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二章 大事化小

第三十二章 大事化小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20 15:05  字數:2413

整件事就因為一個珠串。

李明琪眼淚停了下來,再掙扎:「不可能吧,這麼小的事。」

「對於孩子們來說,小事都是大事。」李明華道,「誰讓她不高興了,她就讓誰不高興。」

對於劍南道來說,李明樓再小的事也是他們天大的事。

「你想如果你是李明樓,你會不會這樣做?」

她當然會!李明琪想都不用想。

報復,她在報復,這個可怕的傢伙,因為一個珠串她竟然挑撥伯父伯母來報復祖母。

李明琪將眼淚一擦從床上跳下來:「我去告訴祖母和伯父伯母。」

李明華將她揪住:「你有證據嗎?李敏說了這是大伯父的安排,有誰證明是她的安排?」

李明琪胸口劇烈的起伏,劍南道的人根本不會揭穿她。

「雖然沒有證據,讓祖母伯父伯母起疑心就夠了。」她咬牙恨恨,「竟然如此算計祖母,亡父也能隨意拿出來做幌子,真是壞透了。」

「起了疑心又如何?祖母不想要錢?還是伯父伯母不想要錢?」李明華將李明琪按回床上坐下,「你怎麼還是不明白,李明樓跟我們不一樣,有些孫女不用討好長輩。」

長輩反而要討好她。

她的父親不在了,但劍南道還在她手裡,她還是李家的大小姐,不受委屈也不用討好別人的大小姐。

李明琪坐在床上嘴癟了又癟:「她又不是大伯父,她是個小女子。」

都是小女子為什麼跟她們不一樣,李明琪將袖子一摔再次嗚嗚大哭。

李明冉不懂也不在意別人為什麼跟自己不一樣,但知道李明琪為什麼這麼生氣,小手剝著乾果仁:「你就是看她不順眼,不用擔心,她在家不會太久,她要嫁人了。」

李明琪想著今天見到李明樓,這是第一次見受傷後的樣子,簡直就像個鬼,而這個鬼樣子也還能繼續嫁人……

李明琪哭聲更大了。

委屈又憤怒的李明琪只是哭了幾天,並沒有去找祖母告狀,李明華的勸說是一個方面,她自己也想明白了,事到如今去告狀與她的處境不會有什麼改變,因為這件事還是因為她借珠串引起的。

李老夫人就算對李明樓惱怒,火氣還是會遷怒到她的身上。

被罵一次就夠了,這件事還是快點過去大家遺忘為好。

李家的女孩子們沒有再出現在李明樓這裡,她們越發安靜乖巧,不去打擾家裡大人們。

李老夫人讓僕婦又來了兩次送些吃喝用品,李明樓道謝收下,第三次李老夫人也表明了所求,讓李明樓告訴劍南道家裡以老夫人為尊,那麼接收錢財也只能由她,李明樓回答會去告訴劍南道。

李老夫人暫時鬆口氣。

左氏沒有再來找李明樓,也沒有噓寒問暖送吃送喝,李老夫人的動作她都知道。

「這是一個交易,我相信仙兒的承諾。」她對不安的丫頭解釋,「而且我此時去她跟前,將來事情成了對她不好,老夫人會知道是她幫了我,老夫人是長輩跟她鬧起來,她晚輩吃虧。」

「大小姐答應老夫人會去告訴劍南道,如果事情不成,老夫人還是會怨恨她。」丫頭皺眉。

左氏笑了笑:「大小姐只是答應會去告訴劍南道,但並沒有說同意。」

丫頭想到了李明樓對左氏的回答是一個好字,好是明確的回答,而去告訴只是轉達下意思,萬一劍南道堅持李奉安的安排呢,李大小姐也不能違抗父命。

丫頭提著的心放下,左氏在內宅掌握的錢越多權越大,誰不願意做當家主婦的大丫頭。

劍南道的消息還沒有傳來,送錢的車馬先要到了。

「要誰接?二老爺啊,李敏沒有告訴你們嗎?」押送的管事年紀大看上去有些糊塗,尤其是走進院子就被一群人圍住。

「李敏難道沒有告訴你們這件事要重新定論?他回劍南道去請示了。」李老夫人的管事惱怒的說道。

「李敏沒有跟我們說,我們也沒有遇到他。」押貨老管事很不高興,「大概是他走的急忘了。」

這也能忘?

「反正我東西帶來了二老爺快與我交接,我還要趕回去,誤了日子就是違了軍令要挨罰。」

劍南道的人動不動就治家如治軍很是煩人。

「我不管劍南道再做什麼決定,我現在到了就要按照原本的安排,二老爺不接,我們就帶著東西回去了。」

誤期當斬的劍南道押貨管事強硬,李老夫人的管事無可奈何,李奉常的管事安靜如雞。

還好有一件事可以達成一致。

「不能讓他們把東西拉回去。」李奉常對李老夫人請求,「劍南道現在太亂了,一來一去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李老夫人也認識到李敏並不是個多重要的人物,這些人似乎各有各的主意,各有各的聽命,東西拉回去下一次送來大概就到年底了,雖然她也不缺錢,但到了眼前的錢誰捨得送走,早一天拿到比晚一天拿到好。

「母親可讓人與我同去,我給他們簽了章收了東西,母親即可拿走,兒子半點不留。」李奉常對母親跪下。

李老夫人淡淡道:「我也不要你的半點,你拿你大哥給你的,我拿我兒子給我的。」

這件事暫時解決,母子二人恢復了先前的融洽。

「沒有我的章東西半點不能被人拿走。」李奉常叮囑自己的手下。

「你們都看好了,我的東西立刻就拿在你們手中,我可不想我要從其他人手裡拿我的東西。」李老夫人對侍立的僕婦們下了命令。

「我要做的就是一直在場。」左氏安安靜靜的告訴身邊的丫頭們,「這是一個儀式,只要這一次有二老爺接收這個名義,不管東西在不在手裡,這件事的性質就定了,以後就好辦了。」

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應對眼前的事,劍南道的李敏,內宅里的大小姐暫時都被遺忘。

李明樓不需要她們時時刻刻記著自己,只需要她們記得不要挑釁自己就可以,在時隔十五天後,李明樓又來到了季良家。

車還沒有到門前,元吉就看到那個差點被打死的少年背著籮筐跑了出來。

「小姐,他的傷好的真快。」元吉忍不住驚訝。

李明樓掀起車簾,所以她找對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