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一章 有求必應

第三十一章 有求必應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618

李明樓沒有晚輩的惶恐立刻下車施禮,車簾紋絲不動。

左氏只帶了一個貼身丫頭,沒有長輩的矜持更沒有解釋這是偶遇。

「仙兒,我有件事與你說。」她走到馬車前隔著車簾,「不知方便否。」

李明樓喊了聲方二。

左氏有些不安,這個年輕的車夫該不會要將她打走吧?

方二沒有理會左氏,放下韁繩馬鞭,李明樓掀起車簾下車。

左氏也好久沒有見過李明樓了,眼前的女孩子裹著黑披風蓋住全身頭臉,兜帽下露出的也不是面容,而是黑色的裹布,黑夜見了真像個鬼啊。

青天白日里乍一見也不由打個寒戰。

方二撐開黑傘,左氏的視線里便只能看到黑披風下點綴著金絲的腰帶袖口裙角。

「嬸娘請說。」李明樓道。

她的聲音有些虛弱,比起剛進家門時好像病重了一些,左氏敏銳感覺,除此之外還能感受到她的禮貌。

李明樓其實是個很有禮貌的孩子,人的失禮往往是因為不如意,李明樓從小到大都沒有這種困擾。

「李敏來了,你父親對家裡的一些事做了重新的安排。」左氏開門見山,「給你祖母的孝敬以後就和給家裡的一起走大帳,你祖母不願意。」

李明樓嗯了聲:「嬸娘的意思呢?」

雖然只看了一個晚上,那冊子上記著的東西深深的印在她的心頭,她不會忘,也不想忘,左氏深吸一口氣:「我願意。」

李明樓點頭:「好。」

她答的如此乾脆,又如此的輕鬆,這個話題就這樣結束了,左氏一時不知道說什麼,除了一句言語匱乏的謝謝。

「仙兒你要找的什麼大夫?」左氏問,「要不要我幫忙?」

李明樓一直以來拒絕家裡找的大夫。

如果她不想家裡插手,左氏表明自己可以幫忙,不通過家裡。

「謝謝嬸娘。」李明樓很有禮貌的道謝,「有需要我會請嬸娘幫忙的。」

雖然拒絕了,但她也表明了態度,左氏含笑點頭:「有什麼需要儘管來找我。」

李明樓施禮告辭:「我不能在外多留。」

左氏忙讓開路:「你快回去歇息。」

李明樓沒有再客氣由方二撐傘護送向內走去,元吉已經牽著馬車安靜的離開了。

院門口只剩下左氏和丫頭。

丫頭這才上前帶著幾分不安:「夫人,這就行了嗎?」

左氏看著漸漸遠去的李明樓:「她要是還不行,那這件事就真不行了。」

李明樓是李奉安的長女,現在李奉安不在了,她和李明玉就是劍南道的當家人,只是大概因為兩個人還是孩子,李家的人都忘記了。

直到這個時候。

丫頭鬆口氣又提起:「老夫人那邊也派了人等著大小姐呢。」

左氏笑了笑:「老夫人是長輩,說話要含蓄,肯定不會像我這樣請求大小姐。」

老夫人想到了李明樓,左氏自然也想到了。

得知老夫人呵斥了李明琪,還借著讓李明琪道歉來送禮,讓人道歉送禮哪有本人親自來有誠意,左氏當機立斷親自來門前等候,而且開門見山表達請求。

「這件事早請求就能成嗎?」丫頭低聲問。

按理說血緣遠近親近輩分高低,左氏可比不上李老夫人。

「這件事或許跟血緣輩分無關。」左氏搖搖頭,想到了李敏的話,老夫人不一樣啊,老夫人討好不討好都是親的。

李明樓幫了李老夫人,李老夫人還是她的長輩,還會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幫忙是應該的,不幫忙則是結仇。

但如果這件事成了,左氏不會認為是自己理所應得,她會感激李明樓,會回報,會讓李明樓有什麼需要儘管來找她。

這與親近血緣喜歡無關,這是交換,交換有時候更可信可靠。

左氏還沒回到自己的院落就聽到了結果,李明樓在門前沒有接受古媽媽和李明琪的禮物,只拿回了自己的珠串,態度也很有禮貌,表示不接受禮物是因為姐妹之間就要互助互愛,用個珠串算什麼大事,接受了禮物是對祖母和姐妹的不敬,她反而要對祖母賠罪了。

古媽媽和李明琪只得啞口無言的帶著禮物回去了,李老夫人有沒有生悶氣左氏沒有再探聽,她自己回到屋子裡高興的笑了,因為跪地膝頭的疼痛也消散了。

李明琪在床上嗚嗚的哭,丫頭們不敢勸也勸不住。

她先是被李老夫人莫名其妙的訓斥趕走,回到家裡又被王氏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理由都是借用李明樓的珠串為什麼不一回來就還。

根本不是這個原因,李明琪心裡明白,李老夫人和王氏心裡也清楚。

「因為李明樓沒有收你們的禮物。」李明冉捏著桌上的乾果吃,「不過李明樓說的也很有道理,她現在用不著這些首飾。」

臉傷了見不得人,要首飾也沒有用。

「根本不是這個原因。」李明琪哭著說,她的聲音並沒有因為哭泣而變的尖利,更加嬌柔,但這嬌柔的哭聲並沒有讓祖母和母親垂憐。

分明是母親要討好祖母,而祖母要討好李明樓,所以都來罵她,她根本就沒有錯。

是李明樓不接受禮物打了祖母的臉,她們卻不罵她。

李明冉笑嘻嘻:「是你的錯,如果不是你借她的珠子,也不會有今天。」

「跟我沒有關係。」李明琪坐起來擦淚,生氣的看著李明冉,「是我回來的不是時候,祖母和你爹娘吵架生氣遷怒我。」

李明華也笑了:「那你們知道祖母為什麼和伯父伯母吵架嗎?」

李明冉搖搖頭,她還是個小孩子,家裡的事爹娘不會告訴她。

「總不會是因為我借李明樓的珠子吧?」李明琪氣道。

李明華點點頭:「是的。」

祖母和李奉常夫婦爭執的起因,因為李敏的突然來突然去在李家上下已經傳開了。

劍南道送來給李老夫人的孝敬以後要由李奉常夫婦接手,然後再給李老夫人。

李老夫人不允許,所以吵了起來。

錢財的事最能讓親人吵架,李明琪明白這個,也明白李老夫人為何如此生氣了,自己手裡的錢被人搶去,換做誰也會生氣。

「不過這跟借珠子有什麼關係?」她眼角掛著淚問,「總不會是李明樓讓劍南道這樣做的吧?」

話說完自己愣住了,聰慧如她想到了什麼。

李明華攤手:「為什麼不會呢?你強借她的珠串,你的丫頭打了她的丫頭,祖母沒有呵斥懲罰你,反而替你出頭去要她借,這是多委屈的事,李明樓受過委屈嗎?」

李明樓從來沒有受過委屈,從前是這樣,現在也是。

「我說過了,她跟我們不一樣。」李明華笑道,「這下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