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三章 大夫的確認

第三十三章 大夫的確認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20 15:05  字數:2779

李明樓一行人的到來讓背著籮筐的少年也很驚訝,他腳步一頓似乎要迎過來,但下一刻又轉身幾步跳進門內不見了。

方二點頭評價:「身手利索,傷口癒合的很好。」

他親自查看以及敷藥綁治這少年,知道這少年的傷情。

李明樓讓車停下撐開傘走下來。

季家的破門關上了,破門洞後有季良一角衣袍抖了抖:「你們是過路嗎?我家沒有水借你們。」

這一次沒有那個老者在場,如果他在的話此時必然惱怒的呵斥翻臉不認人,忘恩負義。

這才過去多久,就裝作不認識,老者已經說過如果不是李明樓幾人少年當時就要被打死了,就算不死傷也比現在重的多。

元吉見過很多世面,但這樣裝瘋賣傻的忘恩負義的還是第一次見,他皺起眉頭,並不是對這個季良的態度不滿,對付忘恩負義他有很多辦法,無須為此煩惱。

他煩惱的是這個人真是小姐要找的獵先生?是大人也推崇的人?

李明樓沒有生氣,還認真的回答:「我們不是路過,也不借水。」

季良從門洞露出半張臉:「這位小姐,我也沒有錢,你要是來索要救人的錢是白來一趟了。」

其實這人也不算瘋子,腦子轉的挺快的,李明樓不由笑了。

「你要是氣不過,那就只能把人打一頓抵債了。」季良說,似乎覺得這真是個好辦法,眼睛發亮,頭從門洞里伸出來,「你打一頓吧,原來傷成什麼樣你就打成什麼樣。」

李明樓愕然,這是挑釁還是無賴?但看季良的神情期盼又很真誠,還有激動,還有躍躍欲試。

「來吧來吧,你們打吧。」他搖著手,就好像招攬客人。

李明樓搖搖頭,不管是挑釁還是無賴還是真誠,說這種話做這種事真的是瘋子了。

「爹!」院子里傳來少年的喊聲,聲音惱怒又焦急,似乎相信自己的父親真有這個打算,而且為了達成這個目的,還極有可能去說服或者激怒李明樓等人。

「小碗。」季良被兒子打斷有些不高興,眼珠轉了轉又柔和聲音,「不用害怕,有爹在,打傷又算什麼。」

這是父親要勸兒子出來接受被打嗎?原本不理會這邊的方二也驚訝的看過來,怪不得那老者說這人是個半瘋子,這哪裡是半瘋子,是全瘋子。

李明樓沒有再讓父子二人繼續商討挨打,握著傘走到了門前:「季先生,我是來求醫的。」

李明樓的話音未落,季良從破門洞里鑽了出來。

竹竿一般乾瘦的身子原來也能這麼靈活,元吉和方二看著站在面前的男人同時閃過這個念頭。

「哈,哈。」季良發出幾聲笑,「這就對了,我是大夫,誰要問診?」

不待李明樓回答,季良的視線在李明樓方二元吉身上掃過,搖頭:「不是你們,你們都好好的,是要出診嗎?」

他抬手拍了拍,看著門前停著的車馬,滿意點頭:「有車馬來接,不錯不錯。」

季良一口氣自問自答,轉頭看身後:「小碗,小碗,拿我的藥箱來。」

破門拉開,先前跑進去的少年小碗走出來:「爹,你能不能先聽人家說完?」

跟那個老者不同,小碗聽到自己的父親說我是大夫時沒有反駁。

很顯然他不覺得父親在發瘋。

小碗看了李明樓一眼,低下頭:「我爹,不是什麼病都看。」

雖然說出這句話,他垂下的手捏著衣角無意識的搓啊搓,透露出緊張不安忐忑沒有底氣。

季良對兒子的介紹很是不滿:「你又不是我,能不能看,試試才知道。」

小碗臉色更紅,惱怒的喊了聲爹:「她又不是你兒子,能讓你隨便試,折騰死了也無所謂。」

季良也惱了:「我可不是隨便的人,難道我折騰死你了嗎?」

小碗瘦弱的身子微微發抖,折騰這兩字勾起了回憶,痛苦讓他更加憤怒:「那是因為這位小姐先給我用了好葯。」

大夫最生氣被說不如別人,季良更加生氣,揮舞著雙手:「那些葯根本就沒有用,是我治好的你。」

李明樓忙問:「是季先生救治好了他?」

當時明明是方二給這少年治傷。

季良哼了聲,也不再隱瞞:「他受的傷,敷藥哪能這麼快治好,就得靠我,這種傷縫起來才能好得快。」

說罷伸手一扯。

他的動作太快,小碗沒反應過來上衣就被扯下來,露出瘦弱的身軀。

那日他被鞭打皮開肉綻,方二親手灑上藥粉裹上傷布,此時臉上傷布留著一些,頭髮遮蓋看不出太大區別,但身上完全不同。

裹著的傷布不見一縷,也沒有半點藥粉沾敷,肌膚上只有扭曲的紅色的蚯蚓一般的疤痕,疤痕上有針腳痕迹,好似衣服打了補丁。

方二和元吉神情震驚的上前一步,李明樓手裡的黑傘抬起,將身形露出,裹布之下的雙眼審視。

小碗回過神下意識的要拉起衣衫遮擋,元吉已經伸手按住他的肩頭:「這真是縫起來?」

小碗的傷好的如何已經不需要問了,戰場上廝殺過的他對傷情再清楚不過,所以對這種傷的痊癒速度和程度的意義也更加明白。

他的手撫過小碗的傷疤微微顫抖。

「比我們的葯好。」方二說道。

如果用他們慣用的傷葯,現在小碗還需要卧床,不能這樣背著筐跑進跑出。

季良一臉得意享受三人的震驚,視線落在李明樓身上,恍然又高興:「那是當然,我最會治這種傷,這位小姐你的傷我」

直到這時他才看到李明樓裹住的頭臉,立刻伸手去掀李明樓的兜帽。

「呔。」元吉和方二同時喝道,一瞬間轉回李明樓身前,砰的一聲,季良被推開撞在破門上。

破門發出咣當的響聲,季良也發出大喊:「幹嗎打人!」

小碗向季良這邊走了兩步,看到他雖然大喊,倚著門卻是好好的站著,便停下來生氣的喊了聲爹。

「出什麼事了?」有人正好走來聽到動靜喊。

大家回頭看去見是那日的老者,老者看到這場面嚇了一跳。

「季良你又惹禍了,啊,小碗你的身上!天啊,季良,你折騰那些雞鴨兔子就是了,怎麼對小碗作孽!」

「可憐的小碗!遭了罪了!我真該守著你。」

「善人啊,你不要害怕,這季良是個瘋子。」

老者又是喊又是罵又是安慰,一個人忙的亂鬨哄。

李明樓打斷了老者:「老丈不要怕,我是來求醫的,季先生正是我需要的大夫。」

向一個瘋子求醫,老者嚇了一跳,看到李明樓的樣子後更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小姐,病急不能亂投醫。」

「我可不是那種亂投的醫。」季良生氣糾正。

小碗沒有反駁父親,遲疑一下低下頭:「現在我爹的醫術還不行,小姐再等等吧,等他再練練。」

季良更生氣:「練什麼,我不是把你治好了嗎?你自己也信我能治好,才讓我治的,現在又說不行!」

「會留疤的。」小碗生氣的回頭喊道。

李明樓看著這少年,硬邦邦冷冰冰的心口一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