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二十六章 心意的交代

第二十六章 心意的交代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701

李家的人沒有見到李奉安最後一面,李奉安所有的交代都是通過元吉轉達。

元吉口述的交代李奉常很不滿意,除了一堆廢話什麼都沒有交代,就好像李奉安跟李家沒什麼關係,他們是來弔唁的客人。

李奉安的這些下人太不像話。

「以前李敏來可從來不見老爺。」左氏低聲道。

所以你看就是這般不像話,好像這個家裡除了李奉安,就沒有別的老爺了。

男人也是小心眼,左氏暗自一笑:「現在大哥不在了,他就來見老爺了。」

也就是說他終於看清這個家還有一個老爺,而且是當家的老爺,李奉常回過神了,讓丫頭去讓人進來。

「不過為什麼還要見你?」李奉安看左氏。

左氏有一個猜測,這個猜測讓她有些不敢想像,用力的按下去:「有什麼事要我跟老夫人說吧。」

李奉安也就是隨口一問,人來了便知道了。

幾乎是丫頭剛出去,李敏就進來了,可見他在稟告之前就進了家門了,在李家人人都認識他,又是來送錢,暢通無阻。

李奉常鼻子里哼了聲。

「見過二老爺。」李敏將手裡拎著的包袱放下,一步拜倒。

他的年紀還不到三十,聲音甜甜膩膩更顯得小了幾歲,喜歡穿錦繡華袍,春天戴著花秋天戴著帽子,塗脂抹粉,李奉常有時候懷疑他是不是個太監。

李奉安深受皇帝寵愛,從宮裡得了很多賞賜,得個太監當隨從也不是不可能。

因為李奉安過世,李敏穿著青色衣袍也沒有塗脂抹粉看著稍微順眼些。

「你來了,去見老夫人吧。」李奉常淡淡道,「見了老夫人不要多說以前,老夫人才好些。」

李敏抬袖子按著鼻頭聲音哽咽:「老夫人二老爺和二夫人節哀。」

李奉常嗯了聲沒說話。

李敏袖子擦著眼角:「辛苦二老爺和夫人了,我先把賬冊送來了,東西還在後邊,再過十天就到了。」將手裡的包袱捧起來到李奉常面前,「請二老爺查收。」

屋子裡些許安靜,李奉常看著遞過來的包袱眨了眨眼。

「給老夫人送去就行了。」李奉常聽到自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左氏伸手按住了心口,然後聽到李敏的聲音:「這些以後就交給二老爺你們了。」

為什麼?

李敏俊雅的臉悲戚又鄭重:「這是老爺的交代。」

交代的還不止老夫人的孝敬。

「這是兩個糧鋪的賬冊,以及家中大帳上撥出專列的錢糧布匹數目。」李敏打開包袱,將五本賬冊中的四本放到李奉常面前,然後將餘下的一冊送到左氏這邊,嘻嘻一笑,「這是老夫人的孝敬,內宅里二夫人收著合適。」

「這是什麼?」李奉常深吸一口氣,指著手邊的賬冊,似乎是洪水猛獸,「為什麼給我這些?」

左氏將放在賬冊上的手收回來:「既然是給老夫人的,我不好收著。」

「以後這個家就落在二老爺肩頭了。」李敏按住賬冊,「這些是大老爺給二老爺的心意,為二老爺支撐家業也為如今應酬往來開銷方便。」

「一家人說這些做什麼。」李奉常低聲,眼圈微微發紅,「如果他真疼惜我,就不該這麼早去了。」

「二老爺。」李敏也紅了眼眶,將賬冊推過去,作勢要下跪,「大老爺正是知道將來二老爺不易,所以才如此,請二老爺不要推辭,小的求求二老爺了。」

李奉常手抬起:「你這是做什麼!」

他並沒真去攙扶,李敏跪他也是應該的,還從沒跪過呢。

但他的手才抬起,李敏扶著桌子的手將賬冊往前一推,人也站起來:「請二老爺收下。」

李奉常抬起的手放下來落在李敏推過來的賬冊上,長嘆一口氣沒有再說話。

左氏在一旁一口氣緩過來:「這個還是給母親。」

「以後這些都是一起從大帳走的,賬面都是在二老爺名下,我也只能跟二老爺交代。」李敏帶著歉意,「我只是按照老爺的交代將東西送來,其他的事半點做不得主。」

說著神情哀求,聲音更加甜膩。

「二夫人,你就當疼我,我就是個跑腿的,你們不收這個,我還得跑回去請示一趟。」

還是頭一次有外男在她面前這樣說話,如果不是李奉常在場,左氏就要嚇得喊人了,一時間神情窘迫僵在椅子上。

李奉常並沒有介意李敏行徑不合規矩,嗯了聲:「好了,我知道了。」

李敏如釋重負深深施禮:「多謝二老爺。」再抬起頭對左氏嘻嘻一笑,「老夫人的孝敬,我送過去,二老爺和夫人送過去都一樣,難道二老爺和夫人還會剋扣?」

他可沒有跟一個下人親近到隨便打趣的地步,如果擱在以前這是給這個下人一個教訓的好機會,但現在么……

李奉常淡淡道:「你一路也辛苦了,下去歇息吧。」

李敏深深一禮:「多謝二老爺關切。」

左氏喚了丫頭進來安排李敏去歇息,李敏對她親昵的道謝,左氏僵著臉看著李敏退了出去才暗自長長的吐口氣。

她知道這個李敏在老夫人跟前特別能討歡心,不過老夫人的年紀怎麼都不為過,但自己不行啊,自己比李敏大十歲左右而已,這要是被人看到了可不好看!

必須改掉他的這個習慣,在她跟前收起那些花花樣子。

左氏才平息的心又擂鼓般跳起來,已經開始想以後了?

就好像這件事已經定了,她的視線落在手邊的賬冊上,薄薄的一冊,並不陌生,她在老夫人那裡見過很多次,但只是看封面,內里從來沒看過。

老夫人其實是個很吝嗇的老太太,她想給你錢的時候才給,而不是你需要錢的時候給。

以後要改臭毛病的可不是只有李敏一個人,後宅里好幾個倚老賣老的管事娘子。

左氏的念頭又飄散,眼角的餘光看到李奉常伸手拿起了一本賬冊,似乎用了很大力氣打開,看了幾眼便啪的合上,胸口劇烈的起伏,沒有在院子里疾奔也大口的喘氣。

「這些我們收下,合適嗎?」他啞聲說道。

雖然他認為李奉安留下的一切都屬於他們李家,但真當真金白銀的東西擺在面前遞到手裡指名道姓的屬於他,還是讓人心跳加快頭髮暈。

左氏的手落在自己這邊的賬冊上:「這是大哥的心意,也許不只是給了你一個人。」

李家有弟兄三個呢,老三還在劍南道,李奉常頓時坐直了身子:「我會問清楚。」

左氏將賬冊拿在手裡輕輕的拍了拍,語氣輕鬆:「那這個我就替大哥給母親送去。」

李奉常想著外邊,想著兄弟們有沒有各自收受私藏,想著只一個糧鋪賬上的數額就讓人心跳,內宅的事是小事:「你做主吧,孝敬母親都一樣。」

左氏將賬冊放在膝頭,心沉甸甸漲滿滿的落下來,就像一棵大樹粗壯的根系牢牢的扎入泥土中。

都是孝敬,誰送過去可不一樣。