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二十九章 大局為重

第二十九章 大局為重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415

李老夫人覺得這個辦法非常好,兒子覺得如何她並不在意。

「那是我兒子。」她撫著李敏的肩頭,也哭了起來,「他死了放不下我,我也放不下他。」

李奉安之所以往家裡送錢,是因為有她,如果沒有她這個當娘的,哪有兄弟們今天的好處。

李敏覺得這個道理也對,用袖子擦眼淚:「我做不得主,不過我願意為老夫人跑去跟家裡說一說。」

李老夫人覺得這不算什麼大事,她甚至也理解李奉安為什麼這麼安排,畢竟李奉常是個男子支撐家門在外應酬,但當娘的又怎麼會為難兒子應酬,錢和東西給她是一樣的。

「那你就再跑個來回。」她說道,低頭看到自己的袖子,惱怒,「用你的袖子擦!」

李敏扯著老夫人的袖子吸鼻涕:「老夫人的袖子香。」

李老夫人呸了聲將袖子扯回來:「我一身老人味,你來家都不想見我。」

李敏連聲喊冤枉:「都是項九爺勾引我。」

李老夫人沒撐住笑了,屋子裡垂頭立著的婆子丫頭也笑了。

「他勾引你就去,還不是說不在乎我。」李老夫人繃住臉冷笑。

這話也只有李老夫人能說,左氏在地上跪著頭更低,心裡想這個毛病一定要讓李敏改了。

李敏委屈搖李老夫人衣袖:「我是要討好他,畢竟小姐要嫁去他家了,老夫人不一樣啊,老夫人討好不討好都是親的。」

李老夫人抬手捶他的頭:「你這什麼鬼道理。」

李敏半躲半不躲委委屈屈的喊老夫人:「我還沒吃飯呢。」

李老夫人的視線看向屋子裡,適才發怒擺滿了飯菜的桌子被推搡,碗筷盤子晃動,不少飯菜都滾落地上,丫頭們也不敢上前退避角落,左氏和李奉常還跪在原地。

李老夫人淡淡道:「你們下去吧。」

李奉常和左氏應聲是,兩邊的丫頭們忙上前攙扶,左氏做媳婦這麼多年第一次跪這麼久,每走一步都覺得膝頭疼,但在婆婆這裡不能喊痛更不能不走,身後李敏和李老夫人的對話繼續。

「我這裡沒有你的飯,你出去找吃的。」

「老夫人,這些明明都是我喜歡吃的。」

左氏回頭看去,李敏正從地上撿起一塊米糕吹了吹就放進嘴裡,丫頭們哎呀連聲,李老夫人也伸手拍他的手。

怒意終於煙消雲散,丫頭僕婦們涌湧進出,將地上的收拾了,將新做的抬進來,室內重新歡聲笑語。

左氏收回視線,抓住李奉常的胳膊:「老爺,這可如何是好?」

母親適才生氣如何是好嗎?李奉常並不在意這個,如果那些店鋪銀錢沒有經過他們的眼前,從母親手裡接過來會很高興,但是已經握在手裡了,再交出去然後再從母親手裡拿過來,感覺就不一樣了。

一樣的東西,從誰手裡接過可不一樣。

李敏在老夫人這裡吃過午飯才出來,李奉常已經等在房間里,還帶來了一瓶好酒。

「與項家的人吃飯,拿這瓶酒去。」他說道。

李敏將酒抓起一臉驚喜:「這是大老爺提過的左家古酒啊,如今可不多見。」

左氏的娘家開酒樓有家傳秘方的釀酒,藏有世面上少見的珍品。

李奉安不聲不響的,原來也記著家裡的好酒呢,李奉常微微得意。

「酒而已。」他外表淡然,「這不是討好項家,我們大姐兒嫁過去結親,也就是一家人了。」

李敏喜滋滋的將酒抱緊:「這好東西可不用給項九喝。」又嘻嘻一笑,「二老爺放心,那話我是哄老夫人開心的,我們大小姐才不用討好項家,只有項家討好我們。」

李奉常也不在意這個,嗯了聲。

「我不出去吃飯了。」李敏抱著酒沒有送回去的意思,「我這就回劍南道。」

回去傳達老夫人的意思。

李奉常沒有將已經收到的賬冊送過來的意思:「如今劍南道無主明玉年幼,萬事都要謹慎。」

李敏立刻認真聽,道謝:「二老爺放心,小公子雖然年幼也是主。」

不管是元吉還是這個太監一般沒骨頭的東西,只要提到劍南道提到李奉安一家都是半點容不得說不好的話,李奉常心裡冷笑,但面上贊同點頭:「大哥留下的規矩不能變,他人不在了,說的話必須遵從,如此才能讓劍南道上下安定。」

對於這一點李敏沒有任何反駁,應聲是。

「所以家裡這些小事就不要這個時候折騰了。」李奉常說出了來意,看著李敏,「老夫人年紀大了哄一哄就好了,你們忙正事要緊。」

李敏神情激動一把抓住李奉常的手:「多謝二老爺疼我。」

李奉常只覺得被抓住的手油膩膩,如果擱在以前,哪怕前天,一巴掌能把這死太監抽飛,他深吸一口氣反握住李敏的手:「大哥不在了,他說過的話不能變,否則就亂了。」

李敏站直了身子鼻音濃濃應聲是。

李奉常收回手:「只是就要委屈你了,老夫人那邊你忍一忍。」

李敏點頭眼中淚光閃閃:「為了大都督,我們沒有委屈。」

以前這種話李奉常聽了心裡總不是滋味,但現在這句話讓李奉常心裡歡喜。

這不是他李奉常不孝忤逆,也不是他貪圖錢財私下來讓李敏不要遵從母親,而是李奉安不讓,是為了李奉安,與他無關。

李奉常要收回的手伸出拍了拍李敏的肩頭:「為了大哥,為了劍南道。」

元吉拿起李敏桌上擺著的酒看了看,再看另一邊堆滿的吃食,以及絹花香粉首飾,李奉常私下來給李敏送酒,李老夫人這邊也沒有閑著。

不過是一晚上,李敏屋子裡擺滿了禮物。

「做的不錯。」元吉難得稱讚人。

李敏對著鏡子擺弄絹花:「我什麼都沒有做。」回頭一笑,「這差事真是太容易了,現在我在李家是真正的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以前只有李老夫人一個人花開,現在李二老爺夫妻也開了。

「你猜出發的車上還會有多少禮物塞進去?」李敏興緻勃勃問,「我長的好看,真是煩惱。」

元吉將酒放下來:「你騎馬走,如此才顯得盡心竭力,坐車太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