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二十七章 翹首盼來

第二十七章 翹首盼來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451

李敏從李奉常這裡出來才去見元吉。

「公子就要到家裡了。」李敏在元吉面前也是一副甜膩膩的樣子,「你不回去,李三老爺又要蠢蠢欲動了。」

李奉耀代表李家在劍南道這些日子被元吉狠狠的打壓欺負,終於認清元吉不能惹,但到底時候短,元吉突然不回去,李三老爺只怕就要在劍南道重新當家,畢竟他是李明玉的長輩。

如果是以前元吉會說一句有項雲在不用擔心,畢竟項雲也算是李明玉的長輩了,但現在….

「有大小姐在。」元吉道,「長姐如母,大小姐不是孩子了。」

所以大小姐開始安排家事了,元吉給李敏寫信安排這次的事,很明確的告訴他這是大小姐的意思,前因後果也說了,李敏這才快馬加鞭先一步趕來,既然事情要做,當然是立刻見效最好。

「大小姐做的很好。」李敏讚歎,「這樣,老夫人不足畏懼,也不怕李奉常胃口養大,李家還有兩個兄弟呢。」

這不是李老太爺的留下的家產,長幼有序定論,大哥的家產,弟弟們都有資格問一問,扔出去幾塊肉就足夠讓他們撕扯一番,穩坐旁觀且掌握主動權的是劍南道。

不過先前元吉是連幾塊肉都不會給李家扔,寧願硬骨頭讓他們來啃崩掉牙。

雖然傷不了根本,但被圍攻來啃咬不可避免要破皮流血。

李敏是更贊同李明樓的做法,當然他也理解元吉的做法。

李明樓姐弟太小了,難免沒有主意被李家的人蠱惑,所以元吉只能採取這種你死我活毫不留情的方式。

現在看到李明樓是個有主意且果斷的女孩子,大家可以些許放心。

「大小姐的傷怎麼樣?」李敏問,「我去見見大小姐?」

「我並沒有見過大小姐的傷。」元吉道,「但她在自己找大夫。」

能自己找大夫證明很冷靜。

雖然尋找的這個大夫很容易讓人覺得不理智。

元吉沒有跟李敏說這件事,喚過一個丫頭讓她去請示李明樓見不見李敏,丫頭很快就回來了:「大小姐說敏叔叔來了就好,讓好好休息,不用來見她了。」

李敏當然不認為這是疏離,笑嘻嘻:「叫我叔叔呢。」

元吉道:「也叫我叔叔。」

李敏看著元吉粗糙的臉:「那這叔叔把我叫老了。」

李明樓通過丫頭稟告知道李敏來了,李家上下幾乎是同時都知道了,管事娘子們不待召喚就開始更衣梳頭,李老夫人也換了件衣裳重新梳頭,還讓廚房裡送來新做的點心。

但從午間一直等到黃昏,也不見李敏過來。

「這猴兒呢?」李老夫人只得讓丫頭們去找。

全家上下都認得李敏,李敏的動向一打聽就知道了。

「見了二老爺,又見了元吉就出門了。」丫頭回稟。

李奉常現在要理會劍南道那邊的事,李敏是劍南道來的,去見他也正常,李老夫人並不在意,去見元吉更正常:「他出門去做什麼?」

這個也瞞不住人,丫頭道:「和項九爺喝酒去了。」

項家的人啊,行吧,將來也是一家人了,見見也是應該的,今天是來不了了,李老夫人重新靠回椅子上,看著桌上擺著滿滿的點心:「你們分著吃了吧。」

老夫人是最大方的,丫頭們歡歡喜喜呼朋喚友擠著熱熱鬧鬧的分去。

第二天一大早李老夫人沒有等來李敏,先來了左氏。

「讓你們自己吃。」李老夫人看著媳婦笑,「怎麼還過來?」

今日李老夫人為了招待李敏,免了大家早上來問安,早飯也讓廚房送去各家,兒子媳婦們都在自己院子里用飯。

「二夫人離了老夫人吃飯不香。」屋子裡婆子湊趣,準備添碗筷。

左氏制止她:「我已經吃過了。」

她挽起袖子凈手,婆子丫頭們知趣的退開,左氏親自為李老夫人布菜。

李老夫人笑呵呵:「先不用急。」往外看了看,微微皺眉,「李敏是不是喝多了?昨晚可有人伺候著?」

婆子在一旁應聲:「按照老夫人的吩咐都看著呢,廚房裡也做好了醒酒湯宵夜候著。」

這是等著李敏來問早安然後一起用飯。

李奉安與李老夫人不親密,李敏卻深得李老夫人的歡心,不僅僅是因為李敏來送錢的,這人的確會討人歡心,左氏低著頭整理碗筷,盛了一碗茶湯放下:「母親,說到李敏,昨天的賬冊他托給了我,我給母親帶來了。」

李老夫人有些沒聽明白,視線看向左氏。

左氏沒有看李老夫人,而是回頭從跟來的僕婦手裡拿過錦布包,再垂目放到李老夫人面前:「是大哥的孝敬,李敏急著先將冊子先送來,東西還在後邊。」

李老夫人伸手打開錦布,看到了熟悉的冊子封面,以往她最喜歡看這個,一遍又一遍能看一個白天,但這一次…..

「這東西他給你了?」李老夫人抬起頭看著左氏,臉上原本慈祥的笑凝固,皺紋墜著眼角下垂,「什麼時候給你的?」

不會是昨天吧?是了,丫頭說了李敏昨天進門就去見了老二。

「昨天。」左氏說出了李老夫人猜到的答案。

昨天給了她,今天早上她才送過來,李老夫人低頭看冊子,所以這冊子被左氏看過了,還看了一天一夜!

這裡面寫的東西,任何一個人拿了都會看一天一夜,還看不夠。

想像著別人的手在屬於她的冊子上翻看不知多少遍,李老夫人只覺得一陣噁心。

「忙什麼呢?還讓你送來。」她伸手端起茶湯用湯匙攪了攪,撇了左氏一眼,「你也忙的很。」

這句問話重點可不是前一句。

昨天一大早拿到了,到現在才送來,這種東西,難道不該立刻送來嗎?左氏,這心思有點大了。

屋子裡都是人精,婆子丫頭們悄無聲息的向後退去,臉上難掩驚訝又神情閃爍變幻。

左氏,無緣無故的哪來的這樣的膽子?

左氏含笑夾過來一角蒸糕:「也不是他忙,是劍南道給他的規矩變了,所以托我給母親送進來。」

李老夫人不是三歲的小孩子,托啊辭啊什麼字哄騙不了她,一句話里什麼是關鍵她清楚的很。

規矩變了。

李老夫人抓起面前的茶湯砸在地上:「兒子死了,當娘的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