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十章 最可靠的人

第三十章 最可靠的人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746

李敏一大早沒有給李老夫人問安就離開了李家,如同他來一般急匆匆。

這讓準備了更多禮物的丫頭們有些遺憾。

李老夫人的臉色雖然不像昨日發怒那般嚇人,但也不太好,因為李敏沒有吃早飯?只匆匆見了一面沒有多說幾句話嗎?

當然不是這個原因。

年長的僕婦上前低聲:「只要他有心,這些禮物現在送不送都不重要,李敏這麼聰明,也聽老夫人的話,自然知道老夫人你不會虧待他。」

李老夫人臉色並沒有好轉。

「難道老夫人信不過李敏?」僕婦問道。

李老夫人沉默片刻:「我不是信不過他,而且送不送禮物也並不重要,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李敏能不能做到這件事。」

僕婦明白了:「李敏應該可以吧,他在劍南道」話說到這裡停下來,神情有些古怪。

李老夫人沒有惱怒這僕婦的話說一半:「是吧,我們其實不知道李敏在劍南道地位如何。」

李敏是李老夫人以及李家和劍南道唯一的聯繫,他負責送錢,負責帶各種信件回去,負責替李奉安在李老夫人膝前盡孝。

李老夫人對李敏比對李奉安還熟悉親近,而李老夫人有什麼事也都通過李敏傳達給劍南道。

在李奉安過世之前,除了李敏,李老夫人幾乎是沒見過幾個劍南道的僕從,最多李奉安逢年過節歸來時,有管家管事隨行的下人們呼啦啦的叩頭領她的賞錢,說話是幾乎沒有說話的,更別提熟悉。

李奉安過世後,李老夫人才從三個兒子口中得知一個接一個管事管家的名字,分工地位聽起來一個比一個厲害,李敏並不在其中。

「但以前我們告訴李敏的任何事,他都能辦妥。」僕婦道,「而且大老爺讓他負責您和家裡錢的事,必然是深受信任,地位不會低。」

李老夫人點點頭,這個猜測也對。

僕婦觀察她臉色,見她緩了很多,自己便也露出淺淺的笑臉:「更何況不管他是什麼人,您都是老夫人,是大老爺的母親。」

如果是以前,甚至前天李老夫人聽到這話都會露出笑臉,輕鬆的繼續吃飯享受兒孫繞膝為樂,但一想到兒媳婦將原本屬於自己的賬冊看了一個晚上,就怎麼也笑不出來。

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嗎?她大兒死了,她還沒死呢。

「李敏有沒有地位且不說,現在他也不一定靠得住。」她道,眉頭皺起,「劍南道那邊我們也得盯著。」

「三老爺在那邊。」僕婦道,「要給三老爺送消息。」

李老夫人搖頭:「三老爺暫時不要打擾。」

萬一三老爺也收了辛苦費呢,和老二一起算計她的錢呢?經過這一次突然的打擊,李老夫人覺得必須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翅膀硬了,她這個娘還沒瞎和聾隨意能被糊弄。

「看看有誰跟著三老爺在那邊。」李老夫人道,「讓他打聽劍南道的事,哪個管事說話管用。」

僕婦點頭,然後嗨了聲站直了身子。

李老夫人被嚇了一跳,不悅的皺眉,她現在是竭力的剋制著,情緒並不太好。

「老夫人,我們想太多了。」僕婦道,「這件事李敏不可靠,我們家裡有可靠的人啊。」

家裡?李老夫人看僕婦。

「大小姐。」僕婦伸手指一個方向。

何止可靠。

只要大小姐一句話,這事就落定了。

李奉安不在了,李大小姐就是劍南道的一半天,現在另一半天李明玉還小要聽姐姐的。

李老夫人積攢在心口的氣長長的吐出來,是啊,仙兒還在家呢。

「祖母。」

門外響起喊聲,李明琪探頭進來,露出甜甜的笑。

她來的正是時候,昨日李敏已經化解了祖母的怒意,這邊吃吃喝喝笑聲在院外都能聽到,今日李敏已經走了,祖母喜悅未散,寂寞才起,她來雪中送炭。

李老夫人一眼看到她:「你來的正好,珠子還給你姐姐了嗎?」

李明琪站在門口,手還掀著紗簾,有些沒聽清:「啊?」

珠子嗎?她正要來做這件事,當哄的李老夫人高興的時候,把珠串多留幾日,或者讓李明樓送給她吧。

李老夫人已經看到了她身前的珠串,從前日就開始醞釀積攢未曾紓解的怒火頓時傾瀉。

「怎麼如此沒規矩,還沒有給你姐姐送去!不像話。」她怒聲喝道,「現在、立刻、馬上去,給你姐姐道謝,給你姐姐道歉。」

李明琪一隻腳在門內一隻腳在門外,恍若閃雷劈開了晴天,大雨傾盆兜頭澆下。

出什麼事了?

金桔打開門看著門外站著的人們,古媽媽的笑臉比前幾天更加真誠熱情。

「借了大小姐的東西,老夫人讓我們送來了。」她聲音輕柔又滿滿歉意,「晚了好幾天。」

當時古媽媽是說過三天就還,不過她自己沒有在意,金桔也根本沒信會如期還。

「我在外祖母家多留了幾日,回來晚了。」李明琪低著頭上前,親自將首飾盒子捧著,「沒有給姐姐捎信說一聲,是我不對。」

金桔看看她,再看古媽媽:「我們小姐不在家。」

李明樓已經好幾天沒有出門了,原來今日出去了?是不是故意的?這個念頭古媽媽只敢閃過,不敢表露半點,就算是故意的,又如何?

「等一等就是了。」她沒有告退,笑容更加親切,「老夫人又挑了幾件首飾給大小姐,吩咐我們一定親手交給大小姐。」

李明琪低著頭沒有絲毫的慶幸以及轉身離開:「我給大小姐帶了禮物回來。」

在她身後有兩個丫頭抱著包袱,這比原本要送給李明樓的多了很多。

李明樓的東西金桔不會讓別人隨意拿走,但別人送來的東西她倒是可以隨意收下。

「不知道小姐什麼時候回來,東西先放下吧,待小姐回來我再請示。」金桔抬手指了指天,「今天太曬了。」

到時候小姐說收就收下,說不收她就帶著人送回去。

她不嫌難堪。

她可不願意小姐當場被她們圍著不收也得收。

古媽媽不肯走:「不曬不曬,大小姐出門才更累,我在這裡站一站算什麼。」

李明琪頭垂的更低,脖子後露出的肌膚被曬的火辣辣疼:「我要親自給姐姐道歉。」

李明樓進了屋子就不會再見人,她們回去怎麼交代,李老夫人的怒火可比太陽曬嚇人。

進到院子里金桔可以趕人,站在院子外金桔還真沒有辦法,她有些想笑又有些驚訝,再看四周漸漸圍過來的僕婦丫頭,以及遠處躲躲閃閃的窺探。

跟那一日一樣,只不過這一次事情完全不同了。

那日李明樓說了一句我來解決,就再沒有動靜,她還以為是開始想辦法呢,沒想到那句話就表示事情解決了。

大小姐還是大小姐,跟以前一樣,金桔日光下身形輕鬆隨意舒展。

只不過古媽媽和李明琪在這裡日晒等半天,李明樓進門卻先被別人攔住了。

不是管事娘子,也不是同齡的姐妹,長輩左氏親自等候在二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