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六章 送走有安排

第三十六章 送走有安排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24 02:45  字數:2587

項大老爺說獵先生故土難離很難請,遇到的時候他正在遊歷,但說要回家鄉江陵府再也不離開。

項雲用盡辦法以及搬出了李奉安才說動他。

當然現在李明樓不相信項大老爺說過的話,事實也證明搬出李奉安對季良沒用,或者季良不是獵先生,但不管是不是,李明樓都要賭一把,她相信就算季良不是獵先生,也會成為不輸於獵先生的人。

通過這短短几次見面說話,李明樓已經大概明白季良是個什麼樣的人。

他的確是個瘋子,痴迷研習稀奇古怪的醫術,世間萬物在他眼裡都是醫術的工具,包括他的兒子,兒子受傷他第一個念頭不是擔心悲傷,而是歡喜可以有機會治傷。

既然如此要說動他很簡單,李明樓先讓他明白自己真心信他的技藝,再告訴他劍南道有他大展身手的機會,不用被村人驚恐驅趕,不用只面對野雞野兔,是可以讓他救治還會對他感激的傷兵苦民。

對於傷兵苦民來說,經歷過戰場的殘酷,再殘酷的救治方式都能接受,他們只有一個目的期盼,活下去。

季良需要病人,傷者也需要大夫。

「多謝先生。」李明樓道謝,又指著元吉:「這是我家大管家元吉,他會安排先生去劍南,我沒力氣了先休息。」

安排好這件事她便暈了過去,最後感知元吉抓緊她的肩頭,方二的呼喚,以及季良的歡喜。

「暈過去了更好治傷,我來治她臉上的傷吧。」

嗯,元吉應該不會把他打死。

李明樓並沒有昏迷太久,醒來時已經在回家的路上,元吉坐在馬車裡陪同。

「不是因為治傷的緣故。」李明樓給他解釋,聲音虛弱,「是我的身體越來越不好。」

「但治傷也是一定原因。」元吉聲音沉重。

李明樓沒有反駁,匕首深深劃破的傷口,血肉中穿針走線,對精神和肉體都是極大的衝擊,她從小到大身上指甲蓋的傷都沒有,直到死在亂箭穿心之下。

元吉道:「小姐要取信季良,我來也是一樣。」

李明樓笑了笑:「我來更好。」

因為她是李奉安的女兒,不惜自傷千金之軀來表明真心,比起自己更有說服力,元吉明白這個道理,李奉安也是這樣的人,做事不畏不懼不推不脫。

只是如果李奉安還在,大小姐何須如此,元吉黯然。

「元吉叔,我這樣做不是因為父親在不在。」李明樓道。

那一世父親不在後,她過的日子跟父親在沒有任何區別,劍南道奉她為主,項家奉她為貴,她手裡的財富幾輩子用不完。

她在太原府有莊院有田地還買了一座山,春賞花夏玩水秋收果冬狩獵,出車馬精美出入僕從涌涌。

李明樓如同她的小名一樣,過著神仙般的日子,直到死去那一刻之前都不知道世間什麼叫煩惱艱難。

神仙樓閣已經崩塌,項氏的狼心猙獰她已經看到,父親在與不在,項氏狼心都在,父親不在只不過讓他們肆無忌憚。

既然知道了這一點,父親不在,她要做些事,父親在,她也要做。

而且她來做這件事還因為她這具身子。

她的身子如同鬼一般不能見天日,心跳也漸漸的不正常,不知道會不會慢慢的變成死屍,她想試一試,還好,劃破了會流血,會痛,很痛。

「只割這一次,下次再也不了。」她喃喃。

沒有下次就需要他們把事情做好,不用讓李明樓憂心費神,元吉收起黯然:「我三日後來接季良,即刻寫信給嚴茂,季良其人以及事情經過我會跟他說清楚。」

嚴茂沉穩機敏會明白季良的用處以及重要。

李明樓默然一刻:「給季良安排一個助手。」

軍中也有很多大夫,這個不難,元吉應聲是。

「這個助手要精挑細選,最重要的一個要求不是醫術,而是仁心。」李明樓道。

季良只想治不想救,人在他眼裡不是人,這能讓他心無旁騖技藝專精,但同時也讓他很可怕。

「要有個人看著他,不要讓他為了治傷而治傷。」李明樓道。

不知道當初項雲給與季良什麼樣的允諾,但李明樓要給他一個限制,不能讓傷者的幸事變成不幸。

元吉聽懂了肅穆的應聲是:「小姐放心,我會安排好。」

李明樓閉上眼:「這件事接下來辛苦元吉叔了,我休息幾天。」

「小姐好好歇息。」元吉道,將李明樓扶好躺穩,減輕車馬顛簸的不適。

李明樓雖然沒有再昏過去,身體也是從未有過的虛弱,這次回家是被方二抱進去,金桔嚇的差點暈過去,但李明樓堅持不讓請大夫看病,金桔也只得作罷,將心思用在吃喝上來給李明樓進補。

李明樓被方二抱進門李家上下也傳開了,李老夫人和項氏都派人來問,金桔謝過她們拒絕請大夫,二人便也不再強求,繼續忙著盯著越來越近送錢來的劍南道車隊。

李明琪閉門思過後來到李老夫人面前,沒有再提珠子的事,也恍若從沒有被李老夫人罵過,將這件事翻過去抹掉,在李老夫人跟前更加乖巧。

李老夫人也忘記了這件事沒有再對李明琪指責,只不過面對孫女們的陪伴有些心不在焉,乾脆免了她們每日陪伴,女孩子們已經很久沒有出門,又秋高氣爽,李老夫人便讓她們接受其他人家小姐們的邀請,去爬山進廟賞景玩樂。

這一日姐妹三人寺廟進香歸來,李明琪坐在車裡,手裡拎著一隻香囊搖搖晃晃:「不知道大小姐收不收這個心意,我們出門玩樂可也惦記著她呢。」

李明冉點頭:「炸米糕我給她一份。」

李明華笑了笑:「既然是心意她肯定收啊。」

「明華你送什麼?」李明冉好奇問。

李明華道:「我沒什麼想送的,就讓丫頭去問問她有什麼想玩的,我再送吧。」

「你這心意送的真取巧。」李明琪手搭在車窗上撇嘴,秋日晴好不冷不熱,車簾車窗都是垂紗,手隨著風撩動紗簾可以看到車外,車外已經到了李宅所在。

「門前有個人。」李明冉探在窗口說。

李家門前什麼時候都有人,李明華不理會,李明琪懶懶的看了眼。

李家門前並沒有往日人來人往,大門緊閉,門子們也不在門前散坐說笑,只有一個少年騎在馬上正抬頭看匾額。

少年十六七歲,手中握著馬鞭,察覺有車馬走近轉過了頭。

李明琪就是這個時候看過來,少年的面容闖入視線,馬車也走到了門前。

少年看著撩著車簾的李明琪:「小姐,這裡可是李奉安李大都督家?」

他拱手施禮報家門。

「某太原府項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