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四章 請看真心

第三十四章 請看真心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22 14:28  字數:2337

季家偏僻的門很熱鬧,但也不是從未有過的熱鬧。

老者站在門前感嘆這種熱鬧又來了。

「他以前發瘋惹了多少麻煩,在村裡住不下去了,被趕到這裡來。」他生氣的說道,「他自己被打,小碗被打,也罷,那都是禍害畜生,最多用那些被禍害的畜生去騙人,現在竟然要去禍害人了。」

「我不是瘋子,我是大夫。」季良坐在地上生氣的糾正。

小碗沒有說話。

老者搖頭,看著小碗:「小碗你也跟著你爹發瘋了。」指著李明樓三人,痛心疾首,「這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怎能欺騙她。」

小碗垂下頭,但還是沒有說話。

李明樓謝過老者好心:「我要找的大夫正是季先生這樣的。」

「小姐啊,他根本就不是大夫,不會治病。」老者苦口婆心,看著這位裹住頭臉黑傘遮面的女孩子,對於她亂投醫同情也理解,人走投無路稻草也想抓住。

「阿伯,我要治的不是病,是傷。」李明樓願意多說兩句話安撫這位好心的老者,然後再次上前一步,對季良施禮,「小女李明樓,家在CD府,想請先生到劍南道行醫。」

這一句話說了兩個地方,季良老者小碗都有些沒反應過來。

「劍南道?你不是江陵府的嗎?」老者喃喃。

他當然記得那日方二出手救人時自報的家門。

「劍南道是在CD府。」季良抓了抓頭髮說道。

他比老者反應快,知道劍南道是轄區,知道CD府是駐地,這樣看來並不是瘋傻的不知世事。

但也僅此而已,他並沒有像李明樓猜測的那樣喊出李奉安的名字。

還是老者想了想,先想到了:「啊,李大都督。」

李明樓應聲是:「家父李奉安。」

老者忍不住施禮口中連連稱原來李大小姐,再次讚歎果然俠義心腸路見不平云云,通過他的碎語,季良和小碗都聽明白李明樓的出身來歷,也明白為什麼是江陵府李氏卻說家在CD府。

不過,原本坐在地上的季良站起來拍了拍衣袍上的塵土:「我不去CD府,你另請高明吧。」

他的神情肅穆,眼神冷靜,先前的激動癲狂歡喜全無。

李明樓有些驚訝,他不僅沒有第一時間叫出父親的名字,現在說明了身份,山野老翁都激動於李奉安的赫赫威名,他卻依舊沒有反應,甚至還斷然拒絕了求醫。

根本就沒有項氏說的獵先生欽慕李奉安,聽說是李奉安的同袍立刻毫不猶豫的來軍中聽命。

是項氏在說謊,還是季良真不是獵先生?

不過項氏說謊很正常,項氏對她本身就是一個大謊言,至於季良是不是獵先生也好像不太重要,眼前這個季良的確有治傷的好技藝。

季良冷靜,李明樓沉默,小碗也不說話,老者鬆口氣。

季良是個半瘋子,還沒有全瘋,聽到這位小姐的身家來歷終於冷靜,知道不能胡來發瘋,折騰野雞野鴨豬狗,甚至自己的兒子,最多被人罵瘋子吃些苦或者挨頓打,但折騰這位小姐那可是就要了命了。

「季先生。」李明樓還沒有放棄,「季先生有什麼要求儘管說,我是真心來請先生的。」

季良只是搖頭:「不去,不去,你走,你走。」

「這件事只能先生來做。」李明樓道。

季良斜眼看著李明樓:「你當我傻啊,你一個CD府的人怎麼知道我?還特意來請我。」

原來是因為這個,果然不傻,元吉在一旁默默想,只是瘋而已。

「我聽家父說的,久聞先生大名。」李明樓說道。

季良哼了聲:「李大都督不在江陵府十年了,他在江陵府的時候我還沒成名呢。」

你現在也沒成名好不好,老者搖頭,制止這不靠譜的對話:「李小姐,季良真不是大夫,您再去另請高明,耽擱了小姐,別說季良,我們都愧對小姐。」

李明樓沒有理會老者,看著季良:「季先生是不信我真心請你?」

季良哼了聲,沒有回答,破袖子甩了甩轉身。

「先生的技藝我是相信的。」李明樓說道,「不信,先生看看我的真心。」

看看真心?怎麼看?

季良不解的轉過頭,小碗和老者也看向李明樓,見李明樓已經走到方二身邊,將傘遞給他又伸手是要拿錢嗎?

錢有時候的確能表達真心。

方二接過傘,李明樓的手沒有解他腰裡的錢袋,而是拿出了他腰上的一柄匕首。

裹在刀鞘里的匕首灰撲撲不起眼,拔出來日光下閃爍寒光很嚇人。

要嚇唬人嗎?老者心裡想著,然後看那裹著頭臉的女孩子將寬大的袖子挽起露出半截胳膊,首先入目的是白嫩的肌膚,然後便是肌膚上點綴的幾塊灼燒的傷斑

真的有傷呢,所以臉上也是如此嗎?可憐

「季先生請看。」李明樓道,匕首落在手背上,按下去劃向手臂。

血如珠落玉盤迸跳,在手背手臂上綻開飛濺,明亮的日光下炫目令人失神。

「啊。」小碗發出一聲喊。

「小姐。」一向沉默寡言的方二大喊。

元吉抓住了李明樓握著匕首的手。

李明樓沒有大喊也沒有再奪匕首,抬起頭看季良:「季先生,我相信你的技藝,請你幫我縫起來吧。」

她的臉掩在兜帽里又黑布裹住看不到神情,但聲音里可以聽到笑意。

我敢劃破自己的胳膊,因為相信你能給我治好,世上還有比這個更能表達真心的嗎?

老者震驚的目瞪口呆。

季良神情驚訝中還有不解,他的驚訝不是被嚇到,只是不明白李明樓為什麼這麼做,待聽了李明樓的話,驚訝不解散去神情歡喜。

「好啊好啊。」他高興的點頭,小眼閃閃發亮,盯著日光下少女血淋淋的胳膊,如同餓鬼看到了豐盛的大餐。

站在一旁的老者沒有再阻攔,也沒有再說話。

季良是半瘋子,這個李家大小姐就是個真瘋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