李明樓聽到項南來了有些意外,她沒想到這一世會這麼早見到項南。

那一世她到了太原府項南並沒有在家。

項氏詩禮之家子孫多讀書科舉,但自從項雲以文入武職得權後,也挑選了家中的子侄往軍中歷練,項南便是其中之一。

當時他在宣武鎮為團練,恰好護送皇帝使者去范陽見安氏不能歸來,隨之又有安氏叛亂陷入混亂,直到次年冬天才回到太原府,距離李明樓來到太原府時隔一年多。

按照時間算,項南這時候應該跟隨使者團離開了宣武鎮,迎接未婚妻舉辦定親都不能違抗的軍命,在聽聞未婚妻出了意外去而復返回家就可以違抗了嗎?

李明樓手拄著頭想,不由笑了笑。

金桔看到她的嘴角,猜測問:「小姐,要請項公子來嗎?」

請他來?來了之後……殺了他,李明樓手在下頜的裹布上輕輕的摩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